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視塔下的綠洲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1410941.html

    Laughters through an empty glass.

    Oasis里面沒有Oasis的飲歌,沒有Don't Look Back At Anger,更不要說Stop Crying Your Heart Out或者Lyla之類的冷門了。我們一起喝了兩杯甜甜的Brandy Cherry,身邊的waitress走來走去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顯得有些木訥,聽不懂Kahlua是什麼,只是英語說得都很不錯。英文學院的嘛,不用流利的美式英語跟進來的外國客人說上兩句說了等于沒說的廢話怎麼像樣子……后來,發現原來兩年前在迎新晚會上復刻S Club 7很正點的女生就是這里的臺柱歌手,實在很有80年代soul歌手的范兒。隨后是一個戴眼鏡的男生唱了首很沒勁的Yellow,唱到chorus時就變成了“Justin,oh yeah your skin and bones~~”……囧!

    那個地方,文藝氣息淡,但是玩dart的客人讓那一個吵吵嚷嚷的吧臺顯得很落寞,那個讓我拍照的外國阿叔,是不是有些像Lost In Translation中的Bill Murray?吧員是菲律賓人,很熱情。

    我們說了很多,直到酒喝完為止。想來想去,最后沒有再下order,酒精的余威早就在如潮的夜幕中消散殆盡。將大大小小的Brit-pop樂隊過了一次,還有那些發新磚的后搖大碗們,最后沒有提及Verve,除了曾經在電腦中播放了一次又一次的Bitter Sweet Symphony。音樂,酒,玩具足球游戲,飛鏢和木門在這里無法同時登場,離我想像中的British style Tavern相去甚遠,但感謝上帝這是一個平靜又愉快的夜晚,只是離真正的完美總是差那么一點。

    那么,我們下一次繼續在Paddy Field做一個exotic dream。

    最近又有聽音樂的狂熱了。離200年還有最后一個月,我的青春就這樣越飄越遠,遠到超過了地平線,成為一只斷線風箏,不斷追蹤著那些已經消逝的好風景。

              

    左:The Wrens的聲音像在提示人們自動自覺地記起90年代那個英倫音樂的golden age,薄薄的吉他噪音就像頭上一層低低的陰霾,總是跟隨著你,讓人不得不哼一句“Why does it always rain on me?”當然這不是Travis,他們的悲傷不外露,只是會情難自禁地流淌出一灘污漬,剩下的空間都是干凈而清冷的郊外的草地。

    右:Colour Kane,比利時的電聲版Cocteau Twins,當我這麼說的時候沒有人會反對吧!甜美的旋律,跳躍而時尚簡約的downtempo節拍,實在很難讓人不喜歡。同時這樣的聲音也很容易被人和燈紅酒綠的夜色聯系在一起。女聲作為一件會發出飄渺聲響的樂器而存在,Robin Guthrie式撲朔迷離的dream pop吉他帶領聽覺不斷上升,上升,盤旋,化作一陣傍晚的煙霞,在城市的上空俯瞰逐漸濃郁的璀璨光芒。在忙碌生活中,我們都是懷著理想主義情節的目擊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o the east 2008-12-02

    评论

  • Let's make a meeting at paddy again dear....

    那个老板真人比上镜丑~~

    我还是恨喜欢Tizzy Bac啊,呵呵,tiannasse cha cha~~~

    今天听的euphoria也恨好听,小日本post。

    哀家下周要去小日本公司报到了~~
    回复anokha说:
    哎呀,我觉得两个阿叔好乐天,丑D都没问题啦。恭喜晒唔使学nihongo啊,你要一路顺风衣锦荣归,唔好做左外贸货就唔记得GZ……我又开始为前途担忧了……
    2007-12-04 14: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