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噪音城和假Freddy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183531.html

    好不容易去一次撞人坊——是真的,,當我說我很長時間都不會去一次那些地方的時候,您務必相信,哪怕腰纏萬貫、天氣涼爽得到處都像開足空調拼了命地涼快、所有喜歡有事沒事一放長假就蜂擁而出的閑過頭的小學生中學生們全部都從這條路上消失、街上面所有的貨品都不要錢……我才會去逛上那麼一會兒。

    很煩人。痛恨多人的地方。痛恨炎熱的天氣。痛恨炎熱的天氣和多人的地方。在那些地方你甚至要提防你旁邊的小姐會將烤魷魚的油滴在你身上。你會恨不得沖進那些用最低劣的音響播放中國地下DJ remix大熱爛歌的快餐時裝店里,用幾乎高兩個八度的聲音吼叫“再不關上這些垃圾音箱我馬上讓人拆掉你這店了!”又或者會神經錯亂地送給他們幾套飛利浦音箱和一疊Velvet Underground的CD,“這些都免費,您就行行好給我放吧。”

    為甚麼就沒有人管理一下這個城市的噪音?

    無論在甚麼地方,你都會被噪音包圍,不多不少地,你都會覺得納悶,為甚麼這麼多地方都不容許人們聽到自己想聽的聲音。在公車里越來越不能了,因為總會有公共電視機和電臺,不論你喜歡不喜歡,統統將聲音灌到你耳朵里,還要確保每一個人都聽到;除此以外,公車引擎低沉的響聲決定了許多低音域為主的音樂聽起來仿若無物,但也是無可奈何的事情,只好在上車之前選好一個list,比如Mogwai這樣的東西絕對會蹂躪死人。連坐個火車也要不斷調高音量來和列車廣播中的香水有毒作斗爭,想想也覺得這樣的旅途很不浪漫。路過稍微繁華的地方,少不了受那些劣質音箱的轟炸,你很難理解為甚麼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聽得下這樣的聲音,他們的耳朵究竟是怎么構造的?要不就是那些沒完沒了的拍手的聲音,我覺得像趕客多D,每次經過都覺得耳膜很可憐,如果身上每個零件都可以換,那麼我想我已經換了好幾次耳膜了。

    長假逛街于我來說像一個冷笑話,而現在越發覺得在外聽音樂這一行徑也很冷笑話,簡直是對音樂的糟蹋,在一個充斥了垃圾噪音的地方何必用自己喜歡的東西作擋箭牌?在這些你一串魚蛋我一杯奶茶的地方何必聽甚麼Leonard Cohen?在這些販賣流行垃圾快餐、贈送聲音污染的地方又何必讓Mono的噪音來掩蓋,它們本身就已經很迷幻了,讓人一聽到就頭昏腦脹。

    其實這不關這個城市的事。是我抽風了。沒事去甚麼撞人坊,沒事去甚麼北京路,沒事坐甚麼公交車,沒事坐甚麼火車,沒事上甚麼街,統統是自尋苦惱。最好的辦法就是,連音樂也一起扔掉了,反正這個熙熙攘攘的流行世界根本不需要甚麼噪音以外的聲音,讓我們習慣噪音吧。

    ——————————————————————————————

    PS:撞人坊的Freddy假就算了,還要假得那麼明顯。我看了幾眼心想,沒有必要假成這個樣子吧,那兩條樹枝比我畫的還難看。還是算了,不打D版Freddy的主意了,免得侮辱了它。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into the wild 2010-1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