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公園前 - [echoing twiligh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39424034.html

    Veronique踏出辦公樓的旋轉門,不免抬頭望了望天空。這些日子以來,天氣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壞過。

    沒有風,但是下雨。

    這個平淡到無以復加的黃昏的6點半,上班的人們陸續下班,遠處的工廠傳來微弱的機器撞擊聲。馬路對面的車站開始熱鬧起來,一輛輛巴士經過,碾在積水坑上,激起一片片微弱波紋。各種各樣事物,有各種各樣顏色,只不過紅色和藍色始終閃爍得異常突兀,Veronique常常無法將視線集中在這兩種顏色上面。

    入夜之前,燈火次第點亮,滿眼望去都是這樣的。堅定的霓虹燈,高樓聳立的道路,雨或者大一點或者小一點,然後地平線上就會起霧。

    她還是覺得腳步飄忽。仿佛沒有了內在的方向盤,又或者地球的南北極失去作用。

    她不知道要去哪裏。

    於是,像很多年前一樣,她又重新走進了一間咖啡店。

    咖啡店向來不是快樂的代名詞。不是因為Carson McCullers的緣故,也不是芬蘭電影帶來的消極印象,只是這裏若有若無的慰藉感覺,向來都是和亡羊補牢一樣有其哀傷之處。

    她沒有走上閣樓。只是挑選了臨街靠窗的座位。傍晚的飲品,在menu上四處搜尋,未果。waitress說,為什麼不試試杏仁mocha呢,新出品,喝了會讓人心情舒暢哦。

    “喝了你以為會飛嗎?”Veronique輕微點了點頭,手指無意識地在桌布上畫圓圈。她想,這裏附近,大概有人會兜售一種吃了會不分晝夜,時間延長的奇怪飲品吧。

    她這麼坐著,關了手機。時間終歸還是在緩慢流動,流過每條路,流過玻璃窗,一縷縷聚成簡約的河流。燈光漸明,雨聲混在咖啡店的音樂裏,如同糾纏不清的麻花,天空逐漸化作一片深藍。Veronique看著路中心的水花,一些破碎的樂章在心扉奏響又停下。她想不出一個更好的方式,去驅散那些紛擾的雜音。

    失戀而已,有什麼大不了?她反復地讓這句話出現在腦際,每個字都像霓虹燈一樣,閃爍光輝,讓人無法避開眼光……失戀而已,只是失戀,只是一點點孤獨,一點點落寞。一點點麻木,一點點冷寂。一點點地,無緣無故的,卻凝結成巨大的一團什麼東西。嗯,也許,那是黑洞吧,傳說黑洞連光芒都可以撕裂。

    Veronique一遍一遍地回憶逝去了的所有感情。1,2,3,4,5。5,4,3,2,1。如果說,2 wrongs make 1 right,那麼,5次,一定要遇上第六次才等於三個rights吧。她苦笑。

    如果會有第六次,我會寫一篇小說,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這個城市。

    小姐,你的杏仁mocha。

    不知道為什麼,話音剛落,Veronique仿佛聽到熟悉的一句——“公園前到了。請落車的乘客在後門落車。”

    有那麼一刻鐘,那些愛情的碎片都被猛烈的一股龍捲風卷上茫然的天空,殘酷地插在一切美好事物的最柔軟的部分上。她說,謝謝。她知道,眼眶紅了想流淚的時候,看看天空就會好。

     

     

     

     

     

     

     

     

     

     

     

     

     

     

     

    all photos taken in Dilellante Cafe,May 14,2009.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碎片残酷地插在了Veronique的屁股上,那个最柔软的地方。强烈的痛楚完全将那些持续了几天的无聊情绪扯到了南极上空臭氧层那个窟窿边上。一行热泪慢慢地在拉长的脸上向下爬行,“好疼”,Veronique慢慢道出了刺客他心里无比的伤痛。
    回复ji3wen说:
    係咪要做果個QQ表情啊?T_T果個。。。嗯,,,,敗犬女王。。。
    2009-05-15 11:5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