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去的一个月里,如同进入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的尾声。一切都要暂停下来,为一个节日腾出一点空间。

    那时候一定要将所有恍惚的神情都抛在脑后,然后努力告诉自己坏运气也不外如是。张扬的绯红色,让人冷静的蓝色,仿佛呈现世界上最美妙一面的春分之前的绿色,鼎盛的庙宇里面的香火,家里新买的葱和生菜……一切都是有备而来,但又只有一个星期的生命,如同赶快完成一个重大使命,就马上落幕安眠。

    这以后,迅速抛开一切空想念头,就如将时间扔掉,只是它也会留下一道发光的水迹。擦亮了某些充满憧憬的日期。

     

     

    那天路过正在搭建中的海印花市。气温是螺旋状上升的。我想我没有将围巾戴上吧?

    在盛贤呆了一上午,我饶有兴味地看忙碌的工人与逐渐成形的花市,就像看到一只动物从骨头到皮肤一样一层层生长。到最后,当所有的灯亮起,它就在一瞬间内拥有了熠熠生辉的灵魂。

     

     

    长这么大的人还没有坐过飞机,最多的一次也只是到新机场绕了分外漫长的一圈,然后一无所获。

    除了空旷就是空旷,只因这是一个沉默的遗址。

    随时等待谁不小心闯入,像滑翔过的飞机一样践踏新旧交替的证据。

     

     

    据说远景路是棒子一条街,随前往,并念念不忘那里的小众棒子料理。谁知道没有“棒子城”的景观,反而是貌似朝鲜餐厅的物体内有得吃雷过雷锋的“狗杂拼盘”。

    我当然不敢吃,沿路折回。

    随后偶遇阳光下的庭院。锈迹斑斑的水泥车与陈列在平淡世界中的所有静物,就像无声息地扑灭我心里那把暗淡的火焰的水。

     

                  

     

    可能菟丝子一早忘记了什么是根,因为它也根本不需要,而有些树就算是已经穿出土壤而生长,也是死也不会忘记自己本来是应该有发达的根系的。

    而且这根也不喜欢纠缠自己的存在形式,只要有可能,愿意改变一些外在的东西去维持内心的精神。

    所谓大丈夫能伸能缩。这也常常鼓励着我,当然,可能还包括其他穷人:

    有钱的时候可以去杭州上海奢侈腐败一下,如果你待业了又要去旅行那干吗不选择宁波舟山?

    无论贫富优劣,人总要活得有追求。 

    (camera:FM2)

  •  华农树木园,FM2

     

    一个快门的一秒钟,意想不到地我就像跨越了千山万水来到你心里。

  • 忽然记起电脑里还有一堆过期图片,逾期不发便有独食难肥之嫌。于是你看到的便是1月19日某场聚会。年尾或者年初聚会都不离吃吃喝喝,这次FB地点便在越茗苑的宜安广场分店。no,你没有听错,天杀的排队排到你抓狂的越茗苑的确又开分店了,环境还要算冷清那种,吃饭时间里面空旷得可以跳上几场花式溜冰的样子……这是太夸张了,并不是说食物多么失水准,只是地点有点不就脚。

    广州打口这个Q群与其说一个圈子还不如说一群晃荡晃荡的城市青年。比起浪漫主义弥漫的广州影相,广州打口实在没有什么文艺感可言,连个圈子都算不上,大家没事扯一下黄色笑话,爆粗,分享一下打工轶事,没事也很少出来聚会。就算是聚会也至多是一年一度,就像你要跑到非洲才看见一次的羊驼那样难能可贵。这群人是我在大学生活期间在网上打交道最频繁的,虽然在现实生活中碰上还是会错愕网里网外的人格分裂,但毫无疑问的是我最崩溃的岁月与最安慰的时光都让广州打口无偿占有着。

    大家都很喜爱音乐,只不过抛头颅洒热血的时光已经冷静下来,群中自小被死亡金属darkwave灌溉的P头小MM不知不觉也高中毕业了,很快便进入我们曾经有过的年龄。曾经我们还会相约去看一场甩头甩到脑溢血的nu-metal演出,或者在有空的时候到岗顶的打口集散地入货;现在以上两者都被新的东西代替,各种音乐流派更替不过像你身上穿一季便抛弃的衣服,我们谈论摇滚变成了后摇滚,后摇滚又退位让贤给形式大于内容的indie rock/pop,日渐隐忍于生活中,所有音乐风潮之外你们还是买一张叫做lounge chill out ambient jazz的床垫,怎么舒服怎么躺算了。我们汲取生活动力的岗顶也不过是明日黄花,没有打口这回事了。哪个愣头青还拿张打口Pixies在你脸前眉飞色舞,“这可是4AD的尖货哦!”那你丫火星来的。

