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疮 - [manuscrip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7272504.html

    不知不觉在这里工作又快一年了。上一年的3月,我果断地抛开了上一份工作的包袱,以一种避之则吉的心态把那些什么快消品牌活动策划书、投标方案全部都扔到记忆的回收站里,再狠狠地清空,仿佛挤掉一枚早已老化的暗疮那样又痛又爽。然后,我怀着期待的心态,接受了现在这本日系杂志的offer,屁颠屁颠地让我生命里的另一枚暗疮开始生长。

    那时候我的职位还只是一个文案策划。做的事情也很模式化。写活动方案——从一大堆日本杂志里找灵感,把一个气派不凡的大酒店布置得花枝招展,把它拍下来;活动的时候,还要全权执行、从头到尾地记录。和大部分的策划流程大同小异。除此以外,还有广告稿件制作。那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很有这个介绍的必要:在这里得知一种名叫格式广告的东西,其实就是日本人高度发达的信息服务行业的体现——杂志上的广告除了整P整P卖给客户的,就是格式广告,也就是说格式掌握在我们的手里,客人只有提供部分资料的权利,没有制作的权利;我们则必须按足格式地排版、写文案。它尤其死板,因为它代表着效率和规则,一方面限制了整本杂志的路线,另一方面也让你有个固定的思路,一P广告毫不费劲地在一位稍有中文基础的人手下诞生,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后来,编辑走了。我作为一名对广告制作毫无感情毫无动力的人,很顺理成章地调到了她的职位上,估计连上司也觉得我再不调职就混不下去了。这一点我也是用心眼去看的。可是,我还是很开心,毕竟我可以彻底挤掉那枚新长出来的暗疮了,至于接着长出来的到底是粉刺还是鲜花,是完全未知的,这多好啊!我是一个喜欢鸡血疗法的人,觉得短暂的快感何尝不是一种氧气?不止是氧气,还是臭氧呢。只是鸡血过后,支持着自己的意念的,是一腔只有自己帮自己加热的所谓理想光芒。

    在这个岗位上从零开始地干,干到如今,时辰甚短,磕磕碰碰不断发生。外人只看到我的理想主义者的不服输、好强和固执,却不知道我为它而产生过的无数沮丧念头。时常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颇可悲的情况里。我觉得一切都形如空中楼阁,失去了对社会现状的关注与爱,眼中只有没完没了的公司效益和如何把商品sell出去、如何不得罪客户的担忧。足不出户能够做完的选题,是好选题吗?一切的资料与协助,都必须以商业利益来作交换,能不充满铜臭味吗?在这个点上,再硬的文都是软文,再多字的文章都是空心。我想我可能没有任何从商的潜质。我想我更加适合在NGO里工作。如此下去,我要么麻木掉,成为日本人的赚钱工具;要么催生我大吼一声、华丽变身的时机……虽然老板觉得那仅仅是一封皱巴巴的辞职信。

    有时候觉得理想主义者神马的,真的挺伟大。他们或许已经穷到谷底,再多的侵蚀都无法动摇他们的倔强;要么身而为富二代,想玩蛋玩蛋去,干神马都很随心所欲。但有一点我还是颇有共鸣的,就是那种单纯的快乐……真的。他们有的要求并不高,只为试一试颠覆约定俗成的成功学,稍有动摇的迹象都会欢欣鼓舞,这特么多好啊!为什么所谓的成功学、所谓的人生理想都必须和那该死的GDP挂钩?这个社会本身是什么样的,有什么故事,你们懂吗?你们有过对它超过一分钟以上的真诚对话?不为从它那里获得利益?不为完成上司的任务?我真的很想问一下日本大爷们。可是一想这个地方的属性,也不是有人用枪逼着我来的,就算了。

    为了稳定的生活,为了求所谓的成功,为了成为中产阶级,什么也学不会,却学会了一套在社会中阿谀奉迎的技巧。有时候我希望自己能一直一直单纯下去,可以让人一眼看穿。我要的就是这种单纯与真实。我不要他妈的所谓成熟世故、油腔滑舌,那都是为GDP作出贡献的100个鸟人想出来的荒谬理论。我想把那些该死的暗疮们都挤掉,去四处旅行,感受那些对面相逢应不识的地球居民们生活的真正状态。最恐怖的不是down to earth,而是以为自己sky high,事实上却只是他妈的一个鸟人。我无数次看到公司大楼里一群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每天都要一起抽烟,无聊与厌倦写满了他们的脸。我知道他们打心眼里讨厌自己的工作,却完全没有任何反应,只能”有一日过一日”,用另一种空虚来补充自身的空虚。我真想跑过去摇醒他们:“您丫醒醒好吗?这样的工作把你们变成什么死相了!你们甚至不知道楼下的画框铺头的老伯养了几只猫,你们活着就他妈知道在哪吃、在哪玩、Iphone四代卖多少钱……不羞耻吗?这就是拜金主义的洗脑!这是多么没有意义的生活!”可是,我知道这就是我们的现状。你,我,他,都是彼此彼此而已。

    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觉得我他妈输了,但是不应该输!为什么要输给自己的妥协?为什么要败给那些该死的成功学?GDP上升了,与我们有一毛钱关系不?我很想挣脱,可是我打心眼里不想向它低头。于是,在这静静的办公室里,我无比愤慨地打下了这样一篇文章,可是老板来了,我只得急急忙忙地打开一片空白的Word……

     

    (承蒙厚爱,一篇文章把好几个月的点击率都凑齐了。我衷心希望自己没有因此而红。毕竟,作为曾哥,我更希望的是我的才华被赏识,而不是我的绯闻被赏识~~~所以,如果路过这里的人恰好就是我的老囧或者阿姐,请不要因此而赞赏我的勇气!也不要盲目升我职!!我受不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