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季咖啡馆:崇武西蓝风 II - [wanderlus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9362900.html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

    在沙尘滚滚的路边士多店里面坐了十来分钟,已经是下午3点了。一天的时间,如此稀缺,根本就是按着分钟来用的……这么想着,便已经上了一部颠簸的三角鸡。

    这种三角鸡很常见,就是前面一个轮子,后面拖着个形如面包车厢般物体的交通工具,里面貌似都有一位惠安女子负责收钱、拉客。里面空间不大,两排相对着的长木座位,刚好坐得下半个人。

    作为异乡旅客的我们,用好奇的目光打量这里的人们:据说惠安女人的家境是以腰带的数量来反映的,那些银色的链子越多就越有钱。这些道听途说的资料不知道真假,感兴趣者请搜索“惠安女”词条,嗯。

    在这个偏僻的海边村落的道路上颠簸了10来分钟后就到达大岞了。

    大岞乍一看也就是个十分普通的村庄,只是传统打扮的惠安MM特别多,比崇武镇上的要多很多,随随便便都是,根本就不必动用“猎奇”这个字眼。

    穿过大岞里面那些脏乱差的小巷后,一下子看到了开阔的海,好像进入了电影中一样!我兴奋得几乎要将BQ整个人抱起来了。

     

     

     

     

     

     

    狂性大发的风一刻都没有停止过,吹得人心都慌了,简直就像世界末日要来临之前的预兆一样……而这样的风,留在照片上的,也就只有宁静一片了。

    没错,我们到达的就是这片海。

    这个凹进去的小海湾,布满了礁石,而且看样子就是退潮之后的景象——大片的沙滩裸露出来,连同黑色的岩石——拣海螺的阿姨和捡贝壳的小孩子,正在分享这片孤僻的海所遗留的残骸。

    哪怕沙子很细,也无法掩盖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然而即使是有垃圾,贝壳也还是那么多,满地都是,白花花一片。

     

     

     

     

     

     

    我还是拍下了当时的风……只要是逆风,你根本不想多走一步,也觉得自己根本不能多走一步。

     

     

     

     

     

     

    在岩石之间小心地寻找就会看到很多寄居蟹。

    这种古灵精怪的生物,小时候在上(下?)川岛见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了;现在流行前线之类的地方卖的都是人工繁殖、满足下潮人们的猎奇心理而产生的社会动物,跟土生土长的寄居蟹几乎要断绝亲戚关系了。后者这么富贵新潮,前者就是这样的土包子,不知道豪宅对于他们而言其实又有多大价值呢?

    我在岩石的积水里面仔细看了看,已经发现不少背着螺壳的寄居蟹,伸出不起眼的手手脚脚,忙碌地爬来爬去。捉着它们放在手心,又一个个都不肯出来了。看来这种动物,深得Master 乌龟的真传嘛。

     

     

     

     

     

     

    午后,一只傻猫蹲在海边的大石头上面晒太阳。

    这么大的风,也与它无关,我看着它傻乎乎地背着耀眼的太阳眯着眼,便心想大海很容易将动物惯坏。

    变成什么都不需要,只拥有自由的物种。

     

     

     

     

     

     

    手持一袋贝壳,走出这片人声寥寥的海滩后,便前往那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目的地——壮美的防波堤。

    于是又登上一辆三角鸡,屁颠屁颠地往回走;走到那个防波堤前面一段路的路口时,赶紧下车,向着日落的方向跑去……

    这条路上,一边是沉静的渔船港口,停泊着很多久经风浪的渔船,一只只在橙黄色的下午4点的太阳底下,描述着海洋交响曲的悠长与温婉。

     

     

     

     

     

    而另一边,则是延伸到防波堤的大岞避风港。

    我们二人走上避风港,便看到不远处的,孤零零的小屋,真是全海景360°看海啊。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太美了,而且美得那么低调,就像只是这个世界中毫无存在感的一个角落而已……很好,我fancy这种寥落的,遥远的,不足为外人道的优雅。

     

     

     

     

     

     

    走在防波堤上看着远去的大岞,我似乎已经想象到它入夜以后的宁静与温馨了。

     

     

     

     

     

     

     

     

