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吊灯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272082772.html

    吊灯。

    罗马式的华丽水晶吊灯。

    我望着办公楼大堂,现在已经是凌晨1点半。又一个亡命加班的日子。干我们这行的,早已习以为常——不得不说,当你在夜阑人静之时远眺30层外面的世界时,一个个跃动的光点会在突如其来的一瞬间激活你体内最浪漫的那群细胞。你走进苍白的电梯,免去了跟任何人打招呼的困惑;电梯门打开,富丽堂皇而又死寂一片的大堂从眼前缓缓拉开时,时间悄悄地把最隐秘的美丽掀开一角。这是只有你才有资格欣赏的美丽。

    外面的马路,传来汽车呼啸而过的噪音。平时,这些噪音太频繁;而现在,它们显得懒洋洋。

    我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堂中间。这里,只有一棵办公室里最常见的藤蔓植物充当唯一的生命。它的叶子永远那么光鲜洁净,仿佛外界的空气从来不曾笼罩在它身上。它本应深藏在某一片历史悠久的雨林里,身边都是遮天蔽日的各色植物与花卉,而现在的它却脱离了所有的背景,就像一张乍一看是立体、挨近一看却发觉仅仅是个平面的打印图片。

    而它不远的地方,一张大理石前台空荡荡地监视着这个不值一提的夜晚。它的使用者,8小时的有效期。它本身,无限。它上面立着一块面无表情的告示牌:非请勿进。我伸出手,摸了摸这片漂亮的大理石,那上面的温度就像我的指甲一样,说不上冷还是暖。

    我的头有些痛。经过连夜的加班,不少人都出现了轻重不一的疾病。有的人心跳加速、眼球冒出浓烟,有人的骨头发出粉红色的光芒,就像鸡蛋被一束光照射进去时,焕发出的暧昧与柔和。而我,头痛。痛得轻快活泼,并不让我感到恐惧;头颅仿佛在思忖如何写一首歌那样。我摸了摸我的头,嗯,它圆圆的,真好。

    凛冽的空气几乎要把我全身瓦解。这个寻常的夜晚,城市的天气反倒有点陌生。我很多年没有感受过如此突然的变化了。气温从23度突然下降到10度,就像飞机遇上了剧烈气流一样。走在空旷又冰冷的街上,我突然有种冲动:不去吃什么宵夜了,也不去什么男朋友家睡一觉了……我想闭上眼睛,在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地方会不会真的像坊间传说那样,一次换一个地方。

    我闭上眼睛。五分钟。在黑暗的场景中漫游。

    睁开眼睛。

    噢,阴冷的大理石地面——倒映着那盏华丽的罗马式水晶吊灯。

    我,醒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在云端 2011-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