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季咖啡馆:花开的末日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49413519.html

     

     

     

     

     

     

                  

     

     

     

    10月7日,就像地球转了一圈之后回到原地。

    我们又登上那闽南语飘扬的破烂小巴,返回泉州。

    那一天的小巴里面,却没有多少值得我记忆的。至多就是空荡荡的车厢,高到上天的速度,风似乎没有那么嚣张了,于是整个车厢都是大片大片的阳光和疾驰的时间。

    回想这几天,几乎每天都在路上,马不停蹄地赶去一个个目的地。这不就是我渴望的“在路上”的生活吗?总算可以小小的实现一下,感受一下那份冲动而引发的结果。但是,我还是没有想过,如果有大片大片的光阴,都让我挥洒的一条条陌生的路上的话,那我的人生又会变成什么样子?想想会很浪漫,过种嬉皮士的生活,孤单又自由。

    其实我基本上不会嘲笑这些幻想,因为我还是觉得人生基本上能够自己控制。

    回到泉州,又要经过客运站门前那些吵吵嚷嚷的拉客司机,然后回到车站,准备趁着这有限的最后一天,再看看晴空万里的泉州。

    由于夜晚的指挥巷给我留下一点憧憬,所以又去了一次指挥巷。

    其实白天的指挥巷看起来少了几分韵味,那种只有在夜色里才能显影的神秘感与怀旧感在白天就所剩无几了。有点索然无味。就这样逛了一会,最后又跑到这个老旧的泉州汽车站来。

    早上时间实在不多,于是匆匆地吻别泉州,便再次坐车,回厦门。

     

     

     

                

     

     

     

    2个小时在双层客车中一晃而过,我在昏睡中,搞不清楚它是不是沿着原来的路回去。睁开眼睛后,看到的已经不是泉州,而是集美的龙舟池,从高架桥上望下去,蔚蓝的海水摇曳着。

    然后又回来松柏车站了。我可不可以说,这是我第三次来厦门了呢?

    烂gag不说太多,第一件事就是到湖滨客运站寄存行李。松柏车站没有车去湖滨客运站,只好去“非矿”站然后步行过去。起初我们觉得很puzzled,什么是“非矿”?它和文灶一样,是不少巴士路线的中转站。

    日光日白的,到了非矿站,抬头一看,便发现了那个地标一样的非矿大厦。那到底什么是“非矿”?哦,原来是“非金属矿产”……后来才在google上查到的。

    行了一小段路之后,就到了湖滨客运站。寄存行李只是那么一会儿功夫,便又走出来,轻便地跳上那辆去轮渡的巴士,就像我们第一天来的那样,重新的,仔细地再次为厦门投下最后的一瞥……

    车在中山路附近停下,我们欢呼着,跳进中山路的怀抱。实在是很喜欢,这个不准人有满足感的地方。

     

     

     

     

     

     

    我们走进了四通八达的市场,去看那里各种古怪的海鲜。我还找到了煮熟了的鲎,黑色的,就像蟹一样。

    这个货如轮转的地方,让人恨不得马上变成一个福建师奶,天天都可以来探望那些会喷水的花蛤、又细又长的竹虫圣、鼓起泡腮的鸡泡鱼,还可以偶遇行动迟缓的鲎……

    哎呀,饿死,几乎忘记了还没有吃饭……BQ打了我一下:你装逼,什么时候忘记过吃。嗯,好吧,既然都是最后一天了,就不要辜负这里的食物!开元路上的一间“锅边糊”唤起我的好奇心,什么是“锅边糊”?满怀好奇心,就坐下,点了一碗。

    原来锅边糊是福州的小食,制法很有趣,就是先将锅烧红,然后往里面加水,放入虾米、花蛤等使汤出味的材料,再将碗里的粉浆淋在还没有被汤淹没的锅边,这样子粉浆就会很快熟掉,并且变脆。等到粉浆都脆了,用锅铲把它铲下来,就像拆批荡那样,统统都铲到汤里,再将汤和粉皮混在一起,就做成了锅边糊。

    感觉有点像广东的濑粉,但是面汤里那股海鲜味,很清甜,真是那天吃到的最好的小食了。

     

     

     

     

     

     

    锅边糊之后,要去吃冬粉鸭。

    于是又有一个理由,和这里的老房子再握一次手。

    该怎么形容厦门呢?小小的思明区,承载着一匹布长的历史,也滋养着各种新锐的观念;大城市的飞扬跋扈在它身上有着温柔的倒影;繁忙的时候,又不失平静悠长之美。

    个性,不在乎高矮肥瘦。

     

     

     

     

     

     

    又来到“唔再添”冬粉鸭的旗舰店——佳味再添。喂,你到底是要添还是不要添的?

    排了好久的队,吃到第一口冬粉鸭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已经在2年前的旅程里吃过了……居然忘记了,真是失败。其实冬粉鸭就是鸭肉米线,汤底好味的话,就算里面的鸭全是骨头,都已经很顶瘾了。主要是那个清淡的汤底,将平淡无奇的米线提升到了海参一样的地位。

     

     

     

     

     

     

    估计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些黄色的好像黄金糕的东西是什么,那不是黄金糕,它叫做蟳丸。

    在网上查到的关于蟳丸的资料:它是台湾的传统糕点,虽然叫做蟳丸,但是却没有蟹(蟳就是蟹),而且也不是丸。它是用猪肉和蛋黄做的,吃起来有股米酒的味道,当然我发现它是猪肉之后就没有吃了。

    买这份蟳丸真是艰辛的过程,等那个MM切完叉烧,我的耐心也被她切走了,这个佳味再添真是生意兴隆啊。

     

     

     

     

     

     

    真不是开玩笑的,唔先生的店铺,简直就像厦门人的茶楼一样,字号老,出品源源不绝,来吃东西的有很多都是老人。

     

     

     

     

     

     

    最后,我们又来到了环岛路,在演武大桥下,看看流光溢彩的一条道路,就像通向未来一样。

     

     

     

     

     

     

    在演武大桥下消磨了一个小时后,已经是晚上7点了。今晚的10点50分,就要搭长途大巴回广州了,剩下的这点时间,还是要好好利用的。

    我们去顶澳仔那个很有名的啊尖大排档,吃酱油水、炒八爪鱼和苦瓜蚬汤,之后到光合作用书店流连了一会儿,终于都10点了。

    嗯,回家去吧,就这样,仿佛从一个同窗好友的家,一路小跑着回到自己的家,相隔也不过数十米。

    但是在这数十米之间,已经做完了一个甜蜜的漫长的梦。

    再见,福建,我知道有朝一日,我会继续打开你的大门。

     

     

    第二天回到广州,10月8日。长假的最后一天。

    有你陪我,无论去任何地方,都是最精彩的旅行。下次会是哪里?

    分享到:

    评论

  • 很美好的一場出走啊!
    什麽時候,我才能敲開廈門的door呢?
    回复元氣33说:
    放心,很快就有时间。
    2009-11-05 00:04:46
  • 或者某个下午放工,不带一件行李就这样上车,再次拜访这个小岛呢。馒头你要不要一起嘛?
    回复ji3wen说:
    要……
    2009-11-05 00:04:57
  • 同学,你这个文章结尾好像在哪里看过了。
    那个阿尖真系好吃,平靓正。
    回复ji3wen说:
    没错,你的确在“哪里”见过了。就是“哪里”,嗯!!!
    2009-10-29 22:5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