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Fi Adventure in Stereo Wall of Sound:寧波微步(二)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1554428.html

    10月30日,落貓落狗

    已是旅程倒數第二天,好天氣的光臨我已經不指望。

    經過一天的雨中漫步,我忽然想起了在杭州還未完成的遺愿:去cafe坐一下午,嘆番杯名字可能很拗口的咖啡(如hazelnut mocha,caramel macchiato等),再聽著冷冷的雨聲(開始的時候指望是暖暖的陽光和木柵欄,看行人走過,一片銀杏葉飛下來,然後說聲:媽的,好文藝啊!)欣賞寂寥的街景,碰一本八卦雜志裝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有些事情總是要在適合的地方做才倍有情調,如去咖啡館。土生土長的城市里,咖啡館的意義與陌生的地方的咖啡館是不同的;熟悉的地方里一個shopping mall和陌生的地方的shopping mall也有著不同的氛圍;更不用說街巷、馬路這些盡顯個性與細節美的交通脈搏。

    鑒于過去兩天的遭遇,我們都做足了功課。這一天的主體雖然圍繞著享樂主義的咖啡館生活,但還是充滿了發現新型病毒般大呼小叫的興奮心情,我們不是也應該時刻抱著這樣一種發現變種猩猩般的心態度過這個lonely planet上的每一個24小時嗎?

    9點醒來,雨聲并沒有減退,但是有個聲音在告訴我:it's time to move on。

    可以一直在旅行,真快樂。

     

     

     

     

     

    貌似已經不止9點了,日不出帝國寧波果然日日落雨,天氣預報一語成讖,我只好極其不情愿地拿走那把爛傘。

    這個房間算是比較舒服的一個了,有只能收到國內電視臺(省會臺,無任何粵語臺)的大電視機,盆栽,茶壺水杯以及不算獨立但也極少人用的衛生間。這個青旅也許不如杭州明堂那麼靠譜,但有一點還是值得人為之埋單的,就是周邊無可比擬的清靜環境,而且難得地不帶多少商業味。

    這個紅木窗口邊我也徘徊過一下下。

     

     

     

     

     

    收拾好東西,當然要上路。

    淅瀝的雨水掠過我雙眼,環繞我的儼然是這里的磚頭的呼吸,從石灰味中滲透出來,時而突破生銹的窗花與門口生爐子的煙霧,最終如同流淌成河流一樣,注滿每條街道。

    以前想到過下雨掃街的好處與不好處,總是覺得前者多于後者。可是如果這條街道也一樣灑滿陽光,還是否有這樣的閃耀,帶點蒼涼的神色,潮濕又冷漠的如初春的憂郁。

     

     

     

     

     

    這里正是別人的家。我們的確是擅闖民居,但卻沒有遭到一番被看成居心叵測之人的質問。

    穿過那仿似厚重的木門,邊是一處再尋常不過的浙江民宅的內部,就像大院一樣結構復雜,偶有木結構。

    這讓我想起GZ的許多老屋結構,其實也有相似之處,只是前者現在保留得已經不多了。

    而在這一帶,不知道是否只有這一帶——這類型的房屋隨處可見,充滿了往日情懷,寧波這座本來陌生得可以的城市有那麼一段時間,使我有種錯覺——仿佛看到了它溫柔得像年邁的漁人一般的心。

     

     

     

     

     

    又可以感嘆下了,寧波哪怕是一條普通的河涌是可以容許白鷺棲息的。

    你若細心一點,還可以看到圍繞水草的那一圈木頭,圍成環狀。我愿意把這看成一份小小心意,送給常駐這里的其他居民,就像畢業生回學校種樹一樣自然。

    而GZ的各大河涌,可能每天都會看到撈垃圾的小船,但是過不了一會兒又重新變成臭涌,收效好像一直甚微,生活污水一直都在排放,連魚都不多條的地方又怎麼能指望看到如此和諧的一幕?

