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Fi Adventure in Stereo Wall of Sound:杭州三日(三)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1034694.html

    10月26日,從杭州到沈家門

    最後一天在杭州,還是覺得有些遺憾。好像有些景色沒有看,有些人沒有碰上,有些東西沒有吃,有些事情沒有完成,比如僅僅是在那些裝潢講究的cafe里小坐一下午,扯淡一些爛gag……

    那麼只好趁還沒有離開這里,轉戰中山路,順便找一間有點兒名氣的面店。而且,必須在12點前回旅館,check out之後就要登上客車,前往旅途種的一個中轉站沈家門。

     

     

     

     

     

    廢墟在高貴顯赫的南山路後面,突兀得來又有點荒誕,誰叫後面多了幢翻新的古建筑,看上去有超現實的意味。

    後來才知道那個地方貌似是孔子紀念館。

     這般情景出現頻率也很高,尚未來得及清理的工業時代殘骸與維護妥當、儼然全新的重要文物,都可以并存于一個時空,只不過這當然是個曇花一現的過渡狀態;

    很快地,新即是新,舊即是舊,互不相干。

     

     

     

     

    拆拆拆,周圍都話拆,連這干凈企理的白墻青瓦都不能幸免。

    “拆”字還要噴得很精致,看來最後一息也還是要強迫它,呼吸得好好睇睇。

     

     

     

     

    抬頭望去是冷清的長街,轉個彎後也沒有出現新大陸,因為這只是旅館對面延伸出來的一個巷弄。

    不知道是不是南方人喜歡稱巷,中原都喜歡稱弄?這個“弄”字常常讓我想起懷舊的80年代國產電影,在寒冷的冬天,走進一條清晨的弄,便會聽到那些院子的鐵門被推開的聲音,然後一天的日常生活開始于自行車鈴聲中。

    後來覺得這應該就是《17歲的單車》所帶給我的潛意識印象。

     

     

     

     

    在古建筑俯拾皆是的杭州,能看到一些不經修飾的民居,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

    舊城市的淪陷已經無法避免,但這個過程當中,許多滿載記憶的建筑其實也可以獲得另一種方式的保留;

    除了鏟平或者收到官方部門的統一粉飾,為什麼民眾就不能決定它們的生死,決定它們的外貌或者命運?

     

     

     

     

    過街隧道,紅地氈鋪了一路。我走在上面也有些戰戰兢兢。

    一世人可能會走好多條紅地氈,但意義重大的只有教堂里那條,這些塑膠紅地氈又算老幾?

     

     

     

     

     

     

     

     

     

    到了中山路一帶,才驚嘆原來在光鮮的商圈里,還有如此懷舊破敗的景象,

    有些落寞,好像在等待浴火重生,但又無法不被過往的回憶所羈絆。

     

     

     

     

     

    這個曾經風光無限的洋行,沒落之後等人打救咯;

    反正呢度以後可能又會重新成為步行街,每天人來人往,什麼寂寞都會一掃而光。

    回到旅館後,check out。帶上重到攞命的行李,去萬惡的客運站,買94元一張的下午將近4點開出的車票,往沈家門。這僅僅是一個落腳點,為了在明天8點準時坐上去東極島的輪船。

     

     

     

     

    在這豪華大巴上,我趁你訓得溫溫鄧鄧的時候,看了那部國語配音的泰國爛gag片,真的好好笑,你不知道我忍笑忍得多麼厲害。

    耳邊是一堆小清新,看著窗外的天逐漸暗淡下來,我們逐漸地遠離杭州。

    要問我對杭州有沒有留戀?我想,留戀這個逐漸變得高不可攀的城市對我來說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但留戀在這一旅途的開始,各種奇妙的情緒倒是真的;

    如我要loading,因為陌生的場面的轉換會讓我消耗時間來習慣;

    如我也很享受這樣的坐長途大巴的時光,即使有時會很無聊。但是,你知道我點解要講但是。

     

     

     

     

    在客車上度過了大概2個多小時之後,天已全黑。

    我們來到了這個碼頭,必須下車,然後坐渡輪,對面就是舟山市沈家門。

    等待渡輪靠岸,時間又過了一點;我聽著你部MP3里面的英倫浪漫懷舊synth-pop,這個夜晚太他媽的sci-fi了,不真實啊不真實!

