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ve Me if You Dare。浪漫到讓人發暈的法國電影。佩服法國人的激情,有愛就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了。但是不喜歡最后,為什麼兩個人要死,這樣也太不過癮了,怎麼說也要真真正正地白頭偕老,一起像老頑童一樣無政府主義到死才像話。但是他們有自己的理由,在激情消逝之前就死去,Kurt Cobain的古訓了。從頭到尾都在看兩人將一只鐵盒子拋來拋去,說“你敢不敢”,這固然是虛構的情節,但我不懷疑現實生活中有這樣的可能,事在人為。追求幸福的過程中有人懷疑自己,有人無所顧慮的一路向前沖有殺錯無放過,我認為后者比前者可取多了。

    能夠像老頑童一樣玩到生命最后一秒鐘,看上去簡直是癡人說夢,很傻很天真。但是卻在突如其來的一瞬間將人溫暖。我相信,當二人已經風燭殘年,仍舊覺得一起在街邊踢空罐頭、按別人的門鈴然后若無其事地走開、打水漂……是很快樂的事情,那便足可以證明對方的存在是宇宙間最正確(當一切理論都可以被推翻)的存在。

  • 回去一問才知道,原來很多人初中都是真的用Li Lei & Han Mei Mei的那本英語書的,我用的是沿海版的華麗派art-deco實驗教材,所以對這個事情真的一點印象也沒有,還以為是那些85年之前一代人用的超級無敵舊版本,這就讓我失去了這一集體記憶!還我Li Lei和Han Mei Mei……

    到現在才聽到Orchestral Manoeuvres in the Dark這支synth-pop團隊的東西,看來Depeche Mode的時髦風潮是亂花漸欲迷人眼了……有時候太鐘情DM音樂中那股把人打入十八層地獄般陰郁但又不失活潑的黑暗電子味,所以干脆覺得所有synth-pop都應該這麼post punk這麼異端,相比之下OMD不那麼黑,叫人想起Stanley Kubrick那部2001太空漫游。有時聽著這些20多年前的音樂,會覺得很奇妙,那些都是我出生之前或者是出生后不久的音樂,當我們還沒出世的時候,地球的另一端就已經有這麼一些聲音,會讓20多年后的人重溫一遍又一遍甚至會想到未來,時間真是一樣神奇的造化!1986年家里還使用著大紅花熱水壺和火水燈的時候,OMD已經發行了the Pacific Age,那種感覺好像身處在一輛車速很快的244里,它開得如此快以致已經追上了1個小時前發出的那班車,時間就這麼追回來了。

    由于搭車時間實在太多,幾乎占去了生活的三分之一,所以,有了很多仔細聽甚至研究音樂的時間。有時覺得,音樂是需要時間來固定的。夜晚開車適合IDM與氛圍音樂,試過一個人在不開燈的空車廂里聽Monolake的Cinemascope,簡單到趨向零的techno電子節拍瞬間和這個黑暗密閉的移動空間合為一體,我想沒有別的場合比這種時刻更加完整。試過在下雨的冷清的深夜聽Boy is Fiction,一隊沒名氣的氛圍downtempo,也就是電光火石的感覺,空間與聲響默契到讓人驚訝,仿佛兩者是相互為對方而存在的。有時候很感謝那麼一點通感,它讓這個地方的一磚一瓦都浸透在可能性里面。其實,很久之前Brian Eno就是臥病在床百無聊賴地聽雨才提出了“ambient”這一概念的,你說這種通感是不是都是同一棵樹上的無花果?

