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常恐怖主義 - [manuscrip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1028099.html

    1,

    我嚴重缺乏安全感,危機感可能還不少。時下哪個文藝青年不標榜自己缺乏安全感啊,可能只要這樣才能給他們撒嬌的種種合理性吧。讓他們也對調一下各自的生活,就會發現其實缺乏安全感是有程度上的差別的。

    我也不想對自己“缺乏安全感”這一文藝到死的心理病作詮釋,我想大家都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那是,沒有事情發生的時候,總是擔心走路會踩地雷,泡快食面會被電死或者燙死,吃飯怕吃到重金屬等等。這種感覺,無時無刻不縈繞著我的日常生活。很快地,又想人就一輩子,和氣生仔嘛……於是接受了這個危險的宇宙,誰知道,宇宙其實也有安全的時候。

    2,

    我真的很不喜歡現在的小洲村。要不是動感在裏面住,我想我真的會和它老死不相往來。

    被過度開發前的小洲村的文藝氣質是自然的,內在的,還沒有像今時今日那樣,滿街都是藝術青年,老房子要不被改裝成藝術家們怡情養性標榜自己的空間,要不成為城中村握手樓的一部分。

    在與若幹“有為”藝術青年有一面之緣之後,就覺得,小洲村慢慢地失魂落魄。一股如同燒焦塑料的文藝味和這裏炒菜時的蒜蓉味混雜在一起,還慘過聞天拿水。我無法形容那種不舒服的感覺,它被逐漸掏空了,成為一個鋪滿石棉棚頂的臨時避難所,與所有本來有各自性格、尊嚴的物體混在一起,假裝它們是避難所裏面的一堆磚頭。更有甚者,明明與這個地方毫無任何血緣關系,也好意思三分顏色上大紅(其實連一分也沒有),以個人的名義來為小洲村代言,真是盲目自戀到讓人經過都想叼兩句的自我膨脹野心家——你他媽的,真雞巴噁心。

    明明很造作,還要說低調不張揚,無腦小清新又一次遍地開花,而且,是發酸的豆腐花。

    帶我去個好地方?還有什麼地方是好地方。有時會對這個無厘頭城市森林感到絕望。好地方都哪裏去了,全部是粉飾太平的產品包裝說明書,或者成為一顆炮灰。那麼,什麼時候,再穿州過省,去看一看別處的安靜生活。

    3,

    偶然down到某一期被河蟹的《自由音樂》,又看到曾幾何時朝夕相對的憤青文章。

    那時候的讀者來稿的樂評與現在的相比,其實也大都是一些被九年義務教育體制壓抑著的青年的小情緒,抒發一下自己如何用音樂來麻醉靈魂,以陌生化、戲劇化現實生活。那時候,安妮寶貝式的一個字一個句號文風還沒有開始氾濫吧,滿嘴跑火車的teenagers還沉浸在西方Woodstock的自由理想中,以為搖滾樂可以拯救人生,滿懷一腔熱情來對抗。

    今天,這樣的人被稱為傻逼,因為大部分人都知道,憤怒其實什麼都無法改變。那麼,衹有裝逼,輕型情緒氾濫,才是精神大麻吧。也許每個時代的年輕人,都在經受差不多的心路歷程,尤其是接受社會的改造之前;而不同的,只是社會的風氣,時代的中心思想。

    其實,我也想過自由,但自由是什麼,也許,革命,反抗,都帶來心靈的自由。其實,自我的強大才是真正的自由,是不是呢,梁老師,你說這是不是應該是常識?

    分享到:

    评论

  • 在浩瀚的宇宙,银河系的尽头河蟹星系,居住着一群神圣而又神秘的生物——馒头!
    回复ji3wen说:
    哥哥仔,你想講有一群草泥馬嗎?
    2009-06-15 11:1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