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個字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1297184.html

    多虧了那個浪漫的司機,20分鐘被追回來了。

    事情是這樣的,不算得上有多麼波瀾起伏。晚上10點的客村爆水管,一群修理工、一輛起重機(不知道是什麼機器,反正就是黃色的Hyundai牌長脖子機器)和幾只雪糕筒把馬路的三分之一路面隔離起來,整條馬路整整塞了20分鐘。車上一個樣子很像菜籃的長頭髮的阿伯開始在第一個座位上對著司機大發牢騷,如果有一碟菜的原料是粗口的話那么這個阿伯無疑不會偷工減料。發完牢騷之后車也塞完了。一路上遇上幾十個紅燈,廣州的紅燈都是約好的,如果你運氣不好遇上了一個紅燈,那么恐怕之后遇上的交通燈都是紅色的……之后,在基立下道的大紅燈前(紅燈時間超過60分鐘的都是大紅燈)停了好久,司機突然關了車燈扯著嗓子問我們:“你地烈士陵園之前有冇落?冇落就行高架橋!”

    全車乘客不過三四個,聽到了都很雀躍,于是這個浮躁的司機就沖上了高架橋,沿途上的車站統統飛了。車廂里一片漆黑,車牌也黑了,路人看見的就只有一輛黑糊糊的車撞死馬一樣沖……有個阿婆眼尖,看出了這是76,就和幾個路人一齊揮手,司機鳥也不鳥他們。突然我覺得這些人實在太悲慘了,天知道等這輛son of a bitch會浪費人多少時間……但是現在不是我做受害者,我便產生了一種很惡劣的幸災樂禍心理。

    車在高架橋上蠻牛一樣開,仿佛餓壞了的老鼠在向一塊發酵程度恰到好處的水牛芝士橫沖直撞!在這超乎想像的高速公路之旅上我一直在聽kent的新碟Tillbaka Till Samtiden,制造速度感一貫是他們的拿手好戲。高速公路上也有隧道。它路過一個個被燈光渲染的街區,很美麗,微暗的寂靜就在車輪下如同海洋一樣輕輕起伏著。我耳邊除了瑞典語和車輪聲就什麼都聽不到。在經過一個陽臺的時候我還見到了斷臂的石像。

    這讓我回憶起有一次坐244回家,車上只有我一個乘客,司機便將所有燈關掉,然后問:“坐好了,我而家上高速公路。”然后,在那些從來都沒有指望會走的路上,我隨著車身的顛簸,看到了城市郊區無比廣闊明亮的夜,條條貫穿的公路兩旁還有樹木和盛夏散步的人們,平時要半個小時完成的路那天只要10分鐘就走完了……自然而然,這些浮躁的、恨不得扭一下方向盤就到達終點站的司機算不上什麼好榜樣,但在他們的不耐煩的踩大油門的聲音中卻有著一種淡淡的浪漫主義情懷,就在你什麼也不指望得到的時候,因為興之所至靈機一動,忽然地你被帶到一些陌生的美妙的角落里,而你知道你無法留下,你只能飛馳而過。這種稍縱即逝的愉悅的幸福感覺至少告訴人,生活并非一成不變。

    能夠容忍我的無聊比喻和累贅敘述看到這里的人,你們以后一定大有作為!

    最后向這些浪漫的司機們獻上幾張專輯,希望開車的時候每個人都如有神助。

                 

    左:Kent的新碟,憑良心說還是一次有水準的表現,只是不再像Isola時候那么叛逆、頹廢,也不再出現想Stop Me June(Little Ego)或者Elever那樣緩慢細致感人肺腑的抒情ballad。現在請叫他們新浪潮版Kings Of Convenience,因為他們旋律中的北歐氣質越發濃烈,外衣卻是不折不扣的synth-pop式華麗晚裝,時髦得一塌糊涂。資歷的老練并沒有讓他們撿一把木吉他學美國那些搖滾大叔那樣“返璞歸真”,反而是電氣化的道路他們走得更加心安理得,這是不是也有些像Radiohead的發展傾向?但是現在,很明顯,除了Joakim的聲音還是神似Thom Yorke,其余的已經足以叫Kent擺脫“瑞典Radiohead“的頭銜。

    右:Envy新EP,Abyssal。讓司機大叔聽這個可能不靠譜了一點,但在我看來卻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即使它只是EP。在A Dead Sinking Story之后Envy給予人的每一曲都是一種震撼,無論是從精湛跌宕的旋律編排,還是樂器布置,還是人聲演繹,都是那么引人入勝,心潮起伏不已。Abyssal就像地圖,有高聳偉岸的山巒也有低回靜寂的海港,刺耳嚴密的吉他失真可能讓你陷入哪兒也不是的白色漩渦中,但溫柔質樸的木吉他與采樣卻將人領回黎明前的希望里,是如此平實動人,煽情煽得不著聲色卻立竿見影。從來沒有一隊Hardcore樂隊可以這樣打動我,他們依靠的樂器不僅是吉他貝司與鼓,也遠遠大于憤怒與悲傷,在時而排山倒海時而感性冷靜的日語獨白中分明就是一顆不曾退縮過的心,再龐大的傷痛也抵擋得起。

              

    左:某電音藝人化名Port Blue搗弄出一張講述宇宙船升空的睡房氛圍電子作品,以鋼琴勾勒大體輪廓,電子碎拍為輔,間或加入人聲采樣布置出遼闊而明亮的寧靜氛圍。在有陽光的季節聽尤其合適,最好的情況是:遇上汽艇,在空中飛翔,那種感覺一定分外開闊,所有想像力的翅膀都如愿以償地展開。

    右:不用說。Sigur Ros的新瓶舊酒精選集,CD1非常好聽,因為都是該團的一些經典作品,是那種聽了第一個音符就可以閉上眼睛將整首歌哼下來的作品。深入人心的美麗音符加上歐陸情懷的樂器演奏更是增添一份童話氣息,對比起原作,又是一種無法言喻的藝術效果,它讓Sigur Ros更加像一隊經典post-rock樂隊而不是將音樂當玩具的老頑童。但CD2"Heim"則有些囧,聽現場錄音還不如看現場視頻好。

    分享到:

    评论

  • 我总觉得在公路飞车 加自我陶醉的劲BEAT下是很应景的,会忽略乘客途人或啊婆变得透明~
    回复york说:
    勁正。我以后都要有一部車,然后一個人在深夜的公路上飚車!聽minimal電子舞曲。
    2008-05-21 15:47:52
  • 谢谢~我也看完了~
    回复Camus说:
    囧 _ 囧
    2007-12-02 22:54:15
  • Wow~~~我整整把所有的看完了,看来我现在可以立志做美国总统了。
    回复se7en说:
    你早就應該啦……
    2007-12-02 22:5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