• 總也無法忘記那日在火車站候車房里遇見的南太平洋兄妹,有矮小的身軀,黝黑的皮膚,深褐色微卷的油膩頭髮,厚嘴唇和奇怪的語言。他們讓我一下子控制不住想像,便在一旁忖度他們的家鄉。是越南?斐濟(如村上龍筆下的斐濟侏儒)?菲律賓?柬埔寨?……然后洶涌而來的是貧瘠的土地,蚊蠅孳生的熱帶雨林,芭蕉樹,患了疫病而死狀恐怖的人們,藍色的寂靜大海,或者叢林里的罌粟農民……這些有很大部分都不是我喜歡的東西,或者說我已經畏懼了貧窮饑饉的生活,但是當我看到這兄妹,便無法移開目光。

    或許一趟火車之后就返回他們炎熱潮濕的熱帶島嶼。或許在火車上,我的對面就有他們,在用沒有人明白的語言竊竊私語,就像我喜歡描寫的曖昧兄妹愛情故事的角色們。或許他們的行李中有一只褪色的蛇皮袋,里面裝著南洋藥酒可以起死回生。或許他們會死于一場凄美的海難,如同一對纏綿到老的Siamese twins,然后遺留一個古老的咒語……最后他們終究沒有與我共用一個卡座,但我已經愛上了他們。

    多麼喜歡這些身份不明的人們。你看到他么,一個鼻子高挺,身材彪悍的南歐人,你能說他不是意大利觀光客嗎?那個五官精致的猶太小姐,笑起來多麼美麗。還有那兩個精致而帶有遠古的東方韻味的中東小孩,簡直就是用畫筆勾勒出來的小人!粗獷的,神色麻木而高大落魄的男人,有種突厥人的粗礪與沉默,他一定去過土耳其的清真寺吧!

    ……綿長的夏日午后我無法控制這所有的幻覺,讓它們一一浮動于意識的水綿上,在陽光中發出嘹亮的,氣泡爆破的聲響,我的夢黑白分明,只是欠缺年份。

  •      

    一宵已逝。緩慢而幽遠的幻聽離知覺遠去,剩下的時時刻刻交托給無心睡眠。

    愛上某些小習慣,例如愛用天氣作開篇,如倫敦大道旁慢跑的人們。嘿,今天天氣如何,難道這往后都應該如此炎熱下去嗎,你說呢?熱量在這地勢平和的城區上空簇擁,如同逃逸自鋼鐵森林的光線,一下子把那郊外的清晨都環抱在年復一年的稠密里。

    沒有長途跋涉,沒有徹夜不眠。置身于暗處,燈張開了眼睛,我們的迷夢如果可以長明不滅。

    將每一天的思維攏成圓柱,便攜的圓柱。我們被它陪伴,奔走在每一天的路途里。

    我的道路其實不悲傷有很長時間了。如果說以前是為了不忘記,那麼現在就是為了不記起。霓虹漩渦,路燈與隧道寂寥而溫暖,微黃的光圈中飛舞著塵埃,一個個地名也可以連成一首挽歌,但我已經不再喜歡唱,都是陳詞濫調。

    白雲。東川。農林。環市。白雲。

    循環的路程,生銹的綠色大客車,或者空無一人的燈滅的車廂,我是多麼喜愛一個人享有。原來這是我的交通工具情結,它們終于不再讓我感到孤寂。在紫荊花樹羅列的道路中央找到安靜的車站,將夜晚倚靠在身后,便盡情地等待這一趟出發。

    這個世界里還有這麼多屬于未來的大街,美麗的街景永遠不單止你腳下一條。

    輸了,原來下場真的可以這麼糟,卻不出所料,反正一開始是我占劣勢了,誰該反省,是我。愛你不愛你,遺憾與完美……甚麼都可以放開,也不愿意誰說錯過了甚麼,我們都只不過是這城市的布景板而已。

