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e Me if You Dare。浪漫到讓人發暈的法國電影。佩服法國人的激情,有愛就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了。但是不喜歡最后,為什麼兩個人要死,這樣也太不過癮了,怎麼說也要真真正正地白頭偕老,一起像老頑童一樣無政府主義到死才像話。但是他們有自己的理由,在激情消逝之前就死去,Kurt Cobain的古訓了。從頭到尾都在看兩人將一只鐵盒子拋來拋去,說“你敢不敢”,這固然是虛構的情節,但我不懷疑現實生活中有這樣的可能,事在人為。追求幸福的過程中有人懷疑自己,有人無所顧慮的一路向前沖有殺錯無放過,我認為后者比前者可取多了。

    能夠像老頑童一樣玩到生命最后一秒鐘,看上去簡直是癡人說夢,很傻很天真。但是卻在突如其來的一瞬間將人溫暖。我相信,當二人已經風燭殘年,仍舊覺得一起在街邊踢空罐頭、按別人的門鈴然后若無其事地走開、打水漂……是很快樂的事情,那便足可以證明對方的存在是宇宙間最正確(當一切理論都可以被推翻)的存在。

  • 回去一問才知道,原來很多人初中都是真的用Li Lei & Han Mei Mei的那本英語書的,我用的是沿海版的華麗派art-deco實驗教材,所以對這個事情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還以為是那些85年之前一代人用的超級無敵舊版本,這就讓我失去了這一集體記憶!還我Li Lei和Han Mei Mei……

    到現在才聽到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這支synth-pop團隊的東西,看來Depeche Mode的時髦風潮是亂花漸欲迷人眼了……有時候太鐘情DM音樂中那股把人打入十八層地獄般陰郁但又不失活潑的黑暗電子味,所以干脆覺得所有synth-pop都應該這麼post punk這麼異端,相比之下OMD不那麼黑,叫人想起Stanley Kubrick那部2001太空漫游。有時聽著這些20多年前的音樂,會覺得很奇妙,那些都是我出生之前或者是出生后不久的音樂,當我們還沒出世的時候,地球的另一端就已經有這麼一些聲音,會讓20多年后的人重溫一遍又一遍甚至會想到未來,時間真是一樣神奇的造化!1986年家里還使用著大紅花熱水壺和火水燈的時候,OMD已經發行了the Pacific Age,那種感覺好像身處在一輛車速很快的244里,它開得如此快以致已經追上了1個小時前發出的那班車,時間就這麼追回來了。

    由于搭車時間實在太多,幾乎占去了生活的三分之一,所以,有了很多仔細聽甚至研究音樂的時間。有時覺得,音樂是需要時間來固定的。夜晚開車適合IDM與氛圍音樂,試過一個人在不開燈的空車廂里聽Monolake的Cinemascope,簡單到趨向零的techno電子節拍瞬間和這個黑暗密閉的移動空間合為一體,我想沒有別的場合比這種時刻更加完整。試過在下雨的冷清的深夜聽Boy is Fiction,一隊沒名氣的氛圍downtempo,也就是電光火石的感覺,空間與聲響默契到讓人驚訝,仿佛兩者是相互為對方而存在的。有時候很感謝那麼一點通感,它讓這個地方的一磚一瓦都浸透在可能性里面。其實,很久之前Brian Eno就是臥病在床百無聊賴地聽雨才提出了“ambient”這一概念的,你說這種通感是不是都是同一棵樹上的無花果?

    聽音樂就可以有錢收那該多好,可惜不是。我看到Ikea的藍色與黃色招牌在向我招手,我看到了我的目標。mademoiselle,請抓緊時間寫簡歷!畢業論文看來要從現在開始構思,要不好像HDD那樣就慘了。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在咖啡廳(許良曰“咖啡屋”不是“咖啡廳”)上班,并非是不喜歡這份工作或者沒有了那個錢活不下去——那100多塊的月薪對我來說簡直是微不足道——而是timing問題使我不得不作出取舍。緣起緣滅,人事變化頻繁,教人失落之余又有所期盼。

  •  

    Air Formation是這一年大紅的團了。在我耳邊一直紅潮般澎湃,紅了許多個早晨和許多個傍晚,有時早上不聽,會覺得渾身不自在。其實封面只不過是一盞普通的燈(還可能是廁所天花板的),隨手拍下來P一下紅光四射的,搞shoegazing音樂就是有這麼個好處,封面模模糊糊的就行了,太具體反而像個70年代的迷幻搖滾。

    對于這個團其他所有的專輯都印象欠奉,實在是太少讓我記得的地方。好像到了這一張,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麼做也挺好聽的嘛!于是就一鼓作氣地寫下了像Cold Morning這樣的一堆曲子,很成功地讓人記下了那悠揚的旋律和仿佛千斤沉重的吉他噪音,兩者合一,非常地摧枯拉朽。Cold Morning就是一聲用吉他寫成的燦爛的“good morning Guangzhou!”,每次聽它,都是在星期六的早晨,感覺著驟然上升的吉他音墻和這城市生活一同拉開序幕。在這幾分鐘里噪音的力度絲毫沒有減弱,一直在以變本加厲的步伐征服著這個audible的宇宙。那種感覺太迷離太奧妙,尤其到最后的爆發,就是置身在光芒的核心,所有的鎂光燈都為了你一個人而開,簡直是給所有自戀狂的國歌。曲子個個都來勢洶洶,根本不讓你耳朵喘息一下,Tidal,Daylight Storm,Darkness Has Fallen……開始一兩次覺得大腦里被塞滿了沙子和棉花,軟到癱瘓又噪到崩潰,后來這種噪音逐漸成為了空氣的頻率,成為生命力的波濤,逐漸被認可,成為不可或缺的喚醒生活的號角,就好像潮汐已經成為了宇宙運行的一部分。沒一首作品都很讓人沉浸,特別是Adrift,有那段山雨欲來的吉他前奏就已經夠人美上一整天,噪音的積累與整齊的節奏具有不容多說的破壞力,美麗得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