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并/拆分單元格——回光返照的迷幻之旅(1)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4989971.html

    請不要被題目誤導,這是一個很即興的題目,與你的版本漏洞百出的office2000沒有什麼關系。——題記

    年廿八,家家戶戶都在洗邋遢的時候我總算在凌晨4點多回到天河客運站。車一停定,就有幾個工人二話不說拿起一碌高壓水槍往車子射來,那一刻我覺得很汗,為什麼不能等人下車了再洗車呢?

    車子一路都很空,旁邊的臥鋪都沒有人。一夜也沒有怎么睡,汽車安靜地駛過山路與高速公路,看著唱主角的地名從三明變更到永安再到上杭,最后花都,蘿崗,廣州,好像一卷早已布滿灰塵的殘舊黑白膠卷被人緩慢地拉出。所有路都走完了。

    這些天,天氣都不如我想像中仁慈,但起碼在抵達廈門的頭兩日,該死的宇宙咧開嘴笑出一口布滿煙漬的牙齒。其實春運的人群真的與我一點關系都搭不上,因為一來一回,車廂都空得你想跳舞。

    第一天與這個城市相遇,它的見面禮就是沒心沒肺的好天氣,這已經足夠了,所有的美不勝收的景色是最溫暖的寒暄。還有那位好同學,一直嚷著學廣州話,什麼時候來廣州呢?沒有你也許就沒有了其后的許多閃爍的風景,盡管那些路我們都不會走(虧你是個本地人),盡管我們還是一再地為了一個其實很簡單的地方跑到一頭霧水,盡管我與這個城市仍然素不相識……但是就這麼一直,一起不停地走,走到日落天黑,都快樂得一塌糊涂。

     

    剛剛破曉,在火車上隨手的snapshot。事實證明我只是一個適合玩傻瓜機的白癡,再多手動功能對我來說都如同Burberry圍巾對于河馬一樣。我不知道canon可以擴展出多少功能,我一直都沒有學懂怎么用它。倒是有時候覺得這小子還挺lomo的,好好的DC也能拍出暗角,這麼歪打正著,canon真是乜都能。

     

     

     

    在那個叫中山路的老街,依稀覺得自己其實并沒有離開過廣州。與廣州別無二致的騎樓,有被漆上新顏色的組成新街區,也有繼續素面朝天、經歷百年風雨屹立不倒,用每一間都獨一無二的精致窗花、雕刻述說著千回百轉的前朝舊事。在被修葺一新、流光溢彩的新街區(中山路步行街)背后,便盤踞著這麼一大排市井味十足的老街區,有一個繁華的集市,出售許多的海鮮與蔬菜,每走一步,迎面而來的都是鮮艷明麗的顏色。閩南語輕飄飄地縈繞耳際,一閉眼就呈現出漁民世界打拼江湖的畫面。

     

     

    不可不提的是這土筍凍,用一種在海中生長的小蟲凝成的果凍樣小吃。不要以為那些小蟲很惡心,其實和那些長在樹上的毛蟲是有根本的區別的,吃起來其實就是一海蜇。這是中山路老街區的一檔土筍凍專賣,通常還有章魚之類的做成涼拌一起賣。

     

     

    隨便哪一座樓都上了年紀。

     

     

     

    下午乘輪渡來到憧憬已久的鼓浪嶼。隱約地我察覺到這里的某處一定有一條與我的潛意識相連的管道,要不怎么會讓我走進這麼一個地方,有我渴望過的一切,寧靜的小鎮、街道與輕聲細語的海水,一如頭腦中構思過無數遍的場景。如果說這些都是普遍的,那么誰跟我解釋一下筆山隧道是怎么回事,怎么會和我夢中那冗長的、兩邊都有門的隧道如此相似,這是deja vu嗎?

    在這個島嶼,美好的一切都信手拈來,隨手一按快門就是一張好照片。這種幸福的感覺,是急性病。

     

     

     

    旁邊的小漁船上有一只郁悶的孤獨的狗…… 

     

     

     

    兩個撿海蠣的人,退潮后的海灘。

     

     

    簡約寧靜的小島生活,路人與貓,黃昏。

    一直都執拗地喜歡著海洋,用一切辦法去靠近海洋,用一切想像力粉飾海洋的美。看到如此廣闊的水心中一定要激起一股振顫,才對得起它的博大,才算完成一次與地球的問候。一個人在海邊走也許有些悲傷,但你知道,這一天是如此和煦,無論是蔚藍的天際還是友好的人們,還是這深沉的海,都不會舍得讓你一個人沉溺在傷感里。

    夜幕低垂,在海灘上我們看到了一只白鷺,這真是一種很美麗的鳥,它在吃一條沙蟲,怎么也咽不進去。廈門的海面上常常看到白鷺盤旋,有時候是一群,飛過這小島嶼的天空。面對這海洋,我不再覺得自己站在珠江旁。這是一個真真確確的海邊城市,前方又苦又咸的海水,還要流往更多的好地方。

    迷幻的第一天以黃則和花生湯和海蠣煎結束,好青年回西安了,一個人的旅程于明日展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