    21年過去又重返孑然一身的生活,但我不會止步不前,我時刻都在計劃下一次遠行。謝謝你讓我如此認真,或許你的遠去就是我的禮物。

    許多夜晚都無法從頭說起,也并非一直倔強地強迫我相信,越美麗越心碎。

    我那罐鳳梨罐頭從這一天開始過期,漫長的有效期。 

     

  • meditation

    滇池岸。

    humidity

    世博園。

    afterglow

    晚上8點的晚霞。


    長日照的時節里,整個世界都停滯在徘徊不前的心意里,有如陸地行舟,放眼四望看不到水道。
    我蝸居在斗室里對每天都不屑一顧。偶爾到超市,總是找不到合適的東西,無論甚麼都讓人覺得不妥當。環繞的馬路就像河流進入干旱期,每間小店都留給世人一張張合上的眼簾。無趣的景象,炎熱詭秘的大街。穿黑色上衣的黑人帶著身材圓潤的非洲女人走過,沉默寡言地在塵土飛揚的街道上擦過,如同向一個末世的童話奔赴。
    從云南回來后一直都覺得無所適從,其實無所適從是我根本就無法擯棄的狀態,不像QQ那樣可以隱身或者離開,它永遠依附于我。我明白不能過多顧及別人的意見,甚麼都權當是一種發音方式,于是我不再在總多的意見中深切地同情自己……每一次孤獨席卷而來我會想,如果我死了,那麼世界上另一個我豈不是會更加寂寞,那麼它會以何種方式度過自己的余生?
    我還在尋找,尋找一種妥當的方法編造一只屬于自己的紙方舟,在那里苦心經營自己長年累月的幸福。順便說一下,我是一個插畫師,本身就是一臺造夢的機器。

  • 飽和 - [fleeting youth]

    Tag:

      

     

    前幾天

    我在大街中心撿到一枚硬幣

    上面雕刻著某個老人

    長出灰色的犄角與金黃的長髮

    像在暗中偷竊愿望的人

    不了了之

     

    世界開始冬眠

    爐火沒有溫度

    地毯晾在樹枝上

    我遺失了卡夫卡的鵝毛筆

    這洞穴從來沒有如此臃腫過

     梅花鹿闖入我的院子 說

    雪中的小船觸礁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tiny sences_________________

     

    flash作業快做好了 我決定從這一刻開始仇視flash

    簡直就是要了俺的老命 做個按鈕也折騰半天

    最可怕的是 在這個軟件里做東西 隨時會出錯 而你根本不知道為甚麼會出錯

    忙活了半天 出來的東西要麼不會動 要麼就干脆一片空白

    我不和它玩了 我要退休!

    兩篇論文寫好了

    我覺得我是 超人 常常能在短時間內嘔出很多字

    但是我又覺得恐慌 在完成事情之前 簡直是極度恐慌

    好了 不說作業了 今晚上班去 為了旅費 fuck!

    星期6考CET6,考完之后一起去大聲展吧!噢也!

  • 我很喜歡這張照片 一直都覺得那是我的杰作

    我的照片其實都拍得很爛 而且也沒有多少內容

    唯獨這一張 開始凸現出些少內容了

    看到它 我會想起一句話

    “每一天都會有成千上萬的人遇你擦肩而過……”

    世界很小 每一天都有成噸的偶然事件在悄悄上演

    今天你遇上了我 你以為這是命運  明天我愛上了你 你以為這是必然

    其實一切都是巧合而已 我們無可控制的東西有許多 而且一切都不可能重演

    在一個人行走的路途里會有多少意外 已經不可勝數

    何況將一個人遺棄在茫茫人海

    我們 每個獨立的人 連自身的局限都無法突破 又怎麼談得上把握命運的偶然性  來顛倒人與時空的從屬地位

    所有能夠做的 就只有搜集一次又一次的偶然 讓必然有產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