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季咖啡馆:泉州萧条游 I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8963978.html

     

     

     

    10月5号,早上10点,乌糖沙茶面,一碗看上去和麻辣烫有得挥但又比老麻的激情戏温柔很多的沙茶面粉墨登场。

    我们2个人,背着旅行包,挤进这个热气腾腾的小店里,心想夏天来的话还不热得要死啊。等着等着,两碗份量看起来相当令人满足的沙茶面上台,每碗也不过8、9块,里面的材料就是厦门人常常用来做各种粥粉面配料的鸭血、鱿鱼、虾仁、芽菜、炸豆腐,还有福建面条。

    我第一次觉得沙茶面原来是这么好吃的,几乎连一次性碗都吞进去了!为什么以前就没有感觉呢?那汤底,清甜,微微的辣,淡淡的香料味,不太咸也不显得淡,连上面的一堆鱿鱼炸豆腐都沾了光,变得像个东南亚的纯情槟榔西施……

    依依不舍地吃完这两碗面,就要和厦门说再见了。虽然我知道,后天又要重返厦门。

    我们坐车去松柏长途客运站,搭车去2小时之外的泉州。

    一路上,厦门的名字,变成光芒隐没;我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挤迫的座位让睡眠并不那么舒适。anyway,睁开眼睛之后,已经是泉州了。

     

     

     

     

     

     

     

    一出泉州客运站,我就开始对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产生一种不信任的感觉。也许是车站旁边建筑的关系,泉州给人一种稍微的压抑。这里的道路也有点奇怪,某些主干道的中间是一条河流,就那样躺在绿化带中间;而这些蜿蜒的河流,也贯穿在泉州的一些街道里,就好像广州的什么什么涌一样。

    我们出了客运站,有点茫然,在最近的车站对着站牌端详良久,又翻出包中的攻略看了一会儿,决定往温陵南路方向走,找到旅馆再说。沿途看到的景色,残旧,有点萧条,连这么大的一栋大厦都只是个弃儿。

    接着,真是令人大跌眼镜啊,是连隐形眼镜都跌出来那种——泉州的招待所,真是便宜得要死了。比比皆是的招待所,每间双人房在30~50元内,在泉州觉得自己预订旅馆这个行为是多么的脑残啊!这里根本不用订,随随便便就找到便宜的房间。我脑海中回播昨天晚上我在厦门打泉州某旅馆电话向其订房的场面:

    “你好请问有无房?”

    “有啊,你要什么?”

    “明天双标。”

    “那你来就是了,不用订。这个时候根本没有多少人。”

    “……可是……不是国庆节吗?”

    ……

    于是乎,我们找到了这间条件不敢恭维的招待所——粮食职工培训中心招待所,在这里度过了近乎噩梦的一晚。

     

     


     

     

     

     

     

     

    对于旅途中的人来说,有个地方可以寄宿一宵,已经很好了,价钱这么便宜,也不应该再说什么了。

    虽然,这里的花洒是坏的,这里的排气扇是定时(每分钟)关闭一次的,这里的厨房是暗黄暗黄的。就像住在了泉州的体内,一间暗哑褪色的客房,和一座铅华尽褪、如明日黄花的城市,气质是统一的。

    放下行李,出去扫街……

     

     

     

     

     

     

     

    阴沉的天空下,这个城市,给人各种各样的幻觉。

    进入涂门街,看到的第一样事物,就是关帝庙。繁复的花纹,典型的翘着2只尖角的屋顶,一下子竖在我面前,华丽的突兀,但又是那么的有感觉。

    其实在泉州,一路上都可以看到好多好多那样的房屋,头顶着2个角度统一的尖角,精巧繁复的花纹,街上时时传来过时的闽南民歌。浮光掠影间,我以为自己看到了闽南风情的另一张脸孔,与时尚热闹的大都会不同,它是无处不在的时光的阴影。连绵的,叫人有身处异国的错觉,而事实上又是平常不过的一个沿海城市吧。

     

     

     

     

     

     

    出去涂门街的路上,可以看到一连串的名胜古迹,泉州就是一本活着的历史书。

     

     

     

     

     

     

