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rom Scottland To China,牛逼的城市赞美诗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08703331.html

     

    3月11号是个不平凡的日子。这一天,日本遭遇8.9级大地震和海啸,云南盈江地震区的人们处于水深火热中,整个世界似乎都被末日论包围。微博上的信息每隔数秒刷新一次,每一次都有不忍卒睹的新消息。可是,这一天的各种大件事中,却有那么一件和宇宙存亡无关紧要的事轻微地调和一下各种彷徨无助的心情,那就是瑞典post rock乐队EF在广州的处男live。

    时间,晚上9点;地点大学城黑铁时代酒吧;人员,无数,光线太暗;事件,Lasdawn开始弹奏他们的暖场歌曲。身为台下一员,我觉得这次live不亚于完了一个大学时的心愿。周围的观众呢?他们似乎也对大学时的幻想耿耿于怀——这从他们当中不少是山长水远赶过来这一点可以看出。废话不多说,Lasdawn的弹奏渐入佳境,台上的吉他手Cambridge认真的样子就像公务员考试中答不出题目的考生,我看着她,心里觉得暖暖的,因为她是我认识的众多朋友中最年轻也是最谦卑的乐手。

    Lasdawn以他们绝无仅有的认真劲儿弹奏完让人心潮跌宕的数曲之后,EF异常低调地登场了。

    他们这么高大,这么英俊,按道理说,没有理由不引起轰动的;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在台下经过时,甚至没有人认得出他们;上到台后,胸有成竹地试音,一边试一边用相当圆润的美式英语向调音师发问。我们几个在整个酒吧最后一排座位上,借着摇曳的灯光,诉说彼此生活中的八卦,消磨着时间。

    就在突如其来的一秒钟,台上爆发出一串清爽的、富有力量的音符。对,第一首就是Mourning Golden Morning中的曲子,相当具有震慑力的开篇,一下子全场的气氛静下来了,整个气场有节奏地铺开。说来惭愧,我不怎么喜欢Mourning Golden Morning这张新专辑,所以也无法对这首开篇之作发表什么评论;可是,你来了现场会非常清楚曲子的力量。那种EF式的原野史诗感犹如注册商标一样从头到脚笼罩下来,皇者末路一般的气势与哀愁是一时无两的。

    接着,几首来自I'm Responssible和”给我美妞,要不我死俾你睇“(Give Me Beauty Or Give Me Death)专辑中的歌曲次第登场。旋律早已熟记于心,一听之下自然无比亲切。没有被他们的音乐感染过的人,是不会理解当中的动人之处的——如果你实在没有听过,那么观察现场乐迷的反应也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各种形状的前后摇摆、各种形态的惺忪表情,无一不在宣泄内心的巨大情绪。我懂的,被post-rock洗刷过自己的心的人,都会明白那份情绪的来源。其实人人心中都有一片五感夹杂的风景,那里面蕴藏着他们有过的悲伤,有他们不得已的牺牲,有他们面临体制时升腾的愤怒与无奈,也有他们曾经想释放但最后无疾而终的爱……唉,人,就是这样相信了音乐,就这样被音乐本来不分三六九等的虚妄情怀所感动。

    谁也知道,Hello Scottland是他们的手本名曲。是真的第一首也是几乎最受欢迎的一首。我觉得自此曲后他们再也没有写过如此具有灵气的作品。大概这是一种艺术家的直觉吧。在后台,我唐突地问他们,到底为什么这首歌要叫做Hello Scottland?你们对苏格兰有什么深厚的感情吗?吉他手把这首歌的创作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其实很简单,大部分人都猜测到,那是他们真的被苏格兰的风光打动了。2005年,他们在苏格兰巡演,车子开过一条小路,在一个浓雾之日,看到水手在结冰的湖面拖动冰块(这里我也不是听得很清楚,因为歌词本身很含糊,但是吉他手相当清晰地说,里面的”ice“并非”eyes“,但很多人都误解了,而且苏格兰在3月仍然有雪,这跟他们歌词里的“City street,in late spring,with snow covered everything”也不谋而合),于是发自内心地谱写出一曲给苏格兰的赞美诗。而在台山他们打趣到,这首歌应该叫做Hello China。大家会心地报以丧尸般的狂笑。反正演奏Hello Scottland是一个很愉快的过程,人们随着当中的节奏拍手,这首本来很有遥望城市绿洲般的意境一下子变成了party狂欢舞曲。

    最后乐队Encore了两首曲子,其中一首是他们非常有人气的Hidden Agenda和Tomorrow My Friends,都是“给我美妞,要不我死俾你睇”专辑中的曲目。现场气氛也被炒到最热,什么pogo的姿势都登场了,狂热的乐迷怎么会放过插水的机会?反正在广州看演出,站在舞台对开1米以后的人群都是pogo狂热分子,什么样的现场都少不了他们带动气氛。题外话不多说,看看EF是怎么样的?他们由始至终根本没有消停过!极度夸张的虐待吉他的姿势,个个都像花光吃奶力气的rock star,就差没有使出铰剪脚了。我对他们真是充满了敬佩,怎么可以从第一曲high到最后一曲呢?这太投入了有没有!!!

    演奏时,EF不忘show一下自己在中国学到的使用频率最高的单词“牛逼”。这一喊可不得了,全场仿佛集体打了鸡血,整齐划一的“牛逼!”“牛逼!!”此起彼伏,超越马景涛,雷到罗玉凤,台山的vocal也叫得声嘶力竭,让人想起了很久之前看的,Carsick Cars的《中南海》和三跺脚的《珠江啤酒》!

    最后,乐队全体成员非常友好地和乐迷们大合照,谈天说地,非常能侃。他们说(也许有点恭维),在中国的现场是最奔放的,大家都以一种乐在其中、pogo至死的心态来观看,不像欧洲的闷骚状况(他一边说,一边做出sleepwalking的样子)。

    12点整,演出完满结束,我的post-rock心愿也小小地完满了。从大一开始听的EF,一直都是个遥远至极的名字。想起第一次听他们,还只是通过MySpace上的试听;之后每次,都是塞着MP3,独自默默地度过孤独的时刻,心里描绘着他们暗示的感性的苏格兰和阵阵不知所措的Hidden Agenda。没有想到,他们来了,就像他们写的那首歌一样,Tomorrow My Friend,We'll Meet In The End。这不会是the end,这只是一个好的开始,音乐说到底是无国界的语言,我相信总有一天那些赐予过我们对生活最美好幻想的音乐人,都会站在我们面前,轻轻撩拨琴弦,便能引发全场的不约而同的大合唱。这,肯定是充满排山倒海的记忆与爱的,能量绝对惊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issolve 2009-03-13

    评论

  • 你丫说到我都想去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