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29642099.html

    如果年龄可以倒退,我一定会回到20年前那些寂寞而炎热的盛夏。我会带着如今的智慧和经验,找到我父母产生矛盾的根源,就像用手指掐死跳蚤一样把它消灭。我要告诉他们,你看,我长到27岁了,马上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我所有的伤口都会愈合掉的,没关系;你看,你们在我27岁时,已经变成了不再心烦气躁的中老年人。哪怕他们不会相信,哪怕战争还在继续。

    我要和我的母亲继续走在午后的空气里。将每一座寂寞的城市迷宫都走遍。我想告诉她,我最爱就是和你一起,走在这种夏日的极致的深渊了。你是多么的年轻,穿着黑白蝙蝠衫,爱烫发,爱吃红豆雪糕,爱买衣服,而当时的我却无法忍耐你挑选衣服时的专注……这多么不好。我要和你去菜市场上买菜,用我27岁的经验告诉你,其实我做的菜和你做的菜也能一较高下;我还要带你去成衣小店,让你挑得天昏地暗,把以前因为我而错失的时间都还给你。

    我好想带着我所有的人生经验回到自己最无助的岁月。我把父母之间的对立轻易道破,让他们活得更加快乐。可惜,当我长到27岁,变成了他们眼中的比客人稍微熟络一点的亲人时,所有过去的漏洞都像荒芜田园中的破茅屋,一片沧桑,谁也无法修补。我看着自己内心那个已经无能为力的伤口,却找不到任何止痛药。该发炎的已经发炎,该腐烂的也已经腐烂,该长好的却仍旧是进行时。它极其缓慢地伸出血管,寻找所有让它温暖的事物,这个过程旷日持久,也会不时地复发,提醒着我20年前穷街陋巷中所有的绝望与心痛。

    27岁了,我终于有机会,真正地离开那些脑海里的穷街陋巷。最甜蜜与最悲苦的穷街陋巷,就是我命运中的基因,曾经以为永远也无法消除。我不知道你们快乐不?反正,我觉得你们眼里都载着欣慰,那是你们想也没想过的事情呢。没关系,我会一直地做你们想也没想过的事情,弥补你们在过去的岁月里失去的希望,自由与温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