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城 - [fleeting youth]

    Tag:

     

     

     

    你有小孩了。你下定決心去日本了。你要去廣州地鐵上班了。你要結婚了。你嚷嚷著退學。你還是苦等生命中一個春天。你繼續朝九晚五。你要讀高中了。你認識了我然後忘記了我。你對生活已經了無希冀。

    廣州大道兩邊的CBD日新月異,獵德大橋加隧道。江南新地開業了,北面的城市又有新公路。廣州佛山同城化,德克薩斯搞獨立,煙花又燒過很多場。婚紗街與恩寧路,那些待拆的繁華時代終不會留下。Mansun解散了Verve重組,Blur與Jeff Buckley的歲月即使美麗也有如往生,所有的所有的光景原來無從說起,我只有在時代遠去後懂得曾經的意義。

    這些時間裏面不知不覺,我在衝突中找到未知的,坐在辦公室里等待命運發落或者憧憬以後的;然後和你一起又已經幾個月,走過相同的街道又不計其數。變遷其實很容易,感情其實很虛無,那麼還有一生一世的其他東西嗎?

  •  

     

     

    我想要一點清醒,我想知道這個世界會有多少種方式的寂靜。

  •  

     

     

    1年後的龍洞,依舊是越爬越難爬的山,還有一群已親密無間的同伴,而之前,都是在街上碰見都不會點頭微笑的陌生人。那天爬山,累到半死,但下山的時候,心里不斷地說:你現在很滿足很開心了,還要怎麼樣。

    偶爾會聽Mansun的那首Legacy,里面說,all relationships are emptying and temporary。心里面忐忑不安。但不安個鳥啊,為什麼不傻逼逼地做個樂天的少艾!

  • 觀綠 - [fleeting youth]

    Tag:

     

     

    我用充滿了愛的神情來仰望這里的景觀,覺得一草一木都是如此的泰然自若。絲毫不為外界所動。

    就算金融風暴,誠信危機,奧巴馬當選,又或者Katrina襲擊新奧爾良。都不會影響它們在四季中展現的,就算死也想方設法地延續到千秋萬代的精神。

    太值得人抬頭仰望了。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的滿眼的風光里,都不外乎是蒼白的天空,那麼你一定會格外想念某年春天看過的樹木。

    高調卻不需要任何掩飾,和平至上,猶如一首充滿寂靜的歌。

    我決定,以後要種一棵樹。多年後,看到它開枝散葉,而我可以安靜地,死在滿地落葉埋葬的土壤里。

  •  

     

    海珠路,the end of a city。

    向來覺得一個蕭條的地方就已經可以勝任“城市盡頭”這樣的角色了,只要往那些店鋪打烊、燈光闌珊的地方多看幾眼,便覺得盡頭是如此也已經足夠。

    其實,若非太多個人主觀感情強加在街道建筑身上,有何來什麼絕地或者傷心地的說法。那只是我們這樣的路人,一廂情愿地為這些事物灌注一份感情;至于它們是否隨著自己的生命而大起大落,都是不需要去關心的。

    然而,沒有個人感情的參與,一個地方又何來會給人纏綿到直至靈魂的滋味?客觀的景物記載,讓你不斷點頭、若有所思、似懂非懂,但沒有一分一毫感情的傾注,它們跟歷史書上逐漸發黃的一頁又有何區別。

    自認為不屬于這里,但已經圍著它所附帶的各種情緒——憂愁的,喜悅的,滄桑的,深思的,彷徨的情緒,蜻蜓點水般走了一圈。然後看到這里的春天還是來了。伴隨一場突如其來的火災,將我們截停在街頭——

    那里有沖天濃煙,驚惶的表情,逐漸暗沉下來的天色。只是,不幸以外,到處都是像季節更迭逆轉一樣的風景。花又開得如火如荼了,樹葉落完又再長,到處都是或深或淺的一層層記憶在積累,好像下了一場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