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花的树下 - [life miniature]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onat-logs/62003059.html

     

    本来什么地方都不想去的一天,被BQ抓回了广外。目的很简单,只是想去看看老段和打口碟。12点才起床,好不情愿才出了门口,到附近的茶餐厅随便吃了中午饭,喝了一杯很一般的奶茶和全斋的星洲炒米。

    坐着久违的244,经过昨天才去完的远景路,经过交通永远混乱的新市墟,广花公路突兀地从巴士前进方向的左边插入视野,这个原本没有路的地方被硬生生挖开了两边塞进一条崭新的公路了。以纯的旗舰店(?)占据了路边大厦两层的位置,牛逼闪闪地继续贩卖城中村青年和广大大学生喜闻乐见的中式时尚快消品。

    在广外绕一圈,看着满口外语的学生在一旁排练DV。宁静的公寓处,树上的花怒放,落满一地,无声无息,唯有细碎的噪音——来自花落的絮语,来自不远处的虫鸣,那份纯粹的安静,一下子又让我想起曾经幻想过的地方——一条长满榕树的街道,每棵榕树都代表一个死去的人。很想很想能够在这里停留多一阵子,但是很快又被BQ拉走了。

    很多时候我都想,到底这个城市会有什么地方可以给人一种无疆界的安宁。这个城市太多噪音,它们充斥着视觉与听觉,避无可避。抬头看到高层楼盘,坐车经过无限扩张无限细化的工地,去公园不会离开林立高楼的包围,不会避得开旅游开发的狂轰滥炸——遥远一点的地方,除了要和成千上万的同路者挤巴士之外,还得接受它只是个旅游景点、一切都是满足都市人对自然的微小向往而建造的大众乐园这个事实。安宁在这里是充满各种各样的限制的,多走一步就会懊恼地看到围墙。所以我有时不知道去哪里好,变得越来越宅,只好蜗居家中,起码这里的每一方寸都有属于自己的和平。

    有时,我会想,我们的浮躁来自何处。除了工作生活压力,还有环境,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个早上建造,晚上摧毁的城市里,我想最起码还有家吧。对着外面的树,路过的猫,一到夜晚就近乎万籁俱寂的周遭,有种心灵的安定。于是我也懒得出去,留恋房间外面的阳台,偶尔会有阳光的痕迹,这才是一个家应该拥有的特质。只是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给人留下一份有人情味的安宁。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11-04-12