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y weakness is none of your business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2001592.html

    我是份外眼浅的人。

    看电影会哭就不多说了。10朵女子11朵都喜欢看电影看到泪眼婆娑的“境界”。感慨时一个人也会哭,伤春悲秋多愁善感得不想多说。至于被领导留住加班、批评之类的,当然是不由分说地作出悲伤万分的样子,话也没有说出来就先红了眼眶,博人心软,手一挥,“好了啦好了啦”。某些悲伤涌过来时,却总是埋着眼泪。

    如果找我去演哭戏,恐怕我会先把自己狠狠地感动一把,然后顺理成章地看着眼泪飞。

    小时候总是觉得,哭是什么破玩意儿?那是懦夫的行为。于是,能不哭的,我都不哭。打针这类皮肉之苦,从来就是小儿科,不值得为它流眼泪,被同学欺负,也不流——甚至是为了减少流眼泪这一后果,我自然而然地把自己置身于集体之外。当然结果就是自觉泪腺功能退化、自己也成为一个彩色画面中唯一没有上色的空白。

    那种可笑的对眼眶里几滴水的珍视,直到即将结束青春期才被我打破。那个,在新安大厦的CD铺头,我望着这个即将散场的老地方,莫名其妙地悲从中来。恰好店里有一份外温柔的女DJ,我和她不算很熟——但情绪病发作,眼里的泪早就超重了!管她熟不熟的,哭了再说!于是那个夜晚,温柔的女DJ成为了一个温柔的听众,虽然她是不会理解我哭神马的了,但我觉得这种自己找来的感动,也太过好受了。在不同的情景洒不同感情成分的泪,居然也有不同程度的浪漫与诗意。

    从此我不再在谁面前掩饰自己的眼泪。眼里的那几滴水,实在太有用了。它往往与脆弱划上等号,每个人看到一朵女子在流泪,总会软下心肠来。用在领导面前,绝对是终极武器;用在自己身上,则浪漫得无可救药地感动自己。但实际上,真正的脆弱,无法哭出来,那是一种无需诠释的孤独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笔记 I 2010-01-26

    评论

  • 喊包是这样炼成的,给粒糖就不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