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思议的他I - [manuscrip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30406860.html

    对于他来说,客观存在的事物是无法被描述或者分析的。

    他只享受剖析那些存在于他头脑里的东西。

    比如,他对写生这件事深恶痛绝,因为他完全无法临摹一个真实的物体;可是让他凭空画一个苹果,他却得心应手,甚至还能画出一点个人风格。

    他是个画家。一个未经雕琢的画家。

    同时,他也是个了不起的小说家。一个未经雕琢的小说家。

    12岁那年,他家人离他而去,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定居。他被留在汕头,一个除了好吃的东西、彪悍的民风以及保留得甚是完整的传统民俗以外别无长物的地方。他一个人居住在市中心一堆老旧的骑楼中,跟一堆从不同地方收集回来的奇怪物品为伍。这里面每一件都是一个故事的起源。他有一箩筐的老花眼镜,这得益于他跟经常到中山公园散步的老人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他有一个篮球框,在他的母校那儿偷偷撬回来的赃物;他有一个用墨鱼骨雕刻成的苹果核,这是他突发奇想地利用了雕琢性极佳的墨鱼骨完成的第一件雕塑。他把这所有的物件都化成自己笔下的世界。

    久而久之,他手头上积累了足以装满12辆金杯货车的作品——大部分都是画,剩下的就是故事——已经写在笔记本上的故事,以及堆积在头脑中,尚未找到诉说机会的故事。

    其中一个故事是关于去茂名的女人的。

    去茂名的女人,在他脑海中的设定,是一个30岁的妙龄妇女。她和自己的丈夫离婚已经有5年了。被检测出身怀鲸鱼的胎儿。在传统的潮汕地区,不要说怀有鲸鱼的胎儿,就算是怀有女孩,估计也已经不那么受家族欢迎了。女人怀着的,不啻于一场恐慌,一场足以令整个珠三角地区传统价值观一夜暴毙的灾难。

    女人无法承受堕胎的痛苦。她是个害怕身体上的痛苦甚于精神上的痛苦的女人。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鲸鱼做爱了,也许是和丈夫一起到三亚玩的时候喝下了含有鲸鱼精子的海水,也许那胎儿只不过是长得比较像鲸鱼?她不愿再想下去了。她决定回到自己的家乡,茂名电白去躲一躲。

    在她回到老家的3个月后,她的鲸鱼宝宝提前出生了。

    是那种眼神奇怪的鲸鱼。每个人都看到了那条外貌标致的鲸鱼眼神里的复杂感情。

    它摇晃着自己光滑的身躯,费劲地嘶叫。眼神里写着一个个问号:我为什么在这里?我什么时候被赋予了思想?我下一步该做些什么?让人不寒而栗的,是这眼神里所有的感情都可以被每个人接收。雷同的体会,彷如心灵感应。

    茂名人对海一直都带有天然的感情。对于这个本来应该属于海的孩子,大家都表现得相当一致:要么杀了他,要么放了他。女人想了想,毫不犹豫地说:杀了他。

    鲸鱼宝宝就像一条被贩卖的深海食用鱼那样,毫无抵抗力。他的肝脏没有充足的油脂,连鱼肝油也做不来;他没有抹香鲸那价值连城的分泌物,连肉也不及鲨鱼那样好吃、可以被闽南地区的人们做成凉菜。他唯一有利用价值的,就是一双眼睛,一个大脑。因为那里的人们都相信,这两个部位遗留着他最神秘的灵性。

    “人们说,保存这条鲸鱼的眼睛和大脑,会获得来自海洋的神秘电流,这对他们日后通灵、占卜等事情的开展都有好处。而女人哭了。哭得几乎丧命。她因为这个孩子,失去了一个家庭。她执意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却在看到他的一双眼睛时,感到空前的无力感与沉重的恐惧。她忽然觉得那条鲸鱼其实应该成为她家庭的一份子,享受每个早晨的粤式早餐,跟自己的父母学会说‘叼你老母’,甚至还可以不时地回到汕头,在吃鲎粿的小店里把邻桌的学生吓呆……可是,对于一条海洋生物,她甚至都没有胆量把乳头暴露出来。你说,她是决绝,还是怯懦?“

    他说完这个故事,开始把两个玻璃珠和一个高尔夫球在左右手之间抛来抛去,那三个圆形的物件,在午后的阳光下折射出莫名其妙的神秘颜色,有那么一刹那,我觉得自己依稀看到了一点什么玄妙的暗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