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光芒与孤独的裂变:Envy live@HK - [echoing twiligh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39305088.html

    能够前往观看一场Envy在中国的演出,是相当值得回味并且铭记的。须知乐队从90年代成立至今,也许还是第一次如此大张旗鼓地踏上中国的土地。

    2005年,Mogwai用一曲We Chose Horses为我们塑造了Envy细腻柔软的一面,也让不少人第一次见识这对低调的日本乐队;之后顺势推出的,大获好评的Insomnia Doze将Mogwai迷们心中脆弱的一角摇撼,感动不已;2010年最新作品Recitation则站在过去与将来的分裂点上,一次过呈现张弛有度、收放自如的器乐screamo新功架。于是粉丝群也成了气候。可以说Envy能够站在香港书画中心这个舞台上,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晶。

     

      

    香港书画中心本身并不是一个很摇滚,或者说看不出很摇滚的地方——藏匿在整齐排列的毛主席勋章和水墨字画后面,赫然有个标准的livehouse舞台,何其出人意表。可是,当我们抵达那里时,一场screamo盛宴早已开始热身,轰然吉他噪音喷薄而出。

     

    而售票处,Envy的主脑深川哲也早已拉开迎客松的姿态,友好和善地迎接中了羡慕嫉妒恨毒的信徒们。他与flikr上看到的,差距并不远——彪悍的身形,内敛简朴的烟蓝色无领衬衫和牛仔裤,一顶毫无特别之处的烟蓝色鸭舌帽,加上一圈胡子,勾勒出一个典型的日式非主流音乐人。而他,也并不装摇滚明星那一逼,而是面带微笑,姿态平和着走到水墨字画跟前,爽快地和大伙儿合照。

     

     

    后来的现场,证明了这样的音乐人,是的而且确具有双重人格的。深川正是佼佼者——一个将充沛感情都灌注在舞台上的人,在平日里必须克制而谦逊。他在舞台上,仿佛控制傀儡一样,用夸张而又不至于过火的肢体动作与闻名遐迩的嗓音操纵着观众的情绪。他一个人围着两支mic转——一支用于低吟浅唱,另一支用于咆哮呐喊,你会怀疑他究竟使用了什么设备,能够如此利落灵活地使他游走于狂暴与温柔,首首如此,熟练老到,不时会瞄一眼放在音箱上的歌词——对!咆哮也是有台词的有没有!!!!整个乐队毫无保留地演奏,你每听一首作品,都觉得他们在以表演最后一曲的姿态来演奏:吉他手是最有表演欲的角色,Envy也不例外,一左一右门神似的两名吉他手编织着歌曲丰满亮丽的主副音色;低调的鼓手与吉他手则进行着最艰巨的体力活,正是他们起伏跃动的节奏营造出歌曲异常锐利的煽动力。一句话,这个乐队着了魔,并且不准备给人什么解药。

    最妙处或许在于encore时的大骚动——台下一群鬼佬乐迷早已炸开了锅在pogo,而一些比较沉着应战的乐迷则不为所动,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接受得了他们身后的暴力pogo行为。眼看鬼佬乐迷在Envy的咆哮与扫弦中不断失控,双方的对峙进一步升级,深川哲也忽然就对旁边的吉他手使了个眼色:噪音立刻戛然而止,空余一把温柔体贴的木吉他声线。人群马上静了。然后乐队又慢条斯理开始演奏。就在大家都以为一切得到平息时,左边的长发吉他手飞田昌弘忽然丢下吉他,毅然冲下台去,和乐迷来个贴身肉搏……这情景只恨自己生来不是纯爷们。

     

    能在现场听到A Breath Clad In Happiness和Go Mad and Mark这样的作品,是幸福的。它们是天生属于现场的作品;而Insomnia Doze里面大热的Scene和A Warm Room更应该是舞台上的生花之笔。只是livehouse的音箱终究悲哀,经不起折腾,有些偏氛围情绪的还是CD表现得靠谱多了。无论如何,从A Dead Sinking Story到Recitation,他们以不同的手法勾勒出棱角分明的音乐性格;殊途同归的,是这些作品共有的内在能量,一定要听到它在你面前带着忧伤的姿态,绚烂浓烈甚至血腥火爆地迸裂,一定要看到吉他演奏的方式,深川声嘶力竭的演绎方式,才能算得上完满地喜欢过Envy。

    演出结束后,仿佛世界也告终了。没有什么可以遗憾,满大脑被过往的记忆所浸泡,说不出是心酸还是激动。这场演出的官方文案说,Envy的现场将让你献出第一次为现场演出流下的眼泪。其实,这也言过其实了。我就没有哭,只有折服与念,更多的是一种还了心愿的膨胀感和之后再难有这种期盼的莫名失落。天知道我有多么希望这场演出是我今年看过的最好的演出——2011刚过一半,这个愿望有够奇怪的,但我真的不想有别的乐队可以超越他们。

    一切都是瞬间,而又向深黑色的无限远处滑翔。这是如同冷酷的火山般的Envy。就像他们那首很悠扬又很畅快的Lights and Solitude一样,深深地征服了既崇拜孤独又迷恋光明的人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