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圓舞曲的後綴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4575196.html

    從我住的酒店望下去是這副景象。

     

     

    走過這條天橋,便是明信片上畫著的維港夜色。 

     

     

    第一天,我清晨5點起床,登上屬于別人的taxi,聽著屬于別人的語言,只想讓Helios的陪伴了我三年的Eingya繼續在晨光中緩慢展露。

    一路上是雨和風。穿過千萬公里的灰色混凝土公路,看到水在路邊低洼處堆積成鏡面。沿途的聲音我一并忘卻,除了交通工具駛過水面的聲音,和耳機里面的毫末聲響。

    過關後是一段半小時的地鐵,直飛尖沙咀。那里是富麗堂皇但并不完美的酒店和聲色犬馬之地,也許只是匆匆一瞥。然后走到維港,看天星碼頭、對岸林立的mansions和Star Avenue,再在夜晚乘雙層巴士繞過旺角與缽蘭街,連中午飯也忘記吃。

     

     

    這里的地鐵站有藍色的馬賽克外墻。 

     

     

    第二天,也是晨早起床;忘記了酒店check out的鐘數與去海洋公園的約定,自己一個人帶上相機登上一輛會爆炸的巴士。是的,這一路上,我也一如廈門之旅般寂寞。從巴士的第二層第一個位到輕鐵再到西鐵再到渡輪,我在想方設法地用可能的方式去更加多的地方。我固然知道這不是以數量取勝的競賽,但是我怎麼能夠控制得了自己的雙腿。

     

     

     下午三點,荔枝角公園。

     

     

    我想輕軌經過重慶大廈的時候應該會很浪漫。

     

     

    元朗某屋村正對著的水渠,居然有白鷺,這讓GZ的環境真是自慚形穢。要知道GZ的水渠都被人叫“臭涌”的!!

     

     

    屯門海灘上的沙子其實和這個世界上很多地方的沙灘都一樣,都會被海水沖出紋理。但是見到海,我從來不在乎自己的電腦里會不會多出很多看上去差不多的照片。 

     

     

     

    你知道嗎?對面的機場有一架飛機起飛了。要去哪里,巴黎或者紐約,為何總是常常跨越我的心。 

     

     

    我去過美孚新村與荔枝角公園,也許my little airport這對小文青真的無意中做了我的導游;我穿越漫長的大欖隧道去離尖沙咀一個小時的元朗,然后踏入彷如一節火車車廂的輕鐵,僅僅為了看一眼據說位于屯門的海灘。謝天謝地我找到了它,靜靜地垂敗在青山懷抱中,有海潮的沖擊與鳥類的盤旋,還有漁人現場售賣剛剛捕回來的海鮮。

    我也去過九龍塘,一個人穿越龐大的又一城,來到後面的Cornwall公園,里面有意大利人在拍電影;我一個人走過一整條窩打老道,見到的僅僅是寂靜的街道將這個城市分割為無數街區……我沒有決心沖入每一個角落,我無法習慣左下右上的英式交通方向,我害怕每走多一步,這個城市都會擴大一分……

     

     

    半島中心里,給人訂造鞋子的阿伯。

     

     

     

    最后又在另一部巴士里重游旺角,亞皆老街緩慢延伸向有海的地方。身邊的那張凳已經空了,陽光透過懸浮的雲層流淌下來,聲音已經替換了一輪又一輪,到最後細數那些自己和自己走到遠處的時光,發現竟然沒有相關的語言可以讓我從這里陌生化。

    我不知道以後還會去多少次香港,也許是無數次,也許沒有以後。我試圖用最簡單的方式將這里都奢侈地縫合在記憶里,包括所有物欲橫流的角落,溫情款款的光與影,轉街過巷如同越過浪潮的傷懷,還有每一個場景都似曾相識,總覺得在哪部港劇中見過的那份微妙情懷。

