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景深的旅行II:犍为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66538346.html

     

     

     

     

    那天,我从上里古镇出发。沿途经过碧峰山的乱石浅滩与林荫、流水,一道隐逸无声的风景在身边徐徐流过。很破旧的乡村客车里坐着为数不多的乡亲父老,他们把随身携带的篓子放在过道上,一只只走过千山万水的竹篓随着这同样热衷于翻山越岭的车厢一起跳动,九曲十八弯地驾驶,直到到达那闹闹轰轰的旅游交通集散中心。

    从雅安到乐山,历时2小时。这段路上云雾如潮水般汹涌,远处闪耀的稀疏的工厂、贫瘠的人家像一个个标点符号那样构成我心中的话语。那悠长的公路是没完没了的,让内心的期待和不安随着车轮的轨迹延伸。最后,抵达乐山客运站,我环顾四周,看不到任何跟大佛有关的横幅广告,除了一座正在大兴土木的城市。

    没有停留地,等候了十来分钟,就登上了前往犍为的客车。客车彷如单层的欧洲之星,宽敞洁净得让人咋舌,完全没有那种小城镇公交的落后面貌。在客运站看到了去金口河峡谷的客车,我握紧了手中的票。

    1小时左右到达犍为。在犍为渡过了一个分外抽离的夜晚。我让那里的三轮车带我去岷江边,看看这条河流边上人们的生活。时值傍晚,岷江边繁华的茶座一字排开。这里的茶座已经和成都的十分相似,那种像是同一个工匠雕琢出来的竹凳、回族人喜欢的盖碗茶便是最好的证明。在茶座的终点,是岷江的岔口——被一座早已有高尚楼盘盘踞的岛屿所分开。一边是紧挨闹市的平静的江,另一面则是流往寂静又遥远的深山的生猛的水。我沿着那平静的城市之江前行,看着玩得正开心的小孩和无所事事的大人,心情也是特别沉稳。

    钟爱这种有大江大河眷顾的地方。对着不知疲倦的江,看着对面森然对立的大山,灵魂一阵颤抖,激发起一种与自然对抗的本能。这里的人们很会利用江中的鱼虾、山中的植物,在他们的街道上开满了饮食店,想不起的名字与猜不透的原料让逛街成为一件出乎意料地好玩的事情。超市里售卖四川各地的特产,品种前所未有地齐全。我在一间简陋的小食店坐下,吃下一碗掺杂着大量竹笋、颜色赤红的手工薯粉,再来一个甜得霸道的糯米煮蛋,便是一个人的晚餐;看着不加约束的摩托车、三轮车横冲直撞,路边水果摊横七竖八地占道经营,便觉得这个地方弥漫着那种原始的生猛。

    在那个开到深夜的牛肉面馆里,与煮面的男子边食边聊。他说他曾经从事航海,去过斐济,被当地黑人敲诈,如今回到犍为这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跟做食品的师傅学习。我品尝着那碗辣到人无法好好说话的面,观看逐渐宁静下来的犍为街景。这里其实很乱,小混混很多。他说。外面的网吧确实是聚集了一群无所事事的年轻人,他们有着我猜不透的性情与大同小异的青春。他们很多都走进了大城市打工,有的也许明天就要收拾背包,走上直通广州的客车,经过两天的不间断驾驶,到达一个没有大山环绕的地方。

    吃完那碗深夜的面,我再也没有看过这位去过斐济的男子。从犍为离开后,下一段旅途又匆匆展开。我把在这里遗失的一小段时间打包离去,带着山的呼吸,公路的漫长,水的流动。然后进入那些大城市里。始料不及的是,我开始想念它们,想念在深山中呆过的每一分每一秒,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寂静与浪漫,实在是无从解释。我知道的是,当我回到车水马龙的成都后,真是恨不得马上搭车去那些总也呆不够的深山老林。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枯山水 201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