    千辛万苦地,终于到达这个终极的dreamland了……

    但是,这段路却把我吓了一下,现在想起来,都是心有余悸。

    是这样的。要去这个地方,其实可以很简单——下了避风港,一路前行就可以;也有比较cult的,就是翻过避风港另一侧的岩石,据说会快一点。于是BQ就带我攀上那旁边的岩石,手脚并用地借着石头的力。就这样很快地到达了一个小山丘,不远处就是防波堤了……要走过这小山丘才能到达,路就如此简单。小山丘上有个神庙,也就是那种脑袋上有2个尖角的闽南神庙,拦在我们的通道中间,只留下一条狭小的空间。

    就在我侧身从那个空间中通过时,一不小心就看到了神庙里面,那个黑暗的房间里面,有不少像酒埕一样的容器,里面还有一根根长度有点诡异的白骨,我当时就吓了一大跳,主要是里面的氛围太诡异了,还要加上那些瓶瓶罐罐和白骨。好在它也只是个路人,与我擦肩而过了,后来再也不敢走这条路了。

    BQ说得煞有介事:人骨就是这个长度的,而且有人死了之后,是直接把骨头分开再下葬的。

    我捏了一把冷汗,不禁对着那神庙说:有怪莫怪,请你小小声告诉我,下一期六合彩的数字吧……

    在图中可以清楚看到那个恐怖的六合彩神庙。

     

     

     

            

     

     

     

    最后终于到达防波堤了!

    我看到前方闪耀的地平线,黄橙橙的日光,天与地是如此开阔,温暖是如此磅礴,一块块防波石堆叠成长长长长的道路,一直通往海中心,就像上帝不小心遗漏在人间的史前的城墙……

    我无话可说,这个世界已经夺走了一切的语言。

    默不作声,旁观时间倾倒在石头的表面,然后,太阳就要坠落了。

    壮丽的世界末日通道,就像是无数个世纪之前的遗迹,它们已经见证过多少次日落呢?

    你说这是你看过最漂亮的日落,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

     

     

     

     

     

     

    透彻的天空,太阳的样子,看得清清楚楚,我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日落。真是见笑了。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其实日落之后并非黑暗一片,其实日落不一定就是主角?

    晚霞,完完全全就是太阳的独角戏之后,那个给它殿后的最佳茄咧啡嘛。

    如果没有晚霞给日落手忙脚乱地降下帷幕,你觉得太阳会这么潇洒吗?没有完美的晚霞的日落,简直就是一部不让Scarlet Johnsson做花瓶的大烂片了。

    从防波堤下来之后,晚霞就争先恐后地给这场叫做End Of The World的大片落幕。那些手持长枪短炮的影相佬们也意兴阑珊地扛着器材回家了。我们也是心满意足的,觉得老天爷简直是网开一面地,送给我们一个如此晴朗的日子,外加不用票的一台好戏。

     

     

     

     

     

     

    晚饭,继续吃海鲜。都在海边了,不吃海鲜的话,吃别的东西就不地道了。

    结果又是老虫圣和花蛤……我觉得自己都要变成老人了,天天吃老虫圣,这次呢,只不过换了个马甲,变成了老虫圣煎。从此以后我看到这种长条状的甲壳动物,心里都要打一下冷颤……比起它的好朋友竹虫圣,老虫圣简直都算不上是食物。

    在这个普通的小餐馆里面吃完饭,天已经全黑了,我们绕着这个空旷的小镇的街道走了一圈,才慢吞吞地回去睡觉。

    再过多24小时,我们就要离开福建了……这个愉快的,浪漫的旅行,从此又成为我们的一份幸福,就像一块油淋淋的萝卜糕那样,一想起就会涌现出那分分秒秒的时光。这个世界,有那么多地方,不属于我们。我们只能到达微不足道的那么一些陆地,就已经雀跃不已,而后稍作休息,便又要离开,连产生感情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忙忙碌碌,惨淡经营着人生,其实就是为了发现,原来美丽的东西都是转瞬即逝的,它们没有任何为你驻足的理由,哪怕你为它流干了泪。

    崇武,明天就要离开你,就觉得只停留了瞬间,看到了片刻的幻觉,然后以快进的速度,卷进那呼啸着的过去。不知道下次看到你,我已经成为了什么样的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kao 方波提简直就系天然的798!!!!
    回复akuma说:
    不要迷恋七九八,七九八是个传说
    2009-11-11 00:02:27
  • 那堆防波石影得好,静静地待在晚霞底下是多么的温柔。
    回复ji3wen说:
    多谢文哥咁睇得起我
    2009-10-29 22:5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