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想念的不知天高地厚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64654100.html

    菠萝包终于放过我了。在上班时间往往最有更新它的冲动。

    时值国庆之后,生活又步回正轨,我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但愿我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但愿我能够坚持实践它。

    国庆前看了几场演出。对我而言,生活剩下的那么点盼头,也许都来自音乐了。在没有打口碟的日子里,我也了无期望,除了看看我喜欢的乐队,见见志同道合的朋友。

    不是我忘记了抒情的方式,而是生活的浪潮早已把我吞没。曾经来自山川湖海,如今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结婚了,对爱情的想象与猜测,已经揭幕。

    我还是很喜欢在某个周末,坐车去一个未去过的地方。坐在人越来越少、越开越遥远的巴士里,什么也不做,看看路边树林掠过,草长莺飞,就像回到了犹如情窦初开一般美好的19岁,不知天高地厚地想象日后的各种温暖,没完没了地梦见乌托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