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TV与星球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190705815.html

     

     

    人生中第一次到KTV,应该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如果非要追溯,那么应该是我读幼儿园的时候。

    由于在幼儿园音乐课表现出色,我在学校电台里当着全幼儿园直播了一曲《小星星》。当时对唱歌这件事毫无概念,也没有喜好,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好在那里。但是我妈引以为豪,不久后,带我到附近的歌舞厅让我当众献唱……那一天,肯定是我结识KTV这个看上去很新潮的名词的一天。

    那个歌舞厅,现在回忆起来,像一个真正的梦。

    那里的舞台,铺着红色地毯,甚至可以忆起泛着丝绒般光泽的枣红色皱褶,软软地垂下来。头顶是迪斯科舞厅的玻璃球,缓慢地、安静地转,地上铺满了恍惚的光晕。彩色的射灯必不可少,它们让台下淹没在黑暗中的人们五官得以浮现,光芒掠过时,能看到他们的眉毛与鼻子。然后,老式电视机里面总会有泳装MTV播放。

    我在那舞台中间,带着小孩子的紧张、运用小孩子的直觉,颤抖着唱完了一首歌。还是那首简单的歌,《小星星》,或者是别的其他同样简单的歌曲——我无法记住。唱完后,我第一次听到了掌声,来自许多不认识的人。那时迄今关于童年最美好的记忆了吧?因为,我居然能够记得如此多,如此深刻,在那么一个不更事的年龄。

    长大后,会因为种种原因而加入合唱团,担任某个声部。那些机械的训练已经被我淡忘。我并没有珍视自己的声音。直到走进KTV后,我发现在那些包着一次性无纺布外套的麦克风从来都没有让我感觉好过。它们让我沮丧地发现自己曾经的天赋都已经悉数瓦解。唱不到高音,运不到气,拿不准调,踩不中节拍,每一个缺点都能被放得很大很大,大到连换气都很不自在,怕呼吸声为糟糕的演唱雪上加霜。最糟糕的是,你永远无法唱得和那些咪霸们那样好,他们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可以轻而易举地唱出和原唱差不多的效果,而且那些歌分分钟都是你唱过最拿手的。那种只属于自己的幸福感被人篡夺,它们不再属于你;尽管,曾经有那么一刹那,它亲近过你。

    这种茫然若失的心情总会有,但后来都豁出去了。我开始享受和别人一起唱同一首歌。开始时,和很投契的人唱很有共鸣很特别的歌;后来,和不那么投契的人唱不那么特别的歌;再后来,接受和所有人一起唱,无论懂不懂,都唱;无论唱得好不好,都要做咪霸。我觉得那些歌的酸甜苦辣,已经刻在我心中,不会远离。就像我最憧憬的关系一样——不一定形影不离,却能让你感到它存在,并且不会远离,就像星与地球的联络。

    如此,成为宇宙中最孤单的流浪者,也能且歌且行,悠然自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