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i-Fi Adventure in Stereo Wall of Sound:寧波微步(三)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1589902.html

    10月31日,陰有dogshit

    這一天按schedule來說,是這次旅行的尾聲了,每到這個時候都會喜歡做一些回顧,在睡覺之前想那麼十來分鐘,這麼一想就擾亂了記憶與現實世界的連通,實實在在發生過的事情反而變得又飄渺又遙遠。

    如這個東錢湖,更加讓人懷疑其真實性,直到離開,我才料到我們來了一個如此牛逼的地方。

    但事實上這只不過是一次名勝邊緣的迷夢之旅而已,因為并不在意料之中而顯得撲朔迷離。

    其後也證實這個地方成為最值得人細細回憶的地方。那里的一切,給予人無法相遇的感覺,就像一座神秘而華麗的城堡,你只能去一次,待下次有心尋找,早已消失在世界的盡頭。

     

     

     

     

     

    這個早上照舊是彌漫著細雨的,經過一夜的考慮,我們決定出游東錢湖。

    東錢湖這個地方離市中心頗遠,需要在寧波客運南站轉車,相當于坐兩部車,皆是從總站到總站一樣漫長。早上10點多還好,沒有上下班高峰期,下午5點多返回的話在路上要花上2個多小時。

    就在這樣一趟公交中,做伴的是時雨時陰的天色;穿過各種工業區,才發現原來海曙區一個區也可以大成這樣子。

    忘記說明,寧波其實也有好幾個區的,只不過區之間實在相距太遠,而誤以為海曙區就是寧波的市中心。

    東錢湖所處于的區名叫鄞州,坐車的時候我還誤會是另一個市了。

    車開了1個多小時後,不知道誰喊了聲“到了!”

    我們驚奇地往外看,湖光山色躍入眼簾~啊,多麼怡人的自然風光!我們高興得不得了,

    MP3里林一峰忽然唱起了“一畢業就等于失業”。

     

     

     

    這一帶渺茫的水域就是東錢湖,說它是寧波的西湖也不為過,但地理位置就偏僻許多了。

    遇上這種日子,不可以不說冷清。

    而作為一個旅游景點,其運作模式也大同小異,包括收費景點和度假村。想想這地方也沒多大意思,我們也就沒有進去景區,而是看中了它周邊的一帶古村落。

    其實,這些突然成片出現的古村,才是最吸引人之處,也是車子到站之後最讓我想第一時間飛奔過去的。

     

     

    這里的確又是一個可以拍糖水片的地方。

    若非我的小數碼太削,我相信也可以誕生許多沙龍相……可惜,後來發現鏡頭有一點潮濕,所以成像有點朦朧美……

    門泊東吳萬里船?這意境也夠濕人們琢磨吧!但是請忽略那人造假山和鋁合金窗!

     

     

    東錢湖面上,似乎有一項演出要舉行,工作人員劃小船去布置水上舞臺。

    忽然覺得這個情景是如此孤獨,簡直是屏蔽了一切城市的發聲,自成體統,微妙地進行著與世界無關的大計劃。

     

     

    進入這條名位陶公村的老村,時光在冷冷的雨滴中縈繞著往日的泥土,黑色的種子發芽,舊的年華顯得頹敗荒涼,像耄耋老人般喪失一切溝通的欲望。

    那壁畫上兩個小孩還要指一個什麼也沒有的地方嗎?

     

     

    老到奄奄一息的大屋前面,一只眼神悲傷的白狗;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地方讓我感到莫名的傷感。

     

     

    到處都是石榴樹,大得可以拿去賣了。但還是有許多就此爆裂在樹上,又或者熟到腐爛掉。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石榴也可以長得這麼大的,也可以隨處可見。

     

     

    每一條通道都和這里差不多,兩邊是頹唐不堪的老房子,盡頭便是青山連綿。

     

     

    開始的時候看到這些水缸,不知道有什麼用途,以為是用來放骨灰的……

    後來才知道,原來每家每戶都有,用來蓄水的。

     

     

    小情景,情花開。

    BQ,送朵玫瑰花給我吧!

