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们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25764241.html

    今天看了她的日志。

    那时候,她刚刚进来。和我一样大。剪短发,boyish look。

    她在文章里记录着当时只道是寻常的事情——工作,朋友,同事,生活中的烦恼与小感动,情感挫折,某些浮光掠影的心情与心得。每一篇都短小精悍,表达到位明了。不像我,写个无聊的小情绪,也要绕到外太空,动不动搬出末日论和超现实情景。她的文笔就像她的个性,直接利落,不为一个标点符号而纠缠。她写的每事每物都充满了伤感与热情,就像某些时候的我,深深地期盼自己拥有猩红与纯白的明确分野。她是一个如我一般的理想主义者,对眼前的工作抱着凤凰涅槃的心——要不别做,要不做到最好;看着自己的成果被称道,心情大好,把所有疲倦都抵消掉。

    可是,她的悲伤,如此纯粹地流露在字里行间,却让我大为感慨。

    平日里,我们不习惯谈论伤感。我们甚至不喜欢过分交流。我们都是那种很有自我保护欲望的人,不喜欢过多干涉别人,也不喜欢灌输别人什么大是大非的概念。而在她的日志中,我看到的,分明就是一个普世预言。我不知道这样形容是否恰当——至少,这样的字眼与心态,已经不止一次被我偶遇——它们就像时下流行的人人校内体,简明扼要地告诉你生存之道,纵使那是未经实践的,纵使有时你也嗤之以鼻;但是,它们是迟早会出现的。

    迟早有一天,你会感到什么是梦想被攻破的痛楚。迟早有一天,你会感到生活如山倒下,而自己还没有准备接受这一切。迟早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学会了妥协,学会了说无所谓,学会了工作时吞声忍气工作后纵情声色。迟早有一天,你回首刚刚开始的日子,会发现,那些日子,混合了残忍与憧憬,贫穷与富有,不可知的黑暗与无可限量的光明,简直就是斑斓繁复的一台前卫摇滚音乐剧……而现在,你心如死灰,习惯了所有你以为不会习惯的事情。唯一的渴望,就是五一长假,可以去看人山人海的旅游景点。

    我想起了另一个她。

    她曾经写了一篇文章,也让我深深动容。直到现在,也记忆犹深。

    她说,其实每个人都在为后来的人们撒下影子。人越前进,影子越长,把下一个人的影子吞没。但是,不用担心,下一个人在前一个人走后,迟早会看到自己的影子……每个人都是别人的影子,就像众所周知的宿命。她说,希望我,不会重蹈覆辙……

    我很想狠狠地流泪,在暴雨中奔跑。洗掉所有的恐惧与不安,获得一个更加坚定的自己。那些曾经鼓舞过我的,曾经让我感到一股股虚构的温暖的人们,似乎都掉进了这个宿命里。我可以幸免吗?做我们这行的,怀着一颗不值钱的理想主义的心,它让我找到了犹如远方繁星一般默然的感动与温暖。我看着她们,就如看着千千万万的他和她……是的,我也和那些人们一样,走在相同的路上,经历着相似的剧情,连悲与喜也如出一辙。可是,我还在奢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分量的;我拥有的光阴,都不是虚度的;我做过的梦,都不会是一朵浮云……也许,这样,已经够了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你敢不敢 2008-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