    在這條河旁邊經過3、4次了,每一次都會由衷地喜歡這個地方,這個溫情脈脈的小城市。

     

     

     

     

     

    在看完青年旅館附近的街巷後,我們出發去找那間咖啡館“這里那里”,午飯就寧波菜解決。

    每天飲飲食食的時光都是很讓人留戀的,我不知道有誰不喜歡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安然坐下來吃一次不需要趕時間的本地菜。我們每次找吃的都有點遲疑,不是這個不好就那個不好,最後只好隨便一指:這里吧。

    于是,滿意不滿意就聽天由命。

    這一間店貌似也是這樣被我們選中的,正宗寧波飯店,毫不猶豫地點了圖中的烤菜年糕。

    關于烤菜,寧波姑娘如是說:寧波人做菜喜歡紅燒,連青菜也喜歡紅燒。開頭我以為“烤菜”是一種做法,後來才知道原來真的就是紅燒白菜干,沒有別的版本了。上面有幾塊浙江人愛吃的年糕。奇怪的是,這個油膩膩的口味重的菜是作為涼菜來賣的。

    寧波菜咸,果然不假。

     

     

     

     

     

     

     

     

     

    上面三個東西都出自同一個家伙,叫做黃泥螺。

    生的時候看上去像一粒粒波子(下),不說也不知道這是和田螺一個種類的,還以為是墨魚之類的東西。

    做熟了的樣子和生的樣子相去甚遠(上),用蔥灑在上面,有殼(中),有股腥腥的泥味,但也算下得了口。

    後來才知道這是寧波人超級喜歡的一種海鮮,每個飯店必備。

     

     

     

     

    當地的餐廳都這個樣子,沒有菜單。菜都做好了端出來示眾,想吃那個要問價錢。

    我想,很多飯店都會做個食物模型出來,用逼真的材料做出永遠不會變質過期的各種菜式;倒不如這樣省事吧?如果再加個價目牌就更一目了然,給人的感覺也更像在超市買熟食。

    寧波人的食譜也蠻豐富的,而且蟹很受歡迎,周不時都可以看到一群寧波人在炒蝦拆蟹。

     

     

     

     

     

    我們的餐桌上還有一個不太好吃的菜,用蟹和茼蒿煮成的湯。

    這樣一頓飯,花費也不多,每人20左右就搞掂;而這樣實惠的店子周圍都是,和杭州的高消費是無法比的,于是去寧波旅行也不失為待業人士的一個選擇。

    當然,如果你真的待業了,我勸你別去什麼旅行了。

     

     

     

     

    午飯之後來到的一個地方,經緯不明,名字叫望京路。

    望京路由于雨水的關系,人影不多只,路邊有個廢墟向我們招手。

    進去後,看到這些莫名其妙的景象,不同的東西失去表達自己的能力,只能混雜在一起,交織出一個後工業的童話。

    在不同的地方看不同的廢墟也是一件有趣的事,好比我們對自己生活的變故已不甚了解,轉而去注意一個陌生人的生活的變故,就更加不得其解。在這兩重的不解中,有種本來不在意的距離在拉近,

    然後你也許會輕輕問一句:若有一天,我生活的地方也成為廢墟,再次憑吊,我會不會認得出這里本來的面目?

     

     

     

     

    寧波798?

    走到這個創意園前面,我不禁想,原來我們誤打誤撞地去了個文藝青年營地。

    也是由倉庫改造的,不過規模遠及不上798(我也沒有去過),但好歹也有場展出看,也有不少本地的廣告、設計公司在里面做loft。

     

     

     

     

    這就是一場我覺得比較牛逼的展出,都是大師們的版畫。

    有幾幅是畢加索的,還有一些別的,我都忘記名字了。逛了一下出來,繼續尋找那咖啡廳,你就給我講起了絲網印刷的原理。

    于是,兩個毫無關系的東西就這樣建立了關聯,好像數據庫里兩個本來不相干的變量;

    寧波與絲網印刷,其內在也沒有什麼實質聯系。

     

     

     

     

     

    可惜沒有把門面拍下來。這個當地小有名氣的文藝咖啡館就在望京路,名叫“這里那里”,被我硬說成“呢度果度”

    于是從下午2點到晚上5點,我們都泡在這個非常舒適的咖啡廳里,聽著民族音樂trance後搖,有的沒的扯一堆;

    當然還喝了很不錯的曼特寧和mocha。

    這里會讓我想到廈門那一溜文藝咖啡廳,比那些商務休閑咖啡館多了份私家書房的感覺,雜志堆里有那麼幾本讓人讀了就放不下了。

    當然很多人,就像我般膚淺的,喜歡裝有文化有品位的,會在這樣一些咖啡館看八卦雜志,并且是過期那種;

    端莊地拿咖啡杯,津津有味地閱讀每一行字,還要邊看邊驚奇地大叫:哇!怎麼莫文蔚和馮德倫在拍拖?

    後來被人提醒:怎麼了!他們不是早分了?