    聽音樂就可以有錢收那該多好,可惜不是。我看到Ikea的藍色與黃色招牌在向我招手,我看到了我的目標。mademoiselle,請抓緊時間寫簡歷!畢業論文看來要從現在開始構思,要不好像HDD那樣就慘了。今天是我的最后一天在咖啡廳(許良曰“咖啡屋”不是“咖啡廳”)上班,并非是不喜歡這份工作或者沒有了那個錢活不下去——那100多塊的月薪對我來說簡直是微不足道——而是timing問題使我不得不作出取舍。緣起緣滅,人事變化頻繁,教人失落之余又有所期盼。

  •  

    Air Formation是這一年大紅的團了。在我耳邊一直紅潮般澎湃,紅了許多個早晨和許多個傍晚,有時早上不聽,會覺得渾身不自在。其實封面只不過是一盞普通的燈(還可能是廁所天花板的),隨手拍下來P一下紅光四射的,搞shoegazing音樂就是有這麼個好處,封面模模糊糊的就行了,太具體反而像個70年代的迷幻搖滾。

    對于這個團其他所有的專輯都印象欠奉,實在是太少讓我記得的地方。好像到了這一張,他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麼做也挺好聽的嘛!于是就一鼓作氣地寫下了像Cold Morning這樣的一堆曲子,很成功地讓人記下了那悠揚的旋律和仿佛千斤沉重的吉他噪音,兩者合一,非常地摧枯拉朽。Cold Morning就是一聲用吉他寫成的燦爛的“good morning Guangzhou!”,每次聽它,都是在星期六的早晨,感覺著驟然上升的吉他音墻和這城市生活一同拉開序幕。在這幾分鐘里噪音的力度絲毫沒有減弱,一直在以變本加厲的步伐征服著這個audible的宇宙。那種感覺太迷離太奧妙,尤其到最后的爆發,就是置身在光芒的核心,所有的鎂光燈都為了你一個人而開,簡直是給所有自戀狂的國歌。曲子個個都來勢洶洶,根本不讓你耳朵喘息一下,Tidal,Daylight Storm,Darkness Has Fallen……開始一兩次覺得大腦里被塞滿了沙子和棉花,軟到癱瘓又噪到崩潰,后來這種噪音逐漸成為了空氣的頻率,成為生命力的波濤,逐漸被認可,成為不可或缺的喚醒生活的號角,就好像潮汐已經成為了宇宙運行的一部分。沒一首作品都很讓人沉浸,特別是Adrift,有那段山雨欲來的吉他前奏就已經夠人美上一整天,噪音的積累與整齊的節奏具有不容多說的破壞力,美麗得讓人心神蕩漾,如果它可以被畫出來,一定是海洋上一道無堅不摧的旋風。好的東西勝過千言萬語,這真是一張好到不懂得怎麼描述的作品,簡直是讓我神魂顛倒了……

    來這里down: http://www.fs2you.com/files/ba999d00-b6dd-11dc-9968-00142218fc6e/

    互聯網信息泛濫,我們下載了很多東西,刪除了很多東西,謾罵過很多東西,褒揚過很多東西,但是卻很少人長久地喜歡一樣東西。太多選擇不知保留什麼,轉而抱怨這環境的泥沙俱下,煩這樣煩那樣。Come on,你們可以不選擇,不是嗎?不想適應這個轉速太快的地球,人們貪新厭舊,他們不知道其實新的就是舊的,一切都是循環而已。

  • 看了看了,真是不想多廢話,錯過他們的HK tour,還是從紀錄片上一睹芳容。冰島這個地方除了冰天雪地、景色美得讓人恨不得長多幾雙眼睛出來以外,還有寬容的音樂環境,真是給沉悶出來的啊。那些小孩子一出生就可以聽到Sigur Ros的現場,老人家也耐著性子享受他們的吉他大爆炸,做個現場也挑在明信片一樣風景的地方還把現場氣氛調動得非常peaceful,看得人無比感動啊,不愧是冰島另類搖滾的一面旗幟。但是和世界上任何地方一樣,這麼仙境一樣的小國也面臨著工業化的重建,所以其實從照片上看到的五顏六色的房屋未必就是那里的原生態,相反那些日久失修的舊平房還更加接近維京人的原始生活。但是,無論如何這都是一個值得向往的地方,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次,這部Heima留給我做預習也很好。值得一提的是那里人的衣著好像都差不多,尤其是那種H&M款式的民族風毛衣,幾乎人手一件。

