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声沙丘 - [fleeting youth]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5234333.html

    过去的一个月里,如同进入一个兵荒马乱的时代的尾声。一切都要暂停下来,为一个节日腾出一点空间。

    那时候一定要将所有恍惚的神情都抛在脑后,然后努力告诉自己坏运气也不外如是。张扬的绯红色,让人冷静的蓝色,仿佛呈现世界上最美妙一面的春分之前的绿色,鼎盛的庙宇里面的香火,家里新买的葱和生菜……一切都是有备而来,但又只有一个星期的生命,如同赶快完成一个重大使命,就马上落幕安眠。

    这以后,迅速抛开一切空想念头,就如将时间扔掉,只是它也会留下一道发光的水迹。擦亮了某些充满憧憬的日期。

     

     

    那天路过正在搭建中的海印花市。气温是螺旋状上升的。我想我没有将围巾戴上吧?

    在盛贤呆了一上午,我饶有兴味地看忙碌的工人与逐渐成形的花市,就像看到一只动物从骨头到皮肤一样一层层生长。到最后,当所有的灯亮起,它就在一瞬间内拥有了熠熠生辉的灵魂。

     

     

    长这么大的人还没有坐过飞机,最多的一次也只是到新机场绕了分外漫长的一圈,然后一无所获。

    除了空旷就是空旷,只因这是一个沉默的遗址。

    随时等待谁不小心闯入,像滑翔过的飞机一样践踏新旧交替的证据。

     

     

    据说远景路是棒子一条街,随前往,并念念不忘那里的小众棒子料理。谁知道没有“棒子城”的景观,反而是貌似朝鲜餐厅的物体内有得吃雷过雷锋的“狗杂拼盘”。

    我当然不敢吃,沿路折回。

    随后偶遇阳光下的庭院。锈迹斑斑的水泥车与陈列在平淡世界中的所有静物,就像无声息地扑灭我心里那把暗淡的火焰的水。

     

                  

     

    可能菟丝子一早忘记了什么是根,因为它也根本不需要,而有些树就算是已经穿出土壤而生长,也是死也不会忘记自己本来是应该有发达的根系的。

    而且这根也不喜欢纠缠自己的存在形式,只要有可能,愿意改变一些外在的东西去维持内心的精神。

    所谓大丈夫能伸能缩。这也常常鼓励着我,当然,可能还包括其他穷人:

    有钱的时候可以去杭州上海奢侈腐败一下,如果你待业了又要去旅行那干吗不选择宁波舟山?

    无论贫富优劣,人总要活得有追求。 

    (camera:FM2)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那時候 2008-02-15

    评论

  • 我一打开你blog就死浏览器.
    回复Leaf说:
    应众要求,换返以前的老饼啦。
    2009-02-18 22:54:41
  • 大丈夫?あなたの足は大丈夫ですか?
    回复ji3wen说:
    大丈夫です~
    装逼佬。。。
    2009-02-16 00: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