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们的沼泽之心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31793352.html

    Natalia、Rositta和Christina是我们在Weymouth Park遇上的三个当地女孩。她们在参天大树上捡到了扇贝的贝壳,认为那是潮水留下的纪念品。嗯,我也这么认为。当潮汐来临时,水位会上升到相当高的地方。我没有亲眼看过海潮的气势,但是我想,能上涨到这个高度,应该是挺厉害的。

    她们说要去捉蟹。

    那么大的蟹,有吗?我问她们。比划出阿拉斯加长脚蟹那样大的尺寸。

    嗯……有!特别大呢!她们说。只要把沼泽上的石头扒开,就有好多好多。

    越过一地干燥的杂草,我怀疑自己根本就没有在新西兰。这个地方,是这个小镇最边陲的地带,周围的住宅区里居住的大多是太平洋岛民。龙舌兰张狂冶艳,丛林大火扑灭后,焦黑的草丛仿佛还残留着灼热,我觉得这里像斐济,像波利尼西亚,像阿根廷……一圈圈的红树林,茂密而完整,跟国内那些被划作湿地公园的红树林比起来,完完全全是野生植物的气势。庞大,整齐,有条不紊,沼泽地上都是它们心脏一样的种子。

    一根粗壮的、分岔的幼苗,从心形的种子里迸裂出来。它就是那根大动脉,里面填塞着潮湿的泥土。海浪一卷上来,会把这些种子都冲刷到一起来,围成一道曲线。它们就是下一座红树林成长的根源。

    让我们把摄像机的镜头转移到几个女孩子的脚下。

    噢!你看,蟹!!

    Christina大叫。她们把一块块湿滑的石头掀起,里面钻出许多……比指甲大不了多小的小沙蟹。我黯然失笑,这就是阿拉斯加长脚蟹?哈哈。其实就是孩子的玩具而已。

    她们不断掀开石头,成群惊慌的小沙蟹连挖洞都顾不上,就被她们统统踩死。她们尖叫着,好像看到毛虫一样带着恐惧,随后抬起脚,用力踏在小沙蟹柔软的壳上。我为什么知道那是柔软的?因为我听不到任何甲壳破裂的声音。

    没有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当我凑过去一看,小沙蟹早已阵亡。而它们还没有等到被信天翁、野鸭之类天敌吃掉的那一天。我问几个女孩子,你们又害怕蟹,又要捉蟹,是吗?

    是的!她们说。so scared.

    渺无人烟的沼泽上,红树林的种子静静等待发芽。我环顾四周,海水在你根本不会想去的地方拍打泥泞的海岸。你不会想去,是因为你觉得自己根本趟不过会把你吞噬的沼泽地。可是,我很好奇,好想知道那里的水有什么。就像我想看到红树林心脏一样的种子成长,想看到恐惧感与毁灭欲望在世界边缘交缠的模样。

    她们慢慢离我远去。在泥泞的另一边,她们将继续小孩子的杀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淪陷星期綠 2008-0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