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guitar riff - [echoing twiligh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415578.html

     

    我的吉他放在角落里,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用。樂器塵封,弦色暗啞。還記得往日跟LT學習,一個個和弦地記,反復讓手指上下翻飛于琴弦之間,駕馭一件有生命、懂得毫不含蓄地袒露感情的死物給予人無限的溫暖與慰藉。在F到C之間,僅僅是幾個厘米的距離,卻也算得上一種值得紀念的逾越。雖然,坦率地說,十指沒有被固執地磨出水泡——或者它們也確實足夠堅韌,但是要知道這堅實又溫厚的聲音可以在傷害之后彌補多少痛。

    那第一把吉他,第一個給予我無限追憶的“據點”,就像其后平淡但光明的、理想走在前方卻將幼稚和無知拋在身后的每一天的起點。回想走過的每一步,“據點”換了一個個,從第一印象到缺書店,或者一夫書店,這些地方我都很喜歡——而,它們所代表的不過就是這波瀾不驚的生活深處一點點微暗的火焰的積累,而火種,永遠是那蕭條大廈的一角,涂著紅色和平符號與門前孤獨的長凳。歲月從未老去,每一次重返故地,那靜默無聲的一切都和初次相識時別無二致,只是,那時候的憧憬、被拯救與帶領的開闊心境、朋友的相知與結伴同行,已經逐漸不再煥發光芒,如同弦絲一樣曝露在潮潤的時間中,失真失聲,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寫一首共同的歌。

    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人們的面孔換了一批批。往往回望,都覺得好像某個下午在ikea長坐不愿走,看著身邊的人來了又去,而自己始終安穩坐在老地方,心存幻想地等待一個我知道不會來的人。手機號碼換了,地址也換了,或者已不在同一座城市,各自圓夢。很久以前聽著Tori Amos唱"when pianos try to be guitars";便知道,許許多多場景在我的世界中移動,布景板一面又一面地為我擋住生活后面的空洞與虛無,讓我可以看上去像一個角色,生活在一部冗長而繁華的電影里,但是我永遠也無法成為公主。公主離我幾光年之遠。等待布景板一撤走,我們仍舊是路人甲乙丙丁,永不再多說一句話。

    我害怕歲月重復,我腦海中響起的音樂常常不同,我要每一天都有所期待,盡管太好的東西不屬于我。理想的碎片一直在生活的間隙中穿梭,提示我一些永遠是新的,有意義的,值得付出的東西會解開這禁錮。親愛的舊吉他。在這被秋日陽光照射的和煦房屋中,再暗啞的銹跡都有生命力,等待有一天晨光正好,便重新喚醒靈魂。這日子過得縱然叫人唏噓,但有幾多人,從未固步自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