     

     

    這個是貌似已經停業了的面作坊。

     

     

    走進內街,到處都是這般光景,老屋密布,杳無人聲,就像進入一個龐大的夢境里。

     

     

    禁閉的大門可能只是暫時,萬一到了全盛之日,又會是怎麼樣的熱鬧非凡。

    我相信有那麼一段時間,這里一定是人來人往的,人們衣著樸素,用土話打招呼,陽光在他們的髮際蕩漾出光暈。

    而那時候,不知道是多少次地球公轉之前的事?

     

     

     

     

    這里的村民生活,平淡又簡單,看到我們兩個陌生人也不回避,還讓小孩子對著鏡頭笑。

     

     

     

     

    岸邊又見紙巾花。

    再蕭條的地方,也總有繁盛的一面,世事也無絕對;

    如果有一天地球上的人類突然消失,那麼剩下的日子都將交托給花草,及其他生命自由生長,到城市文明面貌已不可分辨,也還是有不朽的聲音,在風與水的流動之外驚動這個宇宙。

     

     

     

    又是孤獨的情景,一葉扁舟;

    這里越發變得凄清廣闊。

    只是,偶然遇上的在岸邊讀英語的年輕人,讓人思緒不免走太遠。

     

     

     

    沿途都是這樣的建筑與通往山坡的小路,唯獨人也不多個,想懷舊者絕對buy這個隱逸的小村莊。

     

     

    又是一張可以做明信片的糖水相。

     

     

    凝視水中央,我們都想知道哪一天可以有適合啟航的好天氣。

     

     

    這種廣州年花在這里簡直是俯拾皆是,自生自滅,美麗得如此哀艷,每一支都煢煢孑立,就在這些沒落的舊房子面前獨自搖曳。

    如果世界末日的戰火。

     

     

    石板街將人帶到更多古老而神秘的角落,這條古村也出乎意料地延伸往更多日久失修的記憶里;

    這里的老人看到有我們兩個游客,都紛紛從家里走出來看。

    看到一位位年至古稀的老人臉上所流露的惶恐,我心中也會顫抖一下。

    基本上,年輕人都不會呆在這些地方,空屋子最多用來出租,給東錢湖旅游區工作的年輕人們。

    有時經過他們的家,看到電視機還開著,才算是找到一點與現代文明連通的證據。

     

     

     

     

    生活就是這樣瑣碎。有多少人還懷抱一腔“歸隱田園”的抱負?

    也許可以來這里,用微薄金錢租下一套老房子,過上這樣的簡樸生活,間中寫寫詩畫畫畫。

    但是你也不是陶淵明,不想太早解甲歸田。怎麼說服得了自己長期與青山為伴,而不去親近霓虹燈與夜店?

     

     

     

     

    留意一下,這幢房子已經老到歪斜掉了,木質結構就這樣淪陷。

    可以與旁邊那房子作個對比。

    而這樣的房子,也還是有人住的,比如那些上了年紀的人們。

     

     

     

     

    就在我影完一幅空曠的景色之後,這個三輪車夫不失時機地進入取經框,那臺三輪車就這樣將空間占滿了。

     

     

    走啊走的,就到了一個候舟亭。

     

     

     

     

    在某個視野里,我們看到了屹立在山頂的那棟神秘建筑。

    黃色的外墻,沒有玻璃的窗戶,剝落的油漆,還有它身邊的參天大樹,加上朦朧雨簾,簡直有如細菌工廠一樣怪異到無以名狀。

    我們拾級而上,去尋找這個遺失的角落;

    半路上經過一居民家,所養的小貓都探出頭來。

    這個時候是當地的小孩放學的時間,因此這寂靜的街道上有了生活的氣息,匆忙又溫暖,不再如剛才那樣冷漠而古板。

    有個好奇的小孩也跟著我們一起去看那神秘建筑。

     

     

     

     

    走到它跟前,還是被它震懾住了。

    倒也沒有什麼邪異之處,只是由于其龐大的孤獨感,厚重得如同天上密雲;

    我覺得這一生也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

    面前的雜草叢里,一只狗一面玩一只漏氣的足球一面看我們在YY這建筑物的身份。

     

     

     

     

    如果廣影來到這里拍照,一定有排high的,

    可惜那個時候我手里拿了傘,覺得很狼狽,也沒有覺得很high。

     

     

     

     