    泉州也有中山路,也是一个热闹的地方。

    迂回的中山路,两边都是骑楼,狭小的马路上,有很多做人力三轮车生意的车夫。

    而这中山路的两边,都有许多名字听起来充满梦幻味道的小巷。花巷,金鱼巷,胭脂巷,玉犀巷……古色古香,走进去一看究竟,结果是一派宁静。

    不知道为何,面对这些古朴的,不用添加任何修饰就已经自成一派、棱角分明的闽南巷道,我反而不是那么想把它们一一拍照下来。太多太多陌生的风景鱼贯而入,每到一处地方,都仿佛重拾起许许多多已经远去的片段,虽然它们于我完全是陌生的,可是,大概岁月知道如何制造共鸣。

    穿越着那徘徊于2、3线的现代景观与原汁原味不层破坏的民间情景之间,我不知不觉地,想偷偷读懂它的灵魂。

     

     

     

     

     

     

     

     

     

     

     

     

     

     

     

     

     

     

     

    下午,来到西街。

    泉州的西街,恐怕与桂林的西街相去甚远吧!这条西街突然跃入眼帘,感觉就是毫无遮掩的惊诧,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一种出乎意料的沧桑。

    这条大概有1公里长的街道,两边都是饱经风霜的格式老房子,建筑风格千奇百怪,有传统骑楼cross-over清真建筑的,也有传统闽南的,总之真是花多眼乱。可是比较奇怪的是,这样一条街,居然没有多少小食摊位,难道泉州人有那么痛恨街边小食吗?就算不是这条街,中山路这样时尚的地方,也看不到多少本地小食,不要告诉我珍珠奶茶就是本地小食嘛。

    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泉州最地道的小食要怎么找?

     

     

     

     

     

     

    正当我抱怨泉州没有小食之际,一个大妈让我又跌了一次隐形眼镜。

    春饼和春卷不同,但是应该都是那层皮吧?

    路边这间春饼店里,一位大妈在熟练地搓弄着一团面粉,那手势相当奇怪——那些薄薄的皮是怎么来的?只见她用手拿着那坨面粉的二分之一,将其余的二分之一在空中甩一圈,就像玩摇摇一样;随后,又把那甩来甩去的二分之一坨面粉往那块铁皮上迅速地按一下,按完以后马上又将它拽起来,于是热铁皮上面就留下一道圆形的面粉印子,很薄很薄的一层,很快熟了,就成为了图中那种吹弹可破的饼皮。

    我好奇问大妈,可以马上吃吗?她说可以,夹上一条芝麻糖就可以了。

    于是我花了1.5元买了一个春饼,薄薄的柔软饼皮里面是一根圆滚滚的、外包芝麻糖而里面是海绵状填充物的糖条,很甜很甜,甜得几乎让我哭了出来。莫非就是那种“就像妈妈做的味道”!?

     

     

     

     

     

     

    从春饼店走出来,习惯性地抬头看看天——

    怎知道这么一看,又惊讶得我将隐形眼镜跌出来了!!妈呀,这么跌法,我要做多少下俯卧撑嘛~~

    那个塔,那个塔!马上把我雷倒了——简直就像是一具骸骨,高高地耸立在这堆低矮的房屋中间,面无表情,没有上任何油漆,也没有任何名胜古迹的受保护的光鲜感觉,一句话,什么也没有,就是一座灰暗、高大、突兀、陈旧、有点儿瘦骨嶙峋的石塔,充满了摄人心魄的气场,真是奇怪到极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这样奇异的场面了。

    BQ说,那就是有名的开元塔。

    而开元寺,就是开元塔的所在。

    我们进了开元寺,花几块钱买门票——一张用来“D”的先进卡,然后朝着那好像恐龙骨骼一样的开元塔奔去。

    其实到了它跟前,也没有觉得它有多摄人心魄,剩下的就只有惊叹。它蕴含无穷无尽的神秘感,窥视其内部,幽暗的楼梯,不知道会通往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于是,这个下午,在开元寺继续阅读泉州这本活着的历史书,匆匆一瞥,不知道已经是多少个朝代。

    这个文章篇幅太长了,还是待续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guitar riff 2007-10-22

    评论

  • 嘿嘿,快点写完呀
  • 与我想象中有出入,泉州就是一个大遗址。
    回复ji3wen说:
    无咁夸张吧,只是残旧D姐,我觉得还是几有生活气息的嚄。
    2009-10-26 00:5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