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季咖啡馆:厦门明信片 II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8818047.html

     

     

     

     

     

     

    10月4日,在厦门的第二天,天气晴朗,继续有风。

    早上出门,经过旅馆的reception,大妈和我们打了招呼,远处的乌糖沙茶面在召唤我们。无奈,赖床在厦门这种理所当然的行为,让我们不得不对大牌的乌糖说了声Hasta Luego——待会见。

    原本以为要将这遗憾留到下一次,谁知第二天就吃上了。

     

     

     

     

     

     

    缓缓穿过中山路的老街,卖气球的阿姨像童话故事中的角色般路过我们的生活。

    我们抱着“今天肯定吃不上乌糖沙茶面了”的念头,悻悻地去厦大吃饭,顺便去南普陀。

    谁知道,去到厦大车站前面的那条街,便发现那些平靓正的小店统统都夷为平地了~~~伤心,便宜的好东西就此成为过眼云烟,连条毛也没有留下。于是我们不得不返回顶澳仔那边,找一间可以填饱肚子的餐厅。

    开心又一餐,唔开心又一餐,咁就唔开心咯~吃完简简单单的一餐,直奔南普陀了。

    在南普陀门口徘徊了一阵,我说:你确定肯定确定肯定你肯定你确定我们要去看佛寺吗?说着嘴角抽搐,额头三条黑线,这样cult的事情好像和我们的风格格格不入嘛~

    谁知BQ说:Absofuckinglutely!

    于是,只好以凡人之身,闯入这佛门清静地……

     

     

     

     

     

     

    对于佛家之地,我等俗人确实有眼无珠,一味挂住吃,好奇地觊觎着那里卖的食品,心想和尚和尼姑们平时吃什么?

    这里有个素食餐厅,看样子挺有名,还保留着买票的制度,有个小窗口卖饭票。

     

     

     

     

     

     

    不知道为何这里的许多石头下面都有这些作支撑状的小树枝,感觉很好笑,就像螳臂当车一样。

     

     

     

     

     

     

     

    登山的过程,实在是万!!!分!!!痛!!!苦!!!啊!!!

    登山于我,无异于酷刑。是的,如我这样的文艺小青年,天天呆在办公室里吹空调,像韭黄一样看到太阳都要打个寒颤,又怎么可能不对登山这等繁重程度不亚于征服全宇宙的任务投去怯生生的目光外加挖鼻数次呢???

    但是可恶的BQ指着那仿佛通天塔般的山,说:快到了,快到了~~爬到我要死要活之际,问他,他就说:哎呀,还有八分之一啦!旁边的女人穿着高跟鞋(!)从我身边经过,像水牛一样的大黄蜂在我身边飞来飞去,我简直就像失去了生命的精髓一样有气无力,行尸走肉。

    最后,不知道哪个鸟人说了声:到鸟~~~

    我向前望去,只见厦门铺陈在我脚下,好像看Google Map一样。他妈的~我终于可以下山了。

    我想,这个世界上大概没有谁比我更怕爬山了……

     

     

     

     

     

     

    喝一口宝矿力之后,流水账继续流:

    在南普陀这个大家落公园里面度过了一个下午之后,打算下午去咖啡馆呆着,晚上去草根堂。

    于是取道大生里,走向民族路,扫街之余找一下乌糖沙茶面。

    有时回想起来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很多人旅游冲着知名景点,但是我们却执着于这些莫名其妙的地方,什么娜雅旅馆、龙头旅社、乌糖沙茶面……这些地方,总是要找到才安心。

    但是这样做常常有意外惊喜,比如在大生里,便找到了这样一个小小的内港。演武大桥在不远处上升,而这个被半圆形的陆地围绕着的内港,则一派风平浪静。碰巧天有些阴,我们沿着海边散步,看到了闽南地区很常见的那种祭祀用的尖角神社。

     

     

     

     

     

    在民族路上见到的民居。

     

     

     

     

     

     

    沿途在大生里扫街,看着铁路穿越闹市,抵达海边的公路……

    这种感觉,让人觉得浪漫非常。

    在一个城市里面,有平静干净的老街,街心有不再使用的路轨;路轨上可能还刻着某位少年或少女的青春,然后它一直伸延到海边,快要到海边的时候,还有人用一片小树林将它包围。那段短暂的绿荫,静默的铁路,就像城市中一个不愿长大的角落。

    需要怎么样的眼光,才能保存这样一个童心未泯的地方?

