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ew state,free state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5863423.html

                     

     

     

    有时觉得一台相机可以理想化很多生活的真实。但是事实上谁不想自己住的地方可以像个漫无边际的游乐场呢,有无穷无尽有趣的旮旯。

    晌午已过。坐265巴士去到总站,就是新洲码头。珠江的对面就是去了三次的长洲。但是这一天我们没有去长洲,话题一转,转进了新洲的街头巷尾。

    新洲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有点没落的老式生活区。街上的店铺都已经关门大吉,招牌摇摇欲坠。一阵风吹过,路边的石栗树(忘记了是不是这个名字)都在落叶,空荡荡的路上人迹寂寥。所有的建筑,商店都像空降于上个世纪中期,就差没有出现供销社了。

     

     

     

     

     

     

    这是XX路车的总站,不是265。无人看守,独自停泊在安静的路边。

    看上去是抽离出现实的喧闹与焦虑的。但是很快它就会驶过一个个城中村,回到市中心,将忙碌的生活到处传染。

    那时,午后2点又有剩余。温煦到几近初夏的阳光,有点涣散,无精打采。BQ说,这些文艺小青年就喜欢理想化一些很普通的场面。

     

     

     

     

     

     

    比比皆是,这样的环境。仿佛居民都逐渐抛弃了这个边缘小镇,兴味索然。

     

     

     

     

     

    你没有看错,那些是茶壶。

    恰好在一条无名小路上看到,堆积如山的茶壶上面长出石榴树。像装置艺术品一样,重重复复的非理性场景。

    石榴又开始熟了,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说,什么时候才爬完生活中的这座山呢?

     

     

     

     

     

     

    从新洲的这边出来,过了马路就来了那边。欢迎我们这些唏嘘的影相佬的是一个旅馆,向阳旅馆。

    我刹那变得很兴奋,可能因为黄色墙的建筑物是我的一种情结所在,也是某种童年记忆的再现吧。但是如今要找到一个纯粹的像童年重现的地方,并非易事,太多的杂质、不相关的情景的生硬拼凑总是无法容忍一些回忆的完整。

    不过,逐渐深入这个奇怪的地方,却有不一样的风景。

     

     

     

     

     

     

    正如akuma所说,这是一个充满80年代气息的小区,残留着社会主义的美好理想。但是也不要太浮想联翩,里面也一样有穿Vans板鞋的Emo小子,也一样有在出租屋里在QQzone里面打火星文的非主流。

    这么一个球场实在有点北方味,我是不自觉地将那些老大爷当作衣着臃肿,说普通话分外溜的北京大伯!

     

     

     

     

     

     

    再向前,转左,赫然看到一幢残废的大楼。原来是个技校的旧址,但是现在俨然成为了废墟上的游乐场,任何人都可以在里面做任何事——打羽毛ball,踢football,放炸弹,等等。

    这个是空置的大礼堂。里面光线幽暗,地上一片狼藉。而那个已经衣衫褴褛的木地板舞台上,一群师奶正在打羽毛ball,超现实,又是一幅胡来的超时空剪贴画。尤其让人觉得唏嘘的是,地上布满了电影胶片,随便捡起一张,都可以窥看过往的蛛丝马迹。怀旧的力量一下子在这里膨胀到极限,我知道每个人都要被一些理想的光环笼罩一下,之后破灭也要显得无助一下。

    在光明与黑暗中,一轮轮复兴与破落,都会留下一些啼笑皆非的证明吧。

     

     

     

     

     

     

     

     

     

     

    又是一通暴走,辗转着来到黄埔村。

    到达黄埔职业技术学校时,已是近黄昏;Kmini也就迈入了暮年,对于摄影这种高难度动作表现出强烈的不良反应:闪光,曝光不足……谁叫它是傻瓜机?我恨自己不把FM2带出来,无法记录这样一个很迷人,很安详美好的瞬间。

    那就是,在这个陈旧学校里,尚且有这么一个小天台,居然悬挂着一个救生艇模样的小船,在逐渐黯淡下来的穹苍中仿佛正在启动,缓缓向那坑坑洼洼的淡黄色月球驶去。而上面没有乘客,它是如此孤独,但又自得其乐地沉浸在一番飘飘然的浪漫幻想里。正如一个出其不意的,道听途说的童话,它会离开这里的,在漫天繁星的夜里进入光怪陆离的小宇宙。

     

    而后华灯初上,小村镇里也有夜间生态。新洲,黄埔村,重点已经被我丢失了。我只能,只愿意将它们当作一些有点儿忧伤但不失小情调的隐蔽公园,在工业文明的蒸蒸日上之中维护着一点儿微不足道的寂寞的美好。

    分享到:

    评论

  • 那山茶壶确实像一堆骨瓷,白得刺眼。那个礼堂真的好唏嘘~
    回复ji3wen说:
    唏嘘的影相佬,我们去做运动吧
    2009-03-03 19:24:13
  • 我看错了,以为那堆茶壶是一堆骷髅
    回复akuma说:
    哈哈哈,係咪死剩把口那种?
    2009-03-03 19:24:27
  • 去了那么多次
    居然没有进过仓库
    回复Funny说:
    那不是仓库啊,是个礼堂~!
    2009-03-03 19:24:43
  • 我要贴一张同你一样的仓库内部~!
    回复york说:
    好睇啊,贴啦!
    2009-03-03 19:2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