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广场六楼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46765411.html

    在这个地球的公转自转速度还没有受每月一刷新的CPI影响时,我爱上了摇滚乐。

    那时候我们都喜欢去中华广场六楼。不是为了吃东西,而是为了到那里的书店,买一套名叫《穿过骨头抚摸你》的另类音乐合集。

    除了它,还有一套同系列的,叫做《断弦的耳朵》。

    为了它,我多次进出那间书店;除了入手,还会顺道看看那里的音乐杂志;也会在附近的一间音像店巡视一下是否有黄标CD或者5元一张的低仿摇滚CD卖。

    多年之后,地球的自转与公转速度已经代表着CPI让人心惊肉跳的刷新频率。毫不夸张地说,每过一天,我们赖以为生的柴米油盐,都像在密谋造反一样冒出不同的暴动苗头。我变成了一个下班第一件事不是想着听音乐而是去市场买菜的少妇,变成了一个轻而易举地忘却单身之苦的即将结婚大龄青年,变成了从前不敢奢望的人。渐渐地,岗顶没落,MP3如疾病般肆虐,大伙儿都把铜臭味当成香水往身上喷。对不起,我没能守住什么,我只守住了自己内心一点可怜的偏执。

    某一天重游故地,以为还能找到一点那一年的心动。那种青春期的悸动,甚至与爱情无关,只能算是一种寻觅到求之不得的安慰的感觉。不过,后来大家都知道,那种感觉,再也找不到了。

    那里还会有《穿过骨头抚摸你》和《断弦的耳朵》吗?当然不会有,那里变成了大众喜闻乐见的美食街,书店、音像店就像可有可无的存在。

    我是绝对不会怀抱任何希望的。

    可是,就在我紧紧握着事故频发的otis电梯的扶手时,那种突如其来的伤感却没有任何提前通知地袭来了,穿过喧闹的人群,穿过楼下TASTE超市昂贵的有机水果,穿过H&M新一季单品,穿过陌生人们繁花似锦的华服……穿过了一切并存于“此时此刻”的事物,不由分说地涌过来。排山倒海的。太强大了,我无法淡定地跟你说,我接收不到。

    我莫名其妙地觉得,不是我们的错,我们尝试了一切的方式来守住某些宝贵的阵地,却统统失守了。

    我们输给了足以影响地球自转与公转速度的CPI,我们输给了必然的物欲,我们输给了时代给予我们的方便,懒惰,贪婪,浮夸……输给了骨子里随波逐流的态度,输给了犬儒和软弱……

    在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无地自容,无处可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sleepwalker 2009-07-13
    在我心里面 2008-0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