    而關于攝影,Han問我,為什麼你的照片里往往沒有你自己。也有很多人提出這個問題。

    更多的問題是,為什麼你的照片都這麼無聊,沒意思,只有景物,好像你根本不在場一樣。而這個時代的特征是,每個人都有3分鐘的成名機會,每個人都想自己被highlighted。

    Depeche Mode說,words are very unneseccery,they can only do harm。作為一個常常執著于個人臆想狀態的完美主義者,我偏執于每個細微的地方,并且常常渴望能在生活中無所不用其極。我很難容忍照片里面有不符合我的完美觀的東西的存在。例如,我自己,還有一些已經被別人復述過無數次、或者已經有無數人在講述的故事,因為這些東西的存在,都是對自己的一種限制,阻礙著自己與新環境的交流。

    又或者說,我喜歡向難度挑戰。

    我想我的旅行都會一直與這樣的方式同行,從最簡單的方法開始,到最簡單的方法為止,間或有些小惆悵,但我明白每一個無微不至的風景里都有我給他們添加的一個後綴:ful,而不是less。

     

    後記:

    HK果然是燒錢天堂,但鑒于本人非物欲狂且樂得清貧,shopping一事暫且put off……至于HK美食我看是無福消受,跟韓國人去旅行的代價就是哪怕100HK$一碗“冇嘢到”的“pibinba”(就是石鍋拌飯)都得照吃,就算你明知中國菜真的很好吃、比這個只有辣椒醬和大蒜味道的東西都要好吃……無奈只得半途開溜,深知這些嚴重懷鄉的Korean是不會聽我勸告去吃茶餐廳的。總之這個小短旅有驚喜也有那麼一絲傷感。

    最後想買回一張Eluvium的Copia給自己。但是沒有去成HMV。不知道為何看到滿眼的Mogwai與Radiohead和絲瓜佬,我心里只想念著Eluvium,就像,某些時候,你面對幾乎所有的東西,卻唯獨想念一個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Macau II: 纪行 2010-07-12

    评论

  • 這樣的旅行很別致。
    回复carmille说:
    是,回歸內心
    2008-07-25 14:36:47
  • 你是隨身翻譯的身份去吧...
    我儘量漠視你隨韓國人而去的
    回复13说:
    對于高麗棒子我都比較無語,但喺好在呢排遇人好淑……
    2008-07-14 10:39:22
  • 馒头原来是如此细腻的.
    回复巨人先生说:
    錯覺來的,其實此人好粗鄙,成日爆粗
    2008-07-14 10:39:46
  • 感觉很重庆森林式落寞呢。
    你和韩国人去的?
    回复DAN.H说:
    落寞個死人頭,係我在裝B罷了~~
    2008-07-14 10:41:23
  • 要跳脱一舞刚刚舞就得跟上拍子,跟不上拍子,那BBQ只好找个角落默默地旁观
    回复16说:
    你破壞鳥這個文章的情調!!!!!
    2008-07-13 01:27:07
  • 要跳舞就得跟上拍子,跟不上拍子,那我只好找个角落默默地旁观
    回复ji3wen说:
    或者去揾另一個partner跳另一個熟悉的舞。選擇其一又得
    2008-07-13 01:25:35
  • 看过后我觉得你的文字如同你的照片一样,lost in hongkong、
    我会因为一些旋律而在陌生城市幻想某些情节,
    我会因为某些画面而在陌生城市假想特意迷路,
    如果某天在这陌生城市碰上你喜欢的那陌生人,
    其实他/她的潜意识跟你想一起迷路,
    那样很美。
    回复york说:
    其實這樣的旅行真的很容易蕩失路的 只不過我時時小心
    如果真有這麼浪漫的經歷 我也寧愿誤幾次客機或者大巴
    2008-07-13 01:24:54
  • 照片牛逼得我又不好意思拍照了...
    回复16说:
    扮嘢啦你。。。。
    2008-07-13 01:23:59
  • 牛逼!!
    回复16说:
    我邊夠你牛。
    2008-07-13 01: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