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血來潮 - [pigments and canvas]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5941906.html

         

                        World's End Comes True pt.3--Travel is Dangerous

                                                 

                                        那是一條壞了桅桿的帆船

                                       在我的屋頂,日夜發出嘆息

                                 許多年前它的身上掛著錨  救生圈與木筏

                                         像一張明信片般渴望出發

                                        其實 每天都有那麼多帆船

                                  在人行道上忙碌著尋找 一個出海的好日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tiny sences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oldplay有張專輯叫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被翻譯成心血來潮也許最好不過了。忘卻了Chris Martin曾經怎麼如是說,心血來潮也許就是這樣,在割草或者看冰上曲棍球比賽的一剎那突然冒出這麼一個念頭:我要娶Rachel Weiz做老婆!

    他們有他們的最終解釋權。怎麼了,突然有股沖動讓人完成荒謬的事情,勁頭過去了更待何時呢?

     

    其實每個人也沒有甚麼不同,每天都是偶然的。

    一時興起想念Radiohead,便在遲到之前1分鐘急忙翻出一張B-Side,卻總也找不到最想聽的Bishop's Robes;          

    一時興起想吃一份Chocolate Sundae,便馬上去找麥當勞叔叔,在一個熱鬧的角落(請告知我現在有何處角落是不熱鬧的?)靜靜地傷感。忘了交待,原來傷感也是一件懂得一時興起的事情,任何場合都不會太遲,要傷感就易如反掌地傷感起來了。

    一時興起要去一個遙遠的地方。我想看地圖,看許許多多的地圖,各種顏色分隔各片疆土,然后在水道交錯的陸地里終于挑出了自己下一個24小時的寄托。

    一時興起要說話。一直都有很多人在身邊,用各種各樣的細節提示我他們的存在,但是當我即將開口,又發現對話真的難以進行,是誰的錯誤?

    一時興起要走進商店。不購買任何東西,僅僅是像長途跋涉一樣的逛,我會聯聯想到三文魚的繁衍旅程。是前幾個禮拜見到的那些物品和記憶嗎?那條長裙一直都擺在那里。

    一時興起要買一條長裙。有艷俗的繁雜的花紋,相互寄生,穿上之后會感到步履不暢順。然后,在白天做一個夢,看到花蕾插進了皮膚里。

    一時興起要寫很多字,畫許多圖畫。我喜歡那樣,在安靜干凈的咖啡店里自己與自己展開紙上的對話,還有濃妝艷抹的圖畫,一直揮霍著白紙與黑字,以為這樣做就會鋪出一條悠長的道路,一直通往某個晨光熹微的早晨。

    還有許多這樣的時日,我一下子都忘記了。忘記了是一瞬間的動作,也不知道是從哪個具體的時間點開始發生,如果人可以一直這麼忘卻該多好呢。我已經厭倦了不停地刷新一個不會有任何顯示的blog,厭倦了到處像種花一樣開blog,厭倦了一個人寫許多只有自己才有資格說明暸的文字。這里也不好,回個車也會空一行,連消除這一行的權利也沒有,就像生活,常常inflict unwanted memories。其實我只是想穩定那麼一下子,有一個值得逗留的地方,可以隨意地瞻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畢業禮 2009-06-16
    melody 2008-06-16

    评论

  • 我时常说,我会在我的女人身着一条波希米亚长裙走过校道里最古老的是树时和她相识。后来发现校园爱情是如此贱价,那就让长裙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