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nuscript I - [manuscrip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8171884.html

    ·潮濕季節又到,空氣悶熱,身上流出的不知道是水還是汗。回顧過去一個星期的工作,又堅定了決心。這個世界上太多意見了,經過一番綜合之後,還是相信參考答案越多其實就等於越無參考答案。這個時勢留給每個人的路都很有限,但坐以待斃無疑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

    ·攝影是什麽行為?記錄生活以免忘卻,留下一點美好的痕跡,或者是作為繪畫的延伸,是一個寫意的利用眼前資源進行再次定義的過程……是的,客觀存在的事物一旦加上界限,就等於加上攝影者的價值取向或者主觀的解釋。但是,在一個表達方式自由的年代,主觀價值觀的散播遠遠容易于對客觀事物的觀察、尊重與理解。所謂一葉障目,不見泰山,氾濫的個人主義是一種暴力。隨意是宣洩,但不假思索,當快門是沙包的lomo主義,是不是一種合理的對傳統攝影的意義的顛覆,我不敢苟同。在這個人人能當藝術家的當下,它其實是中庸之道,不過是為懶惰而加上的藝術化光環。

    然而,現在做這樣的結論,也自感未夠資格。只能自勉,勿將小情緒小清新看成攝影的全部。

    ·王小峰說,“在一个没有音乐的年代,还写乐评是件可耻的事情。”

    音樂的死亡有幾多種形式?1,山寨化,原創的地位被動搖,版權意識淡薄;2,大眾化,迎合大部份聽眾的口味只會導致藝人的隨波逐流,委曲求全的心態很難突破現狀;3,商品化,當音樂成為時尚產品之後能不成為官方喉舌或者繡花枕頭?4,Buddy Holly死了音樂就死了。還有多種多樣的死亡,不一而足。

    而上面的種種都在同時發生,並行不悖,我們還需要樂評嗎?翻開音樂雜誌(事實上,我們現在連音樂雜誌也不需要買),有價值的樂評還剩下多少,有多少是軟文或者酸文。或者我們不需要被啓蒙,因為已經自詡聽遍天下cult樂;但是誰不想能夠繼續拜讀像Sin:Ned時期MCB所湧現的一批好文。寫音樂,除了大環境,個人素質當然很關鍵;大的環境已是崩壞如此,讀樂評又能起到什麽作用?又評出了什麽結果?也許只是自戀者的小圈子趣味的集中展覽罷了。

    · 楊乃文新碟Self Selected,翻唱的盡是老歌;很多時候發現自己對新樂隊的辨認程度每況日下,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從90年代或者之前的歲月裏面深入挖掘,試圖代入那些曾經青春的音樂的角色,Britpop仍舊年輕,post-rock形神具備,trip-hop初成氣候。到底有必要嗎,黃耀明翻唱了Teardrop,Bittersweet Symphony或者更多,楊乃文又通篇集體回憶,但是自己接觸西方音樂,也其實是2000年之後的事。一轉眼發現,已經根深蒂固的是那些時代所留下的印記,足以成為如今音樂的所有來源。聽經典,是我以前尚未理解的,而又很重要。

    ·大概每位女生的夢境里,都有一間甜品店。但我的夢境里,卻常常出現憂傷的電視機,點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