     

     

     

     

    一望無垠的,暗夜里的海洋,就在引擎聲音之下,翻騰著幽暗的浪潮,駛往一個我毫無印象的地方。

    夜晚與渡輪,不認識的乘客,一種從未有過的旅行方式,還是會讓我感到恐懼,懼怕那種不可預測的驅使。

    好在,無論風吹得多大,你都是我唯一的connection,聯結著已知的和未知的;

    安全感就不再遙不可及。

     

     

     

     

    公路上的飛馳,與星光同行。舟山本來不大,市中心之外,在夜幕下呈現一派渺茫,我又要loading很長時間才明白自己已經在一個從來沒有想到會來的地方。

    去到沈家門已經是夜晚8點多。

    落車之後,就有三輪車大叔來拉客,我們急忙上了其中一臺,看著那個大叔吃力地載我們穿過這個叫做普陀區的地方。市中心還是有強烈的生活氣息,有干凈整潔的道路,還有燈光迷茫的隧道。我們穿過了多少條隧道,也數不清楚了,因為顧著和大叔拉家常,聽他說這里淡水如何貴,吃海鮮去哪里好……

    到最後,在一間hotel前面停下來。本來是懷著舍遠求近的心態來找一間價錢合理的房間的,怎知道最後才發現這個hotel離我們明天要坐船的碼頭一點也不近……無奈已經付錢了,150元的標間,也算是預料之中。

     

     

     

     

    在hotel room里放好行李後,我們在半升洞碼頭,核對明天輪船開出的時間。

    在這個地方望過去,便是一條如此凄清的公路,右邊便是大海。

     

     

     

     

     

     

    行下行下才發現,走了這麼多路,卻還沒有吃晚飯,于是在路邊一個非常逼仄的砂鍋店里吃了很抵的砂鍋,8元一個,份量超多,并且可以在這小到無敵的店鋪里一邊吃一邊聽那里的人聊天。

    然後覺得,又一個以前覺得遙不可及的夢想實現了,那就是,在一個陌生的地方找個小店,吃便宜的東西也會覺得很溫暖。我又想酸你了,因為這個夜晚來得太不真實太迷幻太無法讓我接受了。

    9點多了,店鋪幾乎都打烊了。這些做游客(乘客)生意的海產店一旦收皮了,整條街就空蕩蕩得可以,簡直是個死城。成人用品店和情色髮廊開滿了整條街,誰叫這條街布滿了大大小小的hotel?

    對著繁忙的港口,睡得貌似不大好,因為就算是夜晚,也在施工……就在晨光乍現之前,我聽到外面的聲音,各種金屬發出的聲音,飄渺地傳來,并沒有被任何事物所削弱。我想起三輪車大叔的話:根本不用擔心,這個地方很少下雨,一下雨人人都樂到抽了。便安心地沉睡,好像做了一個有噪音的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喜欢呢种又搭车又搭船既路程,我总是好中意系路上前进的感觉,不过我系度幻想如果我独自一人系倒数第三张既位置时,应该会狠感到恐惧,哈哈~~
    回复gothictang说:
    應該唔會,因為個位其實好闊。
    2008-11-16 20:29:21
  • 好多文字,好多图片!馒头晚上收皮专心写字!
    回复静风说:
    你慢慢睇啦,第日同靜嫂去happy together的話就可能用得上……
    2008-11-07 11:27:16
  • 这天似是而非的行程,确实有点不真实。
    在转车转船这些方向暗示上听syth-pop,人又觉得更抽离了
    特别站在舟山的街道上的夜景 我想到脑内的经常重复的一段话:
    “这一分钟我站在何地,怎么竟跟你活在一起。。”
    再加上吃一褒暖暖的沙窝,故事气氛就紧紧围绕着2个人了。

    我喜欢这样的陌生感。。。待你次日的东极行程吧。
    回复york说:
    陌生得來,又不至于太出人意表,起碼全都在計劃之內,只不過沒有計劃自己會產生這樣的心情。想和做還是不太一樣~
    2008-11-07 11:26:33
  • D嘢睇起身~好yummy啊~~~
    回复枕头说:
    的確好好吃啊,唔知GZ而家揾唔揾到咁好吃的砂鍋。
    2008-11-07 11:23:31
  • 继续看你们酸~~~~
    回复怪叔叔说:
    主要是我在酸!
    2008-11-07 11:22:51
  • 很佩服同多谢你用文字重现这一路的旅程,谢谢你。
    回复ji3wen说:
    何必客氣捏~
    2008-11-07 11:21:20
  • 坐住沙发,继续回忆。睇到你写D字,我想我可以折埋了...
    回复ji3wen说:
    唔好甘快折埋啦,還有排酸啊大佬~
    2008-11-06 02:2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