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吸尘器告白 - [manuscrip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29130761.html

    “嗡……咻咻嘘嘘嘘……哔哔哔哔,哔哔哔哔。”阿莹望着打扫一新的起居室,嘴里毫无意识地发出模仿吸尘器的声音。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潮湿阴冷的天空下,李洁莹心血来潮地为老房子打扫卫生了。在她看来,在风雨欲来的沉闷天色下,关掉所有灯与音响,让年事已高的旧城区中的老房子沉浸在一片晦暗中,再把双手放进冰凉的、无底洞一样的塑料盆里、把抹布沾湿,然后为房中大小物杂逐一清理,是一种多么有滋有味的事情。

    在她打开吸尘机开关时,机器就会发出接近幽静无声的微弱噪音。在广州,无论哪个月份,都有那么几天天色发黄、气压偏低、空气潮湿,就像肝癌病人垂死时面色。阿莹说,这种天气,让所有事物看上去都像是需要安慰的孤儿。

    “嗡……咻咻嘘嘘嘘……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换掉花瓶中叶子老黄脱落的富贵竹,把神龛上公公的画像擦干净,整理好茶几上横七竖八的《瑞丽》和《时尚芭莎》,烧一壶热水,把那颗即将融化的椰子糖含到嘴里。

    “嗡……咻咻嘘嘘嘘……哔哔哔哔,哔哔哔哔。”窗外不时地刮起毫无头绪的风,仿佛雨即将倾盆而下;但又肯定地觉得这场雨绝对下不成。老城区的一片民房选择保持沉默,屋顶上的瓦片已经积聚了足够厚的灰尘。

    “嗡……咻咻嘘嘘嘘……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清洁任务完成。”

    阿莹坐过的地方变得更加干净了。不久后,那个印刻着她身形的凹陷,也逐渐平复了。

    40平方的,带有一个小阁楼的旧式平房里,此时此刻,空无一物。风又再袭来,这次,潮湿的气息更加浓厚,路上的人们用粤语说,落雨啦!落出啦!风继续摇曳了一下幽暗的房间里那棵新插上去的富贵竹,并没有为这里的幽寂增添什么喧闹。

    没有灰尘,什么也没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