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烂手机的故事 - [echoing twiligh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2556586.html

    这个故事,其实本来就是有头无尾的。

    那天,不知道是不是一场暴雨,下得整个天空都有些昏暗,这个城市也显得破败不堪的。远处的建筑物要么都荒废掉长出杂乱的野草,要么门窗全部被挖空,好像一个人的心肝脾肺全部被挖出去做牛杂汤一样。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却是一片寂静的,噪音都不知道沉淀了几层。

    你有点好奇兴奋地带我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是个多层建筑物,有着明亮的黄色的外墙,可惜因为暴雨,那种黄色不多不少被渲染得黯淡又忧伤。

    小心点走,你说,眼角不小心瞥到跟在我身后的几个朋友。

    抱歉,我说,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贸然成了我的同行。

    其实,你要来的地方,不过就是一个有点儿年久失修的阳台而已。望着那个小院落,滂沱大雨下得如火如荼,我一边试图数清眼前的布景板上每分钟雨滴的数量,一边听着你在一边用熟悉的声音诉说着这个建筑物的一段又一段的往生历史。我还是有点惊奇,为什么你有能力记得它前世又前世的事迹呢?

    很久以前,这里是日本人的旅馆。你说着,我继续对着面前的一根根雨水发呆。

    是日本人的旅馆又如何?我潜意识接收着你说的每一句话,又用潜意识来标注不可理喻的注释。忧伤的一片雨景中,我听到背后拉箱包碾过木地板的声音。这让我想到医院,那些白色的房间,空洞的木地板,淡黄色的走廊尽头,消毒药水的气味。

    雨停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失控的大雨终于止住了,虽然天空还是一片死寂,昏黄得发暗,但眼前数不清的雨水已经全部溶化在空气里,想数也没得数。

    我们有点儿疲倦地走到天台,看着铅灰色的宇宙,绵密的云层又再从南方纷至沓来,便知道其实下一场雨就在不远处。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里的手机,为了感受一下它冷峻的线条。一下不以为然的手势,我把它的金属盖子翻开,想以平和不过的姿态给里面的某个人打个电话——

    可是,它就像死了一样,毫无反应,哪怕仍旧完好无损,放在手心却像一条尸体。就像有种生命力化成一缕青烟从它的天线里飘走,取而代之的是满肚子的水。我看着它像哭泣一样,将水从每个按键周围的间隙中排出,好像渗透出一些无价的稀有物质那样。

    也许是你不小心把它放到池塘里了。你看一眼说。

    但它明明是防水的啊!

    回家修理一下,大概还能当收音机用吧。你继续你的谬论。

    其实,我知道这手机不会好的了。远处的足球场,有人在雨后的清新空气里奔跑,穿着球衣的运动员乐此不疲地将球踢来踢去,就像在玩一个规则繁多的老式游戏一样。我看着即将下出雨来的天空,稍微合上眼睛,眼前的颜色变得更加鲜艳、寒冷刺骨了。

    其实,我一直都在思忖着跟这台机器有关的事情,我也很乐意相信它只不过是被我放到池塘里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暗绿之火 2011-07-18

    评论

  • 烂手机明明还能当须刨和抽湿机,拿回来给我弄弄
    回复ji3wen说:
    烂手机点剃须&吸水啊,你可以扮手机示范一次我睇吗~
    2009-07-23 0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