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丘,三角尺與說夢話的海豚——回光返照的迷幻之旅(4)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5146580.html

    天氣一直沒有好轉。這邊廂到處是一派末世空城的景象,那邊廂廣州站大塞特塞,讓人有些頭痕。我想如果這些人來廈門的話也許可以緩解一下廣州交通的壓力吧!?這幾天好像每天與下一天都沒有任何界限,照舊很晚才睡覺,在守望者旅館粉紅色的單人房里讀一下雜志。不可不提的是當地一個飾品店“Liverpool”,里面有店主楊函憬的私人雜志《嬋娟》出售,也買了一本當紀念品。粉紅色封面,印刷質量還蠻好的。

    然后等天亮,便又夢游一樣跑到外面,等公車將我帶到下一個陌生的地方。我不知道已經有多少次經過了一串熟悉的連貫的名字:白城,珍珠灣,名仕,曾厝垵小學,廈大醫院,大生里……簡直可以倒背如流了。哪怕天天陰冷,這里都密布著我向往的細節。

     

     

    黃厝是曾厝垵上幾個站的地方,那里的沙灘比曾厝垵更加寧靜,更加寂寥。適逢這樣的天氣,傍晚時分,更是靜到無以復加。一面是洶涌的無限的海洋,另一面是干凈而發著微亮的公路,海風夾著細雨迎面襲來,真的讓人覺得自己就是Yellow MV中的Chris Martin。沙子里有貝殼,但都是細碎的不成形的殘骸,讓我打消了撿一堆回家裝在玻璃瓶的念頭。

     

     

    構造奇特的漁船,看海的孤單的人。礁石上面粘著撿不完的海蠣,據說海蠣煎就是用這種生物做成的。也看到附近漁村的漁民駕駛著這樣的小船穿梭在礁石間,不知道能不能捕到魚呢?

     

     

    環島木棧道,延伸往胡里山炮臺。

    車輛禁行的告示牌,此時顯得很滑稽,就像伸往天堂的天線。

    我想,我也是會消失的吧。沒有人看到我的時候,我壓根就不存在。

    許許多多事情,其實也根本沒存在過吧。

     

     

    在鼓浪嶼的一端,海沙上伏著破爛的木船,生成一番破落的無序的美。

     

     

    這個地方叫大生里,奇怪的名字,說不出為什麼奇怪,但念起上來總是覺得不是很妥當。為什麼是“大”,為什麼又要“生”?根本就不合邏輯。總之這個路名讓我咀嚼了很久,就像一塊香口膠。

    這張照片展現了廈門干凈的街道。貌似很多地方的街道都是這樣,纖塵不染的樣子,干凈到你可以用舌頭去舔。守望者客棧的叔叔(應該是哥哥吧)看著照片說“從來也不知道原來大生里這麼美麗,已經在那里走過無數次了”。但是,冇花冇假,它真的就是這麼寧靜,有點兒風塵韻味,又穩重老成,好像鞏俐。

    這一天的主題音樂當之無愧屬于Saxon Shore的Luck Will Not Save You From A Jackpot.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