     

     

     

     

     

     

    下午,累。打的去斗西路吃出名的土笋冻,然后到32HOW小坐。

    32HOW对于关注厦门文艺(为什么要关注?这个问题问问你自己先)的人来说大概并不陌生,常常在《城市画报》上面阅读到这个地方。和BQ在这里消磨掉2个小时,下午茶感觉很平静,心境也并无波澜

    这个咖啡馆在斗西路一带,用洋楼改装成,秉承厦门文青的作风,细节都很漂亮,值得细味。

    连日来,在不少咖啡馆呆过,喝着差不多的咖啡和或简约或精致的布置,感觉上都是谋杀时间的最佳武器。32HOW的花式咖啡并无特别之处,甚至算不上好喝,但是那环境已经落足料。

    厦门人的性格或者就是适合与咖啡馆共处,用那海洋滋养出来的胸怀与细腻,经营一个个各有情怀的空间,将理想主义进行到底。梦想遍地开花,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而且蔚然成风,让人羡慕。有多少饱受欧阳应霁安妮宝贝熏陶的新一代年轻人梦想着要开个自己的店?这看上去天真烂漫不切实际的想法,能够实现出来,哪怕只有几天命,都是了不起的事情!

    喝一杯咖啡,读一本杂志,让我们为那些给了自己人生一个胶袋的理想主义者们欢呼。但愿我能够从那些一手一脚实现梦想的人身上,学习某种魄力与恒心。

     

     

     

     

     

     

    晚上,我们去草根堂,并且率先体验了广州还是under construction的BRT。

    从斗西路去草根堂,远得简直是不知所谓,就像跟一个刚刚来到广州并且住在芳村的外地人说五山路一样。我们东问西问,问到了一条最近的路,就是先去文灶,再转车去宝龙大厦(其实去莲花公园靠谱得多)。于是我们从斗西路上了BRT,在售票员一脸“懒得鸟你”的表情和后面排队买票的人那“操,快点买完好不好”的心里话的夹攻下,买回了2人票,总共才1元……我当时看着手中那粒面值5毛(!!!)的代币,好想冲上去问售票员:诶~~这是什么游戏币嘛~?然后想象售票员歇斯底里地大吼一声:“这不是游戏币!!这是车票!!!”嗯。

    厦门的RBT,真是超乎想象,其实也很简单,只不过是把地铁从地下搬到了空中,然后车厢被缩小成一辆巴士大小,路轨也变成了高速公路而已。坐BRT去文灶,快得让人崩溃,才5分钟就到了,期间不知道穿越了多少个红灯区。

    然后到了文灶,让人更加崩溃的事情发生了——本来想打的去草根堂的,谁知道那里的士特别难截,好不容易截到了,司机分分钟是个外地人,路盲,连莲花都不知道怎么走……我们后来泄气了,只好坐巴士。

    巴士也难等。十万年过去了,那台想象中的巴士终于都姗姗来迟,我们赶紧一脚踏进去,它带着我们驶往莲花公园。

     

     

     

     

     

     

    好不容易来到草根堂,这间在小有名气的闽北菜(不知道有没有fusion菜)餐馆。

    如果不是看了城画,大概也不特意大老远赶来吧。

    主食是杂粮饭。如我所愿,有各种果仁和提子,混着杂粮饭的香味,口感丰富,略带甜味,随随便便都可以吃下一大碟。

     

     

     

     

     

     

     

    网上很多人推荐的酸梅拌莲藕,个人觉得过甜了。

    但是吃冰镇凉瓜这样的无甚技术含量的食物,又不需要在这地方吃嘛。

     

     

     

     

     

     

     

    这个是重头戏,酸辣石锅鱿鱼,上面的干辣椒真的已经成为干尸一样的家伙,随便用手拿起一个,里面的籽都会“哗”一声倒出来。而滋味不容小觑,虽然是闽北菜,但是麻辣的感觉和川菜没有什么两样。在福建吃到的鱿鱼和在广州吃到的有点不同,福建人喜欢将一只鱿鱼切成圈,而不是像广州人那样切片,划花。大概这里的鱿鱼品种比较小,吃起来柔软很多,和广州吃到的粗豪的大鱿鱼处于水火不容的两种状态。

    这个石锅里面还有各种菜,如椰菜花、粉丝和酸豆角,浓烈的酸与辣,是会让人上瘾的。

     

     

     

     

     

     

     

    手撕牛肉。似乎烹饪得有点过火了。牛肉很干,很韧,反而觉得在吃一块红白蓝胶袋。

    可能,这样的味觉与质感,比较接近闽北山区的情怀吧。我倒是无法欣赏,因为吃完后牙较很痛……

    这餐饭花费不多,2个人的话也吃不了多少,100元有找,已经饱得不想说话了,吃完后回家,路上就看到著名的莲花煎蟹一条街。这是我们此行的遗憾,吃不到著名的煎蟹,于是就又多了一个“下次再来”的理由。

    饮饮食食毫无节制的一天过去了,明天我们就要和厦门说Hasta la vista,前往另一个美丽的目的地——泉州。

    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曾经有过的心情,一一浮现,如同时间不曾变化,而我也不曾离开厦门。

     

    分享到:

    评论

  • 任饮任食又一日,5饮5吃又一日,米吃咯。讲真,我很喜欢厦港那段路啊,那个think you搬到那是有道理的。
    回复ji3wen说:
    返到广州之后,我日日都在怀念草根堂~~~
    Thank You,没进去过,有点可惜。
    2009-10-20 23:4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