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有景深的旅行IV:嘉阳小火车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69498278.html

     

     

     

     

     

     

     

     带着满身的疲惫,从恍若世外桃源般的工业古镇芭蕉沟出来,终于等到了姗姗来迟的最后一班小火车。我早已没有选择的欲望。给了最多的钱,坐在最舒适的游客车厢。那里面有黄色的木头横条做的座椅,连天花板也相当协调地用黄色木条铺满,这跟非游客车厢的拥挤与简陋形成了那么一点不算鲜明的对比。

    在车厢里,几近睡眠状态,可是在这种陌生的境况下,也实在睡不着。车轮跟铁轨碰撞,产生巨大的噪音,我没事可做。

    这时候,那个胖胖的列车乘务员看到我面前的座位空着。乐呵呵地走过来,坐下,脱了鞋,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不错,这个古老的车厢,跟他的家也没有什么区别了。这个比我大不了多少的80后,是纯正的犍为人,一毕业就到了这列车上做乘务员。他指着窗外那些嶙峋的石头,开始为我介绍石头的看点——“那块像猴子,那块像青蛙,很多人到那里拍照的。”我是当天仅有的游客——真的一点儿也不夸张,从最早那班车到末班车,我是唯一一个拿着相机的家伙,别的人都是朴素的村民,这个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我来得不是时候,赶不上油菜花大肆盛开的旺季,于是只能享受没有花的风光,有茂密的树,正好入夏。

    列车乘务员似乎对家乡的建设很是满意。说起嘉阳煤矿宿舍,他说起了风光的优秀、空气的清新与树木开花的香味;说起那几棵总是布满白鹭的树,他也显露出一副惊奇的神情,仿佛我不说,他也没看过;说起芭蕉沟,他把一个我没看过的老人天堂用言语呈现给我;说起黄村井煤矿,他把国家资助兴建煤矿主题公园的计划娓娓道来。“反正嘉阳小火车是绝对不会停止运载的!”他说这句话时,我觉得那“绝对”下面还跳动着村上春树常用的着重号……的确如此,这列仅有的进入山村的交通工具一旦停止运载,可想而知会对当地人造成多大影响。我带着涣散的心神,硬撑起疲倦的注意力,用最精神的表情与他对话。

    一小时过去了。火车到达终点石井。他告诉我这附近有一个卫生条件不错的旅馆,专门给背包客停留,需要的话可以用他的名字,可以打折。我看了看自己没有衣服没有任何生活用品、只有一台相机的环保袋,只得礼貌地拒绝。天已渐渐暗下来,这个地方变成一片陌生,不远处的岷江在闪亮,如此平静、如此浩瀚。我看着胖胖的列车乘务员远去,跳上了一台面包车。

    面包车行驶在凹凸不平的、正在铺沥青的盘山公路上。公路两旁,好奇的村民都在观看那些有个盘子的水泥车是怎么把水泥压平的,那种情景让我想起了小学课文中读到的,山区农民看到公路建设时那份热切的期待,原来现实生活中是真的有的,真的有人把我们这些城市人司空见惯的景象当成生活中的奇观。不知道那时候他们内心都在想着什么?

    车内播放着凤凰传说的歌曲。历时差不多一个半小时,面包车到达灯火通明的犍为市区。

    坐在我前排的年轻情侣,看样子只有十来岁,看着我的相机,女孩子说了句“噢,你是刚才在芭蕉沟摄影的?”我点头。她拉着男孩子的手,轻盈地跳下车,眨了眨一双纯洁清亮的眼睛,“再见。”

    我觉得这双眼睛,带着十来岁的青年独有的光泽与天真,就像我初到芭蕉沟时看到的一片明媚与宁静。不知道,在以后的岁月里,她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在若干年后,我会不会再来这里,去看那已经开发完善的煤矿主题公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快乐? 2009-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