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窒息一百年 - [pigments and canvas]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780549.html

    舊畫:love song on the radio

    “Maeda,無論這世界變得怎麼樣了,我還是要每天開收音機,聽你的聲音,因為我愛你。”

    “那麼我就送給你一首全宇宙最多毛的歌給你吧!”

    听World's End Girlfriend听了一程,1111还是在消费消费消费中度过了。拿了一大袋奇怪的东西,包括一条不合身的skinny jean,莫名其妙地带回学校再转手卖出去。聊以自慰,只好在耳边很大声地放my little airport,为什么我现在也成为了一个放假就只想去消费的人了???my little airport很好听,他们的音乐越来越复杂有层次感了,再也不是lo-fi双人团的姿势了,但是为什么我觉得生活就像那个走音女王一般离奇不靠谱。我的感觉越来越锐利,我的手机电池不可思议地越来越耐用,我的耐性越来越好,我的嗜睡症越来越严重,我越来越像一个热血青年,我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光怪陆离。

    其实它们都是那么平常,不曾为我发生任何改变。我上课,一个星期下来居然一节也没有逃;我上班,继续热衷于与大家谈论黑牌威士忌与天空伏特加的价钱;我画画,将大段大段的时间贡献给一张空白的画纸;我昼夜兼程,却没有再路过那条路,路的角落那间Paddy Field我多么想再去一次……每天数以万计的人在重蹈覆辙,但是,但是……

    说了很多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说了什么,其实我只是想说,如果现在我辞工的话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因为我是那么喜欢你们这群善良的人类,我很想每天每夜和你们一起,谈论绯闻八卦、衣服搭配和酒水价格,直到打烊了,才在黑暗中锁上那扇善良温柔的怪鸡大门然后一起到北门吃田螺。我要的快乐其实不需要那么昂贵,而它现在却不断地抬高自己的身价,莫名其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