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还在写没有人会看的文字 - [manuscrip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36894486.html

    想不到潮流的巨变发生在短短的3年间。在微博兴起的4年前,我们失去了写长篇文字的能力;而在微信兴起的3年间,我们最后的耐心也被彻底榨干。没有图片的文字不值得看,没有言简意赅的幽默表达的文字也不值得看。累赘臃肿的深沉思想,价值远远小于短平快的插科打诨。打开以blog做结尾的网站,你看到的文章已经自2010年以来就不再更新。这种变迁,让我哑口无言。

    在文字这行业里厮混,对文字的美与力量,我自然有着自己的标准。那是一种足以让人想入非非的神秘魅力,我也无法解释这种魅力的来源,也许是用了一个我喜欢的词,也许是用了一种有趣又新奇的排列组合,也许描绘了一种既寂寞又美好的意境。出其不意地被击中的感觉,比中了大奖还要高兴。像我一样感性的人,应该庆幸自己曾经经历过一个以描绘美好、幻想为乐趣的年代。那是2006年到2010年左右的一段短暂时光,初尝互联网社交平台的人们被前所未有的分享欲所洗刷,好的音乐、好的电影、好的书籍也纷至沓来,从来没有被这么多新鲜事感动过的我们都疯了。文笔不好,不要紧;见识有限,不要紧。唯有共同的感官经历能维系我们的心。所以,那时候的写作者,无不徜徉在各种深邃、迷幻、清冷、沉郁的文字氛围里,相信幽暗的语言是每个人的死穴。

    从暗到亮,我们的文字风格、影像风格就是如此演变过来的。被安妮宝贝影响过度的人们不表现自毁、痛苦这些内容就不安乐;被岩井俊二迷倒的人们冲着模糊泛白的日式小清新路线一去不返。但是,无论是暗还是亮,几近奢华的形容词堆砌、放肆无度的场景描述,形成了这个年代鲜明的表达自我的特征。幸运的是,那时候大家是严肃地玩弄文字。文字,依然有它的显赫地位。

    而微信朋友圈的兴起,“严肃地玩弄文字”这一让无数人找到社交坐标的行为,突然一落千丈,成为了让人患上社交恐惧症的源头。写漂亮的文字,意味着被接地气的草根朋友们忽略,一个赞也集不到;只有写大白话、搞笑的网络语言,才能让人获得一份可怜的认同感。文字的社交意义,在2010年至今,成为了深度社交化的产物。但其实,文字风格作为一种身份认同,难道不是由来已久的吗?

    严肃而神秘的造作描述、戏谑而明快的网络语言,两个短暂的跨度浓缩了科技的巨大变迁。说不好自己更喜欢哪一种。身在社交洪流里,哪一种语言风格都有着相似的社交意义。只是,在内心的深处,我相信严肃的、不那么快餐的文字,写出来,不但充满了敬意,也是最真的自我的流露。嘻嘻哈哈的网络语言,也许只是你为了取悦别人而戴上的面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