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走失地下铁 - [echoing twilight]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50223670.html

    按道理说,坐地铁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倒不是因为地下铁的构造不像游乐场——其实已经足够freerunner们慢慢发掘了——也不是因为坐地铁的心情总是很差,甚至也不能归咎于地铁里面像个办证中心一样蒸蒸日上。

    而是,由于心情。

    心情真是不能开玩笑,就像你不能随意推倒一排错落有致的高楼大厦一样。它有怎样的曲线,就会将太阳遮挡成什么形状。

    我只能说,近几天心情不妥当,就像被人拧断了我背后的发条,永永远远地停留在时钟的12点方向。难道是节后综合症?我跟同事贤说着,说着说着便忘记了已经说到何处了。直到地铁拖曳长长的光线停在我跟前,这个满目目的的话题才暂停下来。

    可惜的是在地铁上我又开始陷入沉思。而贤并没有受到我的影响,继续孜孜不倦地告诉我,对面那个穿黄色衣服的女人的坐姿:“像你这样就是正确的姿势了,你看对面那女人,双腿分得如此开,不雅观。”

    我看看自己,翘着二郎腿,不见得雅观得哪里去。想了一想:“其实雅不雅观倒是其次,问题是双腿分开了,会占到别人的空间嘛,地铁本来就是这样的挤迫了。”

    贤望望斜对面的一对情侣,他们已经在进地铁之前一直亲热到现在了,男的唯恐这个世界不知道自己在爱河中就快游到缺氧,将戴眼镜的学生妹模样的女生抱住,然后开始French kiss,满车厢的人都在看两条舌头搅来搅去。

    “这就是一个素质的问题。当时在泰国,我问导游,为何这条路上的中国人特别多,而外国人几乎没有?导游告诉我:因为很多外国人都知道这条路上有中国人,所以另辟蹊径。我记得有一次在HK,看到弥敦道上有外国游客,而那些旺角尖东之类的反而寥寥无几,……”

    我继续观摩那男女的一举一动,我想几乎全车人都听到他们嘴里的声音了,丫怎么还不马上宽衣解带啊,我看得都不耐烦了,几乎想冲上去帮他们脱。但是心里有些东西在抗衡,它说,你一定要走神。慢慢地,想象一下自己失落的各种各样的情景。于是,我想,什么时候自己会很失落。没有任何原因的,就像吃了一颗苦味的糖,根本都来不及问“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发明苦的糖果?”就已经哭得像个下雨忘记打伞的和尚。

    为什么会失落?之所以失落,因为觉得还可以拥有,但是慢慢地,忘记了它的方向。

    “……所以,你明白吗,那种女人的坐姿,简直就像是房事过度。”贤说。

    “那就是房事过度?你说双腿分开的坐姿吗?”

    “对,有些女人在第一次之后,就整天都觉得双腿硬是被什么东西分开了,于是连走路都是八字形的。比如我老婆……”

    我再度陷入沉思。整个人就像没有了对感觉的记忆。房事的感觉,拍照的感觉,写字的感觉,用右边牙齿吃饭的感觉,坐在汽车里吸废气的感觉,失去感觉的感觉,统统都不像是自己,就像是杜撰的若干词汇,世界上根本就没有。

    “很囧吧?哈哈,都是成年人了就不要囧啦。”贤说。“no,我没有囧,只是对于‘房事过度’所导致的结果产生了质疑。”“什么质疑?”“也没有什么。”

    公园前站。

    贤突然一面紧张地说:“以后你向我请教coreldraw问题,千万不要客气!朋友之间万万不能这样!你刚才说的‘学习是有目的’这句话,让我开始提心吊胆了。我不希望你什么都是有目的的。”

    我更是怅然,有点不知所措……

    “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献殷勤的。你看上星期那餐饭我并没有抢着付钱并且还要点最贵的菜而且点了还有一大半吃不完。”

    我想,地铁站外,已经是冬季。季节的切换,让我总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角度,看一看这个都市的脸。时间插穿我的掌心,仿佛很痛,又仿佛没有感觉。我想象着,这样那样的一堆事情。天黑得很早,到处都是霓虹灯,像火焰一样寂静燃烧着。

    明天,再次遇上地下铁的故事。

    分享到:

    评论

  • 柯尼卡陀佛,施主受惊吓了
    回复ji3wen说:
    等我念下大悲咒先。。。
    2009-11-11 00: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