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限接近蔚藍的透明——回光返照的迷幻之旅(3)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5127242.html

    從第三天開始,瘋和日麗離我而去。很想挽留,但無能為力,于是,陰雨天也很值得欣賞。

    落雨其實不是一件壞事,它將人群沖散了,于是可以看到更多空無一人的場景。淡淡的末日情懷籠罩著這一處處空曠而壓抑的世界,帶著一雙寒冷的手和一顆用福建鐵觀音、意大利特濃咖啡豆浸過的心,我要構建一個臨時的世界末日,我在里面是渺小的未來旅人。

     

    這些有雨的日子,我記得一個掃興的清晨,被曾厝垵村中一個老人的逝世而徹底吵翻了天,然后像夢游一樣來到白鷺洲公園、鐘宅和五緣灣大橋,我想我其實一直在睡。

     

     

    五緣灣貌似是一個新的工業開發區還是什麼,反正對于杳無人煙的廈門來說,此處更加是接近寂靜的最大值。從五緣灣大橋上往下看,就是一條迂回的木棧道,依水而建,由于下雨而濕滑、冷清。仿佛有人在暗中按下一個“delete”鍵,就很神奇的,這個世界的人仿佛一下子消失了。舉目四望能看到一溜光鮮龐大的建筑物,但是在人聲渺茫的地方,你唯有自己與自己的雨傘對話。

     

     

    五緣灣大橋的迷幻燈光,延綿的光帶流向黑夜的深處,好像電的河流。

     

     

    白鷺洲公園有一個poetic的名字,也許是全廈門最poetic的后工業樂園了。它生長在一個奇妙的地理位置上,四周被一個叫員當(兩個字都有竹字頭)湖的人工湖環繞,其實也是海水湖。我不知道周末人多的時候這里是什麼樣子,這一天它像一個厭世的末日病人,仿佛避開一切的噪音,獨自在憂傷的角落畫圓圈。在這里真的能看到白鷺,它們離你如此近,離水面如此近,總是像蜻蜓一樣點水,卻仿佛拿了塊“禁止拍攝”的牌子翱翔讓你的相機只能拍下一團漿糊。沒有了白鷺這個城市會少了很多詩意,以及那份靈動的美。

     

     

    在白鷺洲公園的一片草地上看到大群的鴿子。它們往天空起飛,突如其來的嘹亮聲音,猶如災難的預言家,吸引你環顧天空中許多被忽略的地方。真大,遠方的天際線是擁擠的高樓,此時此刻都陷于無盡的沉默中。

    然后,雨繼續下,仿佛努力地淹沒每存土地。

     

     

    公園的另一面有一項儀式正在秘密地舉行,

    人們開始布置花燈,準備兩周之后的春節燈會。

    這里看到的是戴著安全帽的工人,和一地尚未完成的花燈,誰也不多說一句,嚴肅而專心。讓人覺得他們也會像上帝一樣將生命的氣息吹到每座雕塑的孔竅中。

    在這里我遇上了一對法國夫婦,他們也趁機向我傳授基督教。

    到最后,我很笨地說了句“de rien”,但其實我是想說“au revoir”的。

     

     

    在橋上我看到,一艘尚未完成的燈船被輕輕放在湖面。仿佛放飛一輛紙飛機。

    我問自己,你在哪里?

    很不爭氣地將廣州的一些東西塞到思緒里。一些地方的名字,一些人的名字,一些顏色與一些聲音——一一像碎裂的糖果般,甜蜜又零碎,但都統統與此處無關。于是,提醒了自己,你已經很久沒有成為過從前的自己了吧。但是,你會回去的,所有都會自然而然地重返。

    PS:這些照片都不是P的,只是覺得天氣太陰了,日光燈模式應該會拍得好看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spring blooms 2009-02-08

    评论

  • 无限接近透明的蓝是一篇好文~哈哈
    回复kaka说:
    多謝~
    2008-03-07 11:5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