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夜游荡I:从淘金到麓湖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73499967.html

     

     

     

     

     

     

     

     

     

     

     

     

     

     

     

     

     

     

    自从放弃使用那台聊胜于无的小Canon数码机后,就似乎失去了扫街的动力。胶片机出片太慢,感觉颇珍贵,不舍得随意浪费,因此也只好坐等旅行来名正言顺地浪费胶卷。直到买回一台微型单反,才又有了“应该出去走走”的念头。确实,没有了相机这第三只眼睛,我会觉得身边事情尽是虚耗、日常景观都是雷同。

    选择了一条一气呵成的路线:淘金路、华侨新村、麓湖公园,最后又回到淘金路,吃一场晚饭。

    如果不是时间关系,估计还会去广州的Brooklyn登峰社区吧。

    在读大学的时候往往要经过这些路,去花园酒店那里的祈福楼巴车站等车。于是那些地方的繁华与兜兜转转,就是每日写在心上的风景。淘金路上的外贸服饰店开了一撮又一撮,咖啡厅和兰州拉面店相互毗邻。通常我都会到这些外贸店去看看衣服的价格,然后迅速拐到后巷,去寻找菜市场、小食店以及上坡之后成片成片的住宅,那感觉特别像在外地旅游。恰好华侨新村一带拥有一小段阶梯,上了几层楼的高度后就会看到灯火通明的菜市场,令人觉得又回到了重庆那盗梦空间一样的迷宫中。在菜市场里游荡,间或有伊斯兰教的女人穿着垂地长衫,安静地买东西,才觉得自己是在一个混血的城邦。

    从淘金路步行到麓湖公园,不过半分钟之内的事情。在这条以前每个星期都路过几次的小路上,只有慢慢走才能感受到它的伪装与复杂。它用不同国度的美食、语言构造出一个富有戏剧性的空间,稀罕的交通、地势特色又形成了它别具情怀的一面,走在隧道中,不知不觉就能等到一列火车在头上滑过。

    傍晚时分的麓湖公园,人们已经开始打道回府。唯有时间观念尚浅的小孩和无所事事的中老年人还在享受公园的悠闲。不来这个公园也有很长时间了,之前也是因为从学校到花园酒店,每每都要从这条蜿蜒狭窄但空气异常清新的小马路上经过,那时候从窗外望向幽静的麓湖,会觉得自己是一幅没有画框的油画中的某个黑点。车总是摇摆不定,扶着扶手的人们也往往被甩得像保龄球一样,也因为这样,最深刻的印象都留给了那些机械运动一样的夜晚。

    有时候觉得人与身边的世界保持的关系其实是很现实、很短暂的。可以说是ephemral,就像一个契约的生效与失效。在与一种生活彻底告别之后,你与原来的地方就不再有来往,剩下的感觉也就很儿戏,可有可无。在去淘金的路上,经过了一年前居住的地方,惊觉那里已经开始拆迁,也是在日光下,平平静静地发生,周边的人们照样不慌不忙地路过。跟一个地方的感情就是这样,其实你没有真正拥有过它,它也没有真正眷顾过你,有的只是一厢情愿的想念与回忆。其实我们又哪里能拥有那么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窒息一百年 2007-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