    一個小事:現在才發現列車時刻表真的很好看,不騙你,任何一個地方都讓人浮想聯翩,一條路線的長度也很值得人推敲,雖然我的地理知識還是那么差,雖然想起一天一夜坐硬座的感覺還是很受罪。你們趕快去找Heima這部片來看吧,快去拿一張列車時刻表,它們都是讓人快樂的東西。

  • 有一次,我在蒼茫的大世界里不小心認識了你,于是一切都不一樣了。

    這部電影讓我目睹了那些獨立樂隊的音樂歷程,天啊,是不是真的這麼簡單?在Dublin,隨便到街上繞一圈都能找到成噸這樣的街頭樂隊,然后拉上其中幾個,走進一間隨和的街頭的錄音室(urban一點的就是Abbey Road那樣的,artistic一點的就是Sigur Ros那樣的游泳池錄音室)在玻璃隔音墻后陽光燦爛地彈唱,最后一張張demo就吐出來了。是啊,還要是那種真的很溫暖很和諧的氛圍,每個樂手都心情舒暢,午后的陽光還會軟趴趴地癱倒在原木地板上,興致來了還能搗弄一下很簡單的電子琴玩所謂的indie electronic民謠,而且所有的器材都很爭氣,至少你不會唱到一半突然停下來大罵這個操蛋的microphone怎么沒聲音了。

    很快樂,很自由的感覺。盡管到最后,愛情并沒有像那支歌那樣流暢地發展下去,但整個故事所呈現的一片平和的氛圍還是深深地感染了我。開始的時候以為這是淪落街頭的落魄藝術家的愛情故事,看下去才知道不是。好像一切都水到渠成一樣順利,男主角并非潦倒的街頭歌手,他與他的老父親在堆滿廢舊電器的修理店工作,但哪怕那只是很卑微的工作,生活還是顯得從容不迫,自得其樂,與那些苦大深仇的貧窮藝術家真是相去甚遠。而女主角也不過是一個甚至都談不上中產階級的捷克移民家庭的支柱,平日干著諸如賣花、做家政這樣并不顯貴的工作,卻依然整整有條地經營著這個單親家庭而不見得如何陰郁苦悶。仿佛,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平淡的日常生活中每個小角色都可以因為一份堅定不移的熱愛而活得精彩而光榮。也許,只是導演不刻意渲染生活的艱辛。但是,又有什麼理由不讓我們相信音樂真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讓人傾心不已的電影情節中,最美好的還是那里,一輛空蕩蕩的公車正駛往平靜的、色彩絢麗的城郊,兩人坐在最后一排座位,男主角用結他伴奏自己的故事,向女主角娓娓道來,真係好溫暖好浪漫。也是,有這番景色,誰也能成為詩人,也無怪乎歐洲的花花草草小清新樂隊這麼多,生活環境與城市建設其實是能間接地提升人的精神質量的。寬容開放的文化氛圍,舒適自然的生活情調,都讓人無比羨慕,向往不已。廣州市政府,是不是也應該做些human-oriented的政策,給一些有夢想的人創造更加好的創作環境?沒有繁盛樹木,沒有自然生長的花與草,連城市居民的原生態都得不到保護的地方,再清新的城市民謠都只是一腔奢望的發泄。

    最后男女主角沒有在一起,但我相信那里有愛,有深刻難忘只是說不出口的愛。美麗的悲傷,一如許多人生命里某次意義重大的相遇……

    說實話不是很喜歡男主角唱歌的方式,很大路很ballad的民謠佬一個而已。但是有那么幾句歌詞,算是寫得耐人尋味了:“take this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we still got time.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ve a choise,you make it now~~~”很poetic,別的都太直白了,很像崗頂打口碟大賣場里那些10元三張無人問津的,隨便一首歌曲都與上一首沒有多少分別的獨立民謠圓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