    正欲拍下這里的蔬菜和燈光的時候,一個阿伯很不滿意地阻止了我的鏡頭。

    我聽不懂他說的話,只是勉強聽到他說:經濟困難。

    也是,這個地方充其量就是一個比較遠離市中心的村莊,也許根本就沒有什麼特別,在中國成千上萬個村莊里,總有很多是這樣封閉古老的。

     

     

     

     

    後來發現了一幢與剛才所到的廢棄建筑差不多的,看上去簡直就是前者的鏡像;

    遠遠看去,就像一個陰魂不散的惡夢。就像夢中的情節,無論如何都走不出一塊巴掌大的地方,而那鬼影幢幢的建筑也像永遠在你前方一樣陰魂不散。

    當然這只是我多慮,這里其實不過是一個學校的廢墟,不知道什麼原因,這里丟空了一段相當長的時間。

     

     

     

     

     

     

     

     

     

     

     

     

    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下午5點了,再不走天就要黑了……我們決定回到汽車經過的那個廢置工廠,一探究竟;

    身臨其境,頓感空曠孤獨中異軍突起的陰森與悲傷,讓人不能再靠近。

    就像一次夢的追溯,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去了什麼地方;仿佛被遺棄在蒼茫的森林里,時刻面對逼人而來的寂寞以及種種幻象。

    最後我們乘車離開東錢湖,可笑的是,本來沖著這個旅游區而來,最後成就了一次出乎意料的古村游蕩,簡直是太妙不可言,就算是要收門票我也給得心甘情愿。只是這個過程太多無法預知的東西,我又不得不loading以接受它們的存在。

     

     

     

     

    嗯。這應該是我們在寧波最後一次吃晚餐了;

    7點多,在城隍廟吃露天麻辣燙,吃到一半就開始下雨了,我們倉皇躲避,就去了酒釀丸子。

    這一碗酒釀丸子我們吃了幾乎1個小時都沒有吃完,因為一直在當它玩具……

    事後回憶,還是覺得唐突和不可思議,怎麼這樣就發生了呢?

    是啊,怎麼這樣就發生了?

    怎麼突然就完成了這趟又乘車又乘船,周折不已的逃避現實之旅?

    為什麼就這樣我們完成了對三個陌生的城市的匆匆一瞥?

    為什麼會有你這樣一個人,肯和我去這些聞所未聞的怪地方?

    為什麼天黑了天亮了就是一天的完成,然後我們又要準備一次鄭重的回歸?

    我到底還是不能確鑿地相信,這些路,就這樣消磨在腳下,明天下午2點的火車也許已經從今晚開始等待我們回家。

    分享到:

    评论

  • 这个地方感觉真是好正,又配合了烟雨凄迷的天气
    回复rayray说:
    這個地方是我去過的最牛X的地方,好似死城一樣~!
    2008-11-25 20:13:26
  • 这个有排high的地方真牛逼!!劲像电影场景,
    勾起的我的出游欲啦,好,我翻翻我那本砖厚的《中国自助游》
    回复54说:
    加油啊,下次看你的牛B相
    2008-11-25 20:12:29
  • 在最後這個鳥無人煙的古村似乎拾囘趣味,抽離甘又再悠然而生

    點解成日都係“一畢業就等于失業,”我其實又幾中意聼e只歌同埋D詞~
    回复york说:
    雖然,呢首歌的出現真係純屬偶然,但不建議多聽,好容易比佢開口中~~
    呢個古村莊算夠雷的,一路上我都在“哇,哇~”地感嘆。城市人未見過甘嘅大場面啊,失禁失禁。
    2008-11-22 03:00:36
  • 5使怀疑,你已经load左满满一箩筐记忆翻来了。
    下的所有雨都是为这个饭太死稀的旅程加添了一层迷蒙。你能见到但却无法走的太近,看不清。走过的路,现在回望已经难觅踪影,只能靠照片上的影像来想像,但走过江南土地的那种细软质感,我想只要闭目细想,还是会让你重回旧地的。
    回复ji3wen说:
    每次我看返呢D相,都覺得意猶未盡又覺得重溫舊夢,但這只是好多好多好多……次旅行其中的一次而已,甚至說它是個開始都未為過,還有好多地方想去的。重慶,北京,新疆,青島,海南……都帶我去啦,我鐘意坐車坐船同聽爛gag~very much
    2008-11-22 02:5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