    广州打口于是也变得沉寂下来,即使这个地方有一群话痨,有Epub大哥大,有肉酸乐评爱好者,有band队成员,有打口碟老板,也有爱情故事与不靠谱的悲剧,很多人都有一说出来就笑死无数大象、犀牛和河马的真名。这让我常常想到Benjamin Button一片中煽情的结尾。有各种各样的人,在生活中出现,又匆匆离去,缘起缘灭。或许有没有他们,日子也一样过;有没有他们、有没有打口CD,一个人也终究必须学会承受孤独,寻找自己精神支柱。但是,或许你总也看不到,每个与你相识的人都是间接地延长你的生命,他们将他们的光与暗投射给你,将哪怕极其微小的经历送给你一生都在写的故事,虽然是那样凤毛麟角,但那会积累直到你对世界说farewell。而,每个人不断地出现或消失在不同的朋友圈子里,也不过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成为别人故事里的一部分,或者收集属于自己的吉光片羽。

    广州视窗兴盛之时我尚未谙世事,第一印象健在之时我目睹了独立音乐时代的来临;广州打口的众人在婚姻工作的步伐中还有多少人跟艺术纠结,广州影相刚刚开始不久我又进入新圈子,到现在却也感觉淡然,始终钟爱君子之交淡如水的状态。不同的人生与我擦肩而过,我还没有开始正式地开篇自己的第一页,便想到了故事的来龙去脉。这样也挺好,在闭上眼睛细数每次缘分的开始,总是不期然地感到内心温暖柔软得不像话。

     

     

     

     

    看看认得出几种食物,估中送竹蔗一碌。

     

     

     

     

    不要乱猜,只是时机碰巧,Cambridge碰巧坐在超佬旁边而已。别作多余的猜台词!

     

     

     

     

    尽管一开始已经起哄,但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MC和那个谁,我无心散播绯闻这么狗仔的!

     

     

     

     

    无聊的盲拍,恰好拍到清楚的疯大婶。天知道这厮多么不合作,拍张相比提名奥斯卡还难,看到自己上镜还有一哭二闹三上吊,我囧。

     

     

     

     

    大合照来得特别合时,天平佬静风san也爱打口。音乐和摄影什么都要来点,说摄影是要多一点生活,事实上任何爱好都是基于生活。

    这群快奔三的21世纪青年(我也是),若热爱音乐还请继续,有朝一日,我们不过给别人留下影子,能不能荫庇他们都成问题。

  • nova - [fleeting youth]

    Tag:

    每年,這個盛大節日的第一天,這個城市都會放煙花。

    煙花常常讓我感到難以言喻的傷懷。是任何一種城市景觀或者人工裝置都無法給予的,更甚的是,它的威力是與巨大的喜悅所共同作用的。沒有一種事物可以如此頑劣,如此殘忍,如此暴烈又溫柔,我會毫無辦法地承受這種冷熱飄忽的沖突,隨波逐流地心碎在這漫天死亡的光芒里。

    每一樣事物都會是如此,滿載感情而來,在極其短暫的瞬間歸于永恒的平靜,再來一次,世界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模樣。我們所寄居的這個行星,也不過擁有須臾的生涯。而所有瑣屑的事物都擁擠在這上面,分享它有限的光陰,那麼將所有的時間一一展開平鋪,會有多麼長?十萬公里?

     

     

     

     

    煙霧彌漫,只聽到聲音,看到全部是煙花的殘骸,仍舊是閃亮的。

    我們像在觀看一場遙遠的災難,沉默地發生,只留下空曠的聲音,無從得知遠方的信息。

     

     

     

     

     

     

     

     

     

     

    半小時,一炷香時間。有人已經抽了幾支煙,有人已經登上客機,告別青春。don't worry,我還有時間,plenty。如果,每一次煙花的消逝都代表一個時代的告退,那麼屬于我的那個時代,早就在好幾場煙花之前嚴消雲散。

    我將很多年前的煙花都埋在泥土里,直到它們化為空氣,水,大地。我要在它上方種一棵樹,那麼,我可以冷靜地等待,一年又一年。will you be waiting for me too?

  •  

     

     

     

     

     

     

     

    那一天我錯失了一次面試機會,今天我躊躇半晌還是放棄。

    猶如在昨天,在一個陰霾的日子跟仇敏業去遙遠又陌生的某個干涸河床拍照。那里恍如沙漠,拍照的時候每個人都脫下鞋子,背上沉重的樂器。

    在路上。2小時車程,常常覺得自己處于沉思狀態,可能因為一直循環地聽一隊冷入心扉的美國樂隊The One AM Radio。回程尤甚,看著塞車的高速公路,Porn Sword Tobacco聽得我更加冰冷徹骨,長長的一段路控制不住地走神。

    之後也常常想起仇先生拍攝時候的語氣,認真得毫無商量余地,但又干脆利落,1小時內將所有事情都處理妥當,而往往充滿即興成分,投入的樣子有那麼幾分像我。

    哪怕223期城畫出來之後關注這兩張題圖的人并沒有留下太多好奇。

    時間已過半年,好快我就要收皮了,這次是我自己作的決定,無他了,做到夠。人還是看前走,趨利避害。

    半年說短不短,說長不長。我記得所有的喜好與憎惡,都是那麼易逝;如果說努力是用來白費的,那麼運氣也是用來等的。

    今天,明天,或者是another day,我都在追尋那個美滿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