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季咖啡馆:厦门明信片I(下)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8748343.html

     

     

     

    想不到离上一篇“日”记已经有十万年了,那些本来应该是新鲜空运回广州的记忆就像被制成了标本一样开始有了距离。anyway,现在才是到厦门的第三天。继续,重新捏造一场头脑里的世界漫游。

    10月3日夜晚,明月高挂,是时候赏月、饮茶,将见过大爷和中秋节一起调戏一番。

    在我们的schedule里面,环岛路是用来吃吃喝喝,进行环岛单车之旅的,于是下午在厦门市区兜了一圈,就迫不及待地登上那辆十万年都不来一趟的503,满心期待地寻找那片2年前的海……

    我们的心肝脾肺都在车上颠簸。看着车窗外的一片大好风景,2年前寻找过的那些路又铺展在我面前。大生里,厦门博物馆,白城……它们都在,美丽的蜿蜒的角度,没有变化过丝毫;那种下一个路口便会乍现的小情景,一如既往地充满了惊喜。厦门,我又来了……

    这时候不知道哪个鸟人说了声:到鸟~~~~

    我们都伸长脖子向外张望,赫然见到一片缓慢铺开的海滩,海岸线像要将天空中那个裂缝给逢起来一样。

    我们想找单车,但是无奈价钱都不便宜;于是只好坐巴士到黄厝,再从那里漫步回来……

     

     

     

     

     

     

     

    我们坐车坐到了很远的地方,然后无奈地步行回环岛路,那种搭错车的感觉,实在是够傻逼的。

    幸好不久之后到了海边,椰风寨的游乐场,也就是BQ说的那个长满龟毛、蟹毛的地方,热闹的气氛直逼十万年前那个人气鼎盛的Coney Island。

    看着这里的海盗船、风兜和过山车此起彼伏的影子,秋日午后浓浓的风,从太平洋的深处吹来,也顺便吹来了洁净无暇的灿烂阳光。不知道Brighton的破落的海边游乐场,以前是不是也和这里一样?我想,那里应该会有雕刻着精致花纹,色彩鲜艳的旋转木马,也有掩盖不住的欢声笑语,那时候的小朋友现在已经是韶华不再了吧。

    对着游乐场发呆,心里奏响着Death Cab For Cutie的旧歌Coney Island,Everything was closed in Coney Island,but i could not help from smiling...

     

     

     

     

     

     

     

    沿着延绵的海岸线,从黄厝逐渐向曾厝安靠近,那条长长的不知道何时是尽头的路,诉说着一个陌生海洋的情绪。

    此时此刻,它如同一个浪漫主义者,任由夕阳与荒草在它的身躯上画着印象派大作,然后各种层次的蔚蓝,逐渐化成沙砾里面的梦境。相比起2年前那个萧条,广漠,冷清,孤寂的海,它的呼吸是如此温暖。

    厦门的海,是城市的心,随着季节的节奏,诞生起伏的潮汐。那种氛围,与东极海的世外仙境相比起来,犹如用“人间烟火”来送饭的Aphrodite。

     

     

     

     

     

     

    夕阳中,一切都无需用语言解释。

    作为渺小的旅行者。

     

     

     

     

     

     

    终于找到传说中的废墟,也不见得有多远,而且也不见得有多废……其实就是未完工但又不至于烂尾的建筑而已。

    中秋的月亮,已经突破黑暗的屏障,毫不客气地将太阳一脚踢开。那座遥远的宫殿,神秘的背面,一个古老的节日完成了一次轮回。

    我们幻想着在曾厝安的海边吃BBQ、冰皮月饼和红酒,过一次一生中最爽的中秋;对着奄奄一息的太阳杀几张胶片后,就想着曾厝安有名的球场大排档狂奔而去。晚霞的红光变得深沉,我越走越累。

     

     

     

     

     

     

    铺天盖地的红,看似很暴戾,实则很温柔。

    这一片温柔的暗红色黄昏,夜色制造的噪音,慢慢淹没脚下的土地,城市的心中,海藻开始蔓延。

     

     

     

     

     

     

    终于来到曾厝安了,我人命没有了半条;中秋节的曾厝安却用一种来自民间的热闹来安慰我。

    在海边看闽南传统戏曲,浓郁的闽南味让人感到很新鲜。广州有很多潮汕人,面对他们那近乎外语的方言和每次回广州带来的各种传统糖果,还有大街上到处都是的潮汕牛肉丸店,都会想象真正的闽南。当台上的演员唱着不明所以的闽南话时,我觉得自己在做梦,半梦本醒。

     

     

     

                

     

     

     

    晚饭本来想在球场大排档解决,但是已经太迟了,露天的位置已经被人坐满,只好到旁边的一普通小炒。

    晚饭没有什么特别好吃的,老“虫圣”(不会打)和花蛤这两种最常见的贝类已经沦为饭桌上的主角,去到哪里都看到它们,我很郁闷,但是又不得不耐心地向它们微笑……于是一顿饭吃了才30元,贝壳满桌子都是那碗超大的花蛤汤才喝了不过一半。再次提醒,下单前一定将数量确定好,否则那里的店员都会默认你是最有钱最能吃的那个冤大头,什么都给你上over-sized的。

    吃完饭,坐车回中山路,沿途在大同路的一BBQ店看到生蚝,BQ气定神闲,一下子搞掂一打。这时候,圆月高挂,告诉我们一年中最惬意的那个季节开始了。这里的中秋,没有人玩灯笼,也没有人煲蜡,有的只是安静如故的街道,在月光下舒展一下那筋骨沉重的老灵魂。

    买了一个月饼,回旅馆后,跑上天台赏月,喝铁观音,吃剩下的Babycat。寒风一股股地涌来,犹如空气的浪潮,装满热水的水壶被打翻了,茶喝完了,时间化成碎片,不远处的厦门海,你在想什么呢?

    有风的日子,你在我身边,睡了一觉,我梦见海浪声里的另外一个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LSD舞池 2008-10-19

    评论

  • 想不到废墟让你们如此失望添,那你们又何苦来问我们方位呢。或者草根堂之类的美食介绍呢。一本城画足够啦。
    回复dan.h说:
    看了你评论,我不得不从百忙中抽空来讲几句:
    1,我是看了你们照片,于是好奇,想去看看,这是人之常情,而akuma也很好心地指明方向……但是这并不是构成我对它的主观看法的原因,因为它事实上给我的感觉就是我所写的,我这么写并没有隐瞒或者刻意美化、丑化什么,而这与你们给我的意见也是不矛盾的,所以我十分不同意你说“那你们又何苦来问方位”。
    2,我承认我很喜欢城画那一期,2次去厦门都拿它来做参考。但是参考的东西是死的,人的情感是活的,参考资料不能代表我的观点。
    可能你不会看这长篇大论的回复,anyway,希望牛肉干合你意。
    2009-10-21 15:44:32
  • 一打未够喉,几时再请我吃过??
    回复ji3wen说:
    anytime!!
    2009-10-20 23:4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