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3122269.html

     

     

     

     

     

     

     

     

     

     

     

     

     

     

    跟怪繠繠去掃街不需要掃把,不需要地拖。當然,你若喜歡,可以連相機都不帶去。

    在塞車了大半小時之后雨還是沒有停。真討厭,6月已經過去一半了,但是,依然是每天都準備著把鞋子弄濕。淋雨之后,貌似有點感冒了,說話怎麼聽都不像是自己的。

    走過了中間有鐵路的珠江橋之后,居然可以兜到去芳村。下了橋,發現路人都在望著珠江的遠方。哦,原來有人跳橋自殺了,但是看到流水中打轉的水草和垃圾,又根本看不到自殺的人的影子。一時間不知道給什麼反應好,風挺大的,吹到我一頭霧水都蒸發了。

    回來的路上經過了廣大的芳村,忽然感到這個城市陌生的離譜,無論走過多少次重復的地方,都等于什麼也沒有走到。同時,和怪繠的交談中,不知道為何我感到自己開始遠離自己,就像一次旅行。重新回來看到這個已經不再喜歡沉浸在過往回憶、不喜歡過毫無存在意義的集體生活、不再喜歡一望無際的天空或者諸如此類的風景、不再覺得一些事情很有必要……的人,忽然覺得在做加減法,無論是addition或者subtraction,都僅僅是flutuation罷了。

     

    在川流不息的真實與虛構之間,忽然什麼都是無所謂的。那么什麼才是最有所謂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玻璃島 2007-06-17

    评论

  • 繠,呢個字系咩字,一跎野甘,分唔清筆順...
    回复咬咬小饅頭说:
    呃,係腦殘字,呵呵~~~讀“ray”
    2008-06-19 10:29: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