    一看雜志日期,嗯,2006年的。

    我就是這樣的人,笑(臉紅)~

    我們看了好多雜志,玩無聊的自拍,當然還要在留言本上畫畫,廣州影相到此一游。

    咖啡館的老板相當好人,我神情嚴肅地推薦各位待業又要旅行又要去文藝咖啡館的人來這個地方。讓人回味無窮。

     

     

     

     

     

    時間不早了,因為天黑了,還是因為你的手表指針指向了7點8點?

    其實兩者皆非,事實是寧波天黑得很早。4點半開始,就已經進入所謂的傍晚了。

    在咖啡館坐了一下午,晚上我們選擇去一個消費主義的世界,叫做天一廣場;

    大型shopping mall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主要是聽說那里新開了間Uniqlo。結果逛了一晚,也沒有發現這個店子,後來才知道我們吃了炸糊。

    但是寧波當地的時尚業比廣州還要蒸蒸日上,b+ab、Olive des Olive、Eland這些廣州沒有的店這里都有,廣州有的Miss 60、Mango這里也應有盡有,街上的人們穿戴得一點都不“撈”,整體感覺和寧波這座溫柔優雅的天平座城市一樣不溫不火。

    說到飲食文化,有一點終于得到印證:M記在外省果然不及K仔有地位,在GZ看到的有M必有K的情況在我們所到的地方都是扯淡(東極不算,那里兩者都無),誰叫M叔叔只會做換湯不換藥的漢堡?另外一點,簡單的東西還是吃遍天,明明離重慶很遠,離蘭州也不近,麻辣燙川菜蘭州拉面卻10步就有一間,而廣式腸粉店之類就無影無蹤……

    旅行讓人養成了比較的習慣,但是這比較總歸一種個人思考,褒與貶,都是不同的文化所獻上的見面禮,就像一個人敞開心扉之前的小動作小神情一樣充滿暗示意味。兩天下來,寧波是怎麼一個地方,在我心中略見分毫,我不後悔那天在天一閣說我愛寧波然後被保安笑我是小孩子。這個地方就以一種低調的溫柔,將我深深地fascinated。

    分享到:

    评论

  • 果然去左宁波呀,我觉得依到系一个令人想住落来的城市,不过有机会我应该吾会再去。地文同相越来越文艺拉~~~^_^
    回复sheng说:
    有機會我會再去嘎,呢個地方太多美好的回憶了。
    話說,文藝是我面具而已,我係咩人,你知道嘎。
    2008-11-22 02:54:21
  • 一見到葛只甜包我又想笑啦。
    葛日真係笑抽了。

    ..."後來發了毛"...
    回复sta说:
    你又笑到抽?我當時真係覺得好雷啊,隨後那個包葬身垃圾桶了,可憐~
    2008-11-22 02:53:02
  • 在这天看到这雨不是一般的小
    一天在半咸淡文艺装B的地方流连满足一下还是好的。
    感觉就是城市画报里面介绍的各城市内的文艺生活。

    但那老虎头依然发现中国处处都是超现实~!

    ps:Eland,广州有好不好。店铺装修我觉得有少少鸡,产品还可以既。
    回复york说:
    難道是因為在城畫呆著,所以欣賞品位都有果度的風格?
    不過我覺得呢種仔細品味每個城市的方式幾好啊,總比那些行過留影的好了,起碼發掘到好多私人的東西。而不是跟隨主流去將名勝風光都瀏覽一次然後拋開。
    老虎頭那里還有很多超現實的東西,只是我沒有把每個場景都記錄低,簡直是個大雜燴,可以揾到好多生活的痕跡。
    Eland和B+AB其實GZ都有的!= =是我錯。Fornarina總沒有了吧?寧波有!
    2008-11-22 02:52:05
  • 咁样抢沙发都有噶!
    实在按耐唔住,要讲句。。
    “顶!我都想去relax啊!”
    回复Billy说:
    你成日飛來飛去,係時候欣賞下呢個世界的美麗啦。
    2008-11-22 02:47:51
  • 沙发先~
    “呢到果到”绝对是killing some time的一流地方。老板凌辉让我这个初次见面的游客倍感亲切。
    ps:烤菜真不是一般的咸。
    回复ji3wen说:
    呢個下午真係難忘的好時光,我覺得time唔係比人隨隨便便kill的,而係精心謀劃甘“murder”的。
    其實我幾鐘意烤菜啊,第日學下點整。
    2008-11-22 02:4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