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feblood - [echoing twiligh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8190225.html

    “Britpop,最后成为一场政治骗局和商业阴谋。”不知道哪里说的一句话,彻底把尚存一息的对那个年代的幻想彻底粉碎。碎片满天飘散,仿佛Ghost Writer最后的镜头,仿佛时代的挽歌一样让人感到各种虚无,还不如让历史的巨轮撞沉了好。

    那些热闹的都与我无关,哪怕自以为是地在见证。Woodstock的时候你连精子也不是,OK Computer出世的那一年你几岁?Depeche Mode在香港的第一场live你丫还在吃奶吗?Muse唱着解救黑市劳工,您丫却在随手拍解救大龄文艺女青年。那些如火如荼的音乐革命,总是等待火焰熄灭、温度归零了,才总算传到耳际,听到的声音已经在无数个时空之前就死去,唯有激情是永驻的。

    有时很觉得自己是一名醉酒大叔,在苍蝇也热死几只的盛夏,露出啤酒肚、一边擦汗一边说粗口,但周遭的人并不会因为这样而给我买台空调。我所拥有的不是冰块,而是火柴,我所能做的事情是点火,但那根本不会让自己更好受。在青春的话题成为陈词滥调的时候,我们应该以自己是枚大龄女青年为卖点吗?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悲催啊。

    现在随随便便什么时候都会听Manic Street Preachers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听他们的东西就算不会马上揭竿起义,也会想了解一下他们写过的故事和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他们写过了如此发人深省的人间景象,呈现出那些属于别的世界的回忆。至今,James Dean Bradfield唱起歌上来和年轻的时候别无二致,七情上面,声声都是不愿保留的呐喊,吉他依旧生猛激荡,仿佛永垂不朽。

    但是,曾经热血的Radiohead,你如今在哪里?也许,星空太大尘,需要借用你们吉他形状的吸尘机吧?

    我们没有Glanstonbury,没有Loollapalooza,没有super star,只有一股股不知道从何说起的热潮,然后一不留神就失散。我们都不例外,都是消费品。可是,至少有你在,你不知道从何处来,也早已不知所踪,但你是我的lifeblood,你是我的bonfire,只要有了你,这千斤重的世界便一下子变得仿如无物……

    分享到:

    评论

  • 娱乐工业轮椅车过仲边有可能全身而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