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盯鞋的艺术 - [the speed of silenc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4529568.html

     

     

    电子和shoegazing,几万年前其实各自为政。你不认识我,我也懒得鸟你。

    可是几万年后的今天,人们记住的,慢慢不再是Jesus And Mary Chain第一次上台表演的囧相,也不是My Bloody Valentine那张Loveless搞到Creation公司倾家荡产的光荣岁月。他们遇上太多新的名字,一个个来不及塞到脑袋里。这里面,有M83,Ulrich Schnauss,Bitcrush,Manual等许许多多明日黄花或者后起之秀,都在一一见证着电子革命给予古老元素的那临门一脚。

    而我又偏偏喜好Ulrich Schnauss这位像个工人大叔的德国音乐人,并常常感到这是颇神奇的一件事:这位看上去又cool又拽又大只的德国佬,为什么可以编写出如此飘逸迷幻甚至算得上甜美的旋律出来?A Strangely Isolated Place里面每一首曲都像混了蜜糖,几乎是做梦必听的背景音乐。再到后来Goodbye的阴郁落魄的自恋情怀里,又是另一个人。但是无论怎么变,他在我心目中都是一个有着浪漫性格的电子诗人,音乐的语言,往往诉说着一腔对80年代末、90年代中期的shoegazing音乐的眷恋,并且,像是一种低调的致敬。

    我常常感到遗憾,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没有在广州看上一场shoegazing乐队的演出?哪怕是外国的知名乐队,也鲜有访华的。

    也许没有人认真研究,要做出像Slowdive那样的音乐,需要多深的吉他造诣,和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也许看上去,只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合成器和失真器,但是掌握噪音爆发的力度,厚重感,不是像开玩笑、讲烂gag一样简单的事情。shoegazing要玩得地道,就要懂得用音乐做梦。但是,梦是什么?梦想?梦呓?幻想?妄想?当梦想成为奢谈,幻想成为贬义词,连异想天开的时间都稀缺,那么,它和不存在没有分别。在一个近乎没有梦想的地方,哪怕是做重金属和punk,都是虚有其表;有梦想,无纯真,做音乐的会变成音乐贩子。

    当我听着Airiel、Air Formation等音乐上街闲逛,看看满眼迷幻唏嘘的城市黄昏景色时,就会想到,这种音乐,是数学,是费煞苦心才解出来的方程;furthermore,这是一种“一条条”(attitude)。别瞧不起自赏派,自恋也有境界,就像低俗也有高境界;也别瞧不起indie pop,能把一件事做到极致,就是牛逼。

    分享到:

    评论

  • 什么时候你才可以不装B,可以不知点皮毛就拿音乐去高谈阔论呢?
    回复健伍说:
    多谢你一直关心我写D乜哦,可惜,我无性趣买你的毛。
    2009-08-27 23:48:38
  • 形而上学的生活倒模出来的就是形而上学的艺术。梦想简单,理想缺失就严重得多了。
    回复ji3wen说:
    00后分分钟是这样的
    